第2136章 千元旧事
    “车宗主,许久不见”阮意歌笑道

    大殿中莫名一窒,无形杀意涌动,阮意歌已是刻意控制了,却还是泄露出一丝,让在场众强者都是僵直,难以动弹

    秦墨微笑,屈指轻弹,将这一丝杀意抹去,四周立时恢复了原样

    在场众强者松口气,都是纷纷起身,上前行礼,不敢有丝毫怠慢

    这一天,千元宗内,所有高层都赶往宗主大殿,包括闭关的长老、护法们,如同是朝圣一样

    宗门上下的弟子们疑惑,不明白宗主大殿发生了什么,这段期间大陆风云变幻,难道又有什么大事发生

    唯有千元宗的一些资深弟子,隐隐猜到发生了什么,能让宗门高层如此惊动,很可能与冰焱峰中人有关

    千元宗内一处凉亭中,一群门人聚在一起,皆是宗门的老人,曾经的千元俊杰都在其中

    这些年来,当初的千元宗八大弟子,已是剩下不足一半,有的在宗门动乱中,与秦墨相争被击杀

    有的则是在骨乱中陨落,还有的外出历练时,则是再没有回来

    这些弟子聚在一起,说起宗门的往事,都是唏嘘不已,猜测宗主大殿中,是否有秦墨等的存在

    “传闻,墨峰主开启斗战圣体,已是当世年轻一辈的巅峰,不知传闻是真是假……”

    “那怎会有假,大陆上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只是那又如何,彻底开启的斗战圣体据说不容于世……”

    一群人议论纷纷,对于这些传闻早已烂熟,却是不知为何斗战圣体开启,会不容于世

    对于他们来说,大陆巅峰强者的层次,还是太遥远了,远到无法触及的地步

    人群中,有人很沉默,当初秦墨进入宗门,都是他们的师弟,眼见着那少年迅速崛起,将他们远远抛离在后面

    如今,无论他们如何追赶,也是赶不上那少年的脚步,想到这些,不免心绪复杂

    “你是……”

    突然,有人起身,面露惊容,看向凉亭外两个身影,其中一个是光头青年,闭着双目,有着卓然气度

    众人纷纷起身,神情激动,认出光头青年,正是帝衍宗

    “衍宗……”有人张口,声音颤抖,话到嘴边却是顿住

    战天城一战,帝衍宗横空出世,代表的势力已不是千元宗,而是帝姓世家,乃是大陆顶级势力之一

    如今这青年的身份,已是不可同日而语,算不得是千元宗之人

    况且,就算帝衍宗尚在宗门,其地位也是极高,不会比秦墨逊色多少

    一些人很踌躇,不知该如何称呼帝衍宗,这位如今名动天下的青年强者

    “诸位师兄弟,许久不见”帝衍宗颔首,闭目微笑

    一群人纷纷回礼,有人激动上前,与帝衍宗叙旧,这是其古虹峰的资深弟子,曾与帝衍宗在同一练武堂习艺

    帝衍宗一一回礼,向一群人介绍旁边的青年,正是罗姓青年

    “想不到,墨兄弟与你,都是出自这个宗门”罗姓青年环顾四周,有着惊讶

    在他看来,这个宗门的气象不足,难有绝世天才问世

    帝衍宗微笑,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告知罗姓青年,他与秦墨的师姐-黎枫雪行,乃是骨后的化身

