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4章 狐狸与刺猬
    见他拦在面前,靳冰云也停了下来,手中长剑缓缓抽出:“你是谁?”

    宋青书扯了扯脸上的面罩,确定没有掉方才瓮声瓮气地说道:“要打就打,何必这么多废话”话音刚落便朝对方攻了过去,她出自魔师宫,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好好试探一番

    之前从小魔师方夜羽几人那里也试探过,但终究不全面,想看看能否从靳冰云这里查探到什么和“道心种魔”有关的消息

    靳冰云一愣,她在魔师宫地位超然,再加上外貌气质出众,哪怕在蒙古高层,大家看到她也客客气气的,普通男子看到她更是小心翼翼表现出最好的一面,还从来没见过这种一见面就向她攻击的人

    不过她也只是微微错愕,很快心静如水,挥舞着剑迎了上去

    几招过后,宋青书皱起了眉头,对方武功虽然不错,但离他还有不小的距离,想从她身上推测庞斑的武功,恐怕并不现实

    不过当初红日法王提到庞斑选了她当做道心种魔的媒介,那她修行的功法一定和道心入魔有关,说不定可以从对方内力运转看出什么苗头

    靳冰云却感觉到对方有些分神,心中微微有些奇怪,高手相争只在一线,对方为何会犯这样的错误?

    尽管心中有些不解,但放着这样的好机会不利用那就太不应该了,手中的剑行云流水地往对方身上要穴刺去

    宋青书身子一侧,避开了她这十拿九稳的一剑,顺势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往前一扯,靳冰云顿时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往前一个趔趄

    她心中一惊,但脸上的表情还是平淡如水,左手一拂,纤纤玉手看着轻柔,但若是被击实了,开碑裂石也不在话下

    可惜她这一拂才到一半,便被对方肩膀抵上来一撞,让她体内气息运转瞬间有一个停滞,然后紧接着整个人便腾空而起,被对方翻了个跟头

    靳冰云试图保持平衡,伸出一脚往前踢去,可惜对方直接靠上了她身体,让她无处发力紧接着她发现双手被对方反扣在背后,对方的膝盖也抵在了她腰上,让她再也动不了分毫

    “你这是什么武功?”靳冰云并没有露出丝毫慌乱,依然平静地问道

    宋青书一愣:“你不害怕?”

    靳冰云淡淡地说道:“为什么要怕,是生是死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没想到她言语间中透露出浓浓的萧索之意,完全不像一个少女的心境,宋青书故意恶狠狠地说道:“可是对一个女人来说死并不是最可怕的,特别是你长得这么美,就不怕我侵犯你么?”说完还故意地嘿嘿奸笑了几声,感觉特别像坏人,两人贴身相抵,还能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雅清香,让他有一种越来越入戏的感觉

    本以为这样说她就会害怕了,哪知道她依然面如镜湖:“随便,我不会反抗的”

    宋青书:“???”

    良久过后他才缓过气来:“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为什么你连这个都不在意?”

    靳冰云答道:“第一,你侵犯我过后你会马上死去;第二,这样能让某个人伤心痛苦,我就有一种很高兴的报复之感”

    宋青书试探着问道:“你是说你身体里有……毒?”

    “有毒?”靳冰云一怔,继而点了点头,“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可看你活蹦乱跳的,也不像身体里有毒的样子”宋青书一边和她聊着,内息已经悄无声息地在她体内查探起来,将她的经脉运行情况,内力性质一一查探

    “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自己试试”靳冰云依然冷淡,丝毫没有因为如今这被人从背后制住而有半点羞耻之感

    碰上这样一个女人,宋青书也是无奈,如果换成其他人,长得这么仙女儿说不定他还真会撩拨一下,但想到她是魔种的媒介,什么念头都打消了

    见他不说话,靳冰云开口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刚刚你那一招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就是随手使的”刚刚那一拉一撞一转,是借鉴了太极拳里的揽雀尾,当年在金蛇营见他使过一次,印象非常深刻,随手便模仿了出来,武功达到他们这种程度,什么武功都是信手拈来,虽然实际效果可能达不到原版,但也能模仿个七七八八

    “哦~”靳冰云只当他不愿说,倒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那你还要不要侵犯我?”

    听她一本正经问这样的问题,宋青书不禁有些牙疼,这让他怎么回答?

    靳冰云又说道:“你要是不打算侵犯我了,能不能把我松开,这个姿势很不舒服”

    宋青书此时已经听到大队的蒙古武士往这边赶来的脚步声了,对方体内的真气他也查得七七