    罗姓青年悚然,也是越发惊奇,骨后为何会化身进入这一宗门,难道千元宗有什么大秘密

    “你所得的宗门传承,可谓是博大精深,到时帮我看看,能否找出一些端倪”帝衍宗这般说道

    一群旧识相聚,帝衍宗逗留片刻,点拨了一些同门师兄弟的武学,便与罗姓青年飘然而去,前往宗主大殿

    “师叔,这位前辈,曾是我宗弟子?”一个少年问道,看着帝衍宗的身影,有着崇拜

    这样气度的青年强者,即便如今西城面向大陆开放,西城内可谓是人杰地灵,也是前所未见这样的人物

    古虹峰的资深弟子叹息,说起宗门的往事,露出缅怀之色,似是又看到那一年,一个少年持着令牌,叩开山门,拜入千元宗外门

    一个光头少年飘然而至,与少年秦墨相逢于雾湖畔,本以为是宗门新生代天才的相争

    却是想不到,那两个少年的成就,如今却达到了这样辉煌的地步

    “那一天夜晚,雪行师姐恰恰破关,惊动整个宗门,【千元玉璧】由此示警……”

    说起这些往事,在场的资深弟子猛地惊觉,而后悚然,这一切未免也太巧了

    “或许,这就是命运……”有人叹息

    当时的秦墨,帝衍宗,黎枫雪行,被称为千元宗的三大天才弟子,宗门上下都认为宗门兴盛可期,寄予厚望

    事实则是截然不同,宗门的兴盛远远超乎想象,当时的宗门高层何曾能想到今日

    “说起来,衍宗与秦墨之间,还有一场约战呢……”

    有人忽然开口,在场资深弟子也是纷纷忆起,两人曾有一场约战,后来因为骨乱而中止,一直未曾进行

    这两人若是交锋,可是当世最顶级强者之战,也不知会是怎样的精彩

    可惜,在场众人如今,却是已无资格目睹,那样层次的战斗,恐怕仅是看上一眼,都会气血逆乱

    当夜,宗主大殿中,举行了盛宴,秦墨、帝衍宗,阮意歌在场

    这一场盛宴,可以说是千元宗有史以来,最强的弟子相聚

    车宗主等都很激动,秦墨三人来此,也是表明,他们都还是宗门弟子,这对千元宗的意义重大

    宴上,秦墨持着酒樽,有些沉默,喃喃道:“说起来,与雪行师姐还有一场约,未曾践约”

    帝衍宗、阮意歌都是一震,昔日黎枫雪行在宗门中,强大而神秘,鲜少会邀约那位门人

    相形之下,秦墨是一个例外,黎枫雪行曾数次邀约,他却只赴过一次

    此后,秦墨有所顾忌,未曾践约

    现在想来,黎枫雪行的邀请,怕是有着深意

    “以后再遇骨后时,再询问吧”帝衍宗开口,询问秦墨,是否还有意向骨后领地一行

    不久前,有消息传来,骨后应是出关,发现了领地周围的禁制,为之震怒,将整个骨族清洗一遍

    秦墨颔首,他有意再往骨后领地一行,不过,却是要押后,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比如,手中持有的那张地图,他需要前往一探

    还有阴骨竹林的所在,在离开古幽大陆前,一定要找到……

    他还想返回青莲宗,与战营的师长们再次相聚……

    望着陷入沉默的少年,帝衍宗脸色微动,道:“墨师弟,你或许还忘了,你我之间,还有一场约战”

    此言一出,在座众强者都是一惊,车宗主等想起来,这两大弟子之间,曾有一战要进行

    只是,时过境迁,那场约战谁还会放在心上,本是宗门弟子之间的一次较技

    如今,秦墨,帝衍宗身份何等辉煌,若是真的一战,所牵动的太大

    秦墨一怔,大笑回应:“不错!还有一场约战,衍宗师兄,你在冰焱峰逗留数月,必定有所求说出来吧,就当是这一战的彩头”

    数月来,帝衍宗、罗姓青年一直在冰焱峰,深得奕鸣风欣赏

    这两个青年都是绝世奇才,在武道上有着独到见解,帝衍宗家学渊博,来自帝姓世家,即使是奕鸣风也给予足够的尊重

    不过,秦墨却是察觉,这位师兄逗留在西城,其目的不是那么简单,必是有其他目的,只是难以开口

    闻言,帝衍宗则是苦笑,摇头道:“不愧是墨师弟,终究是瞒不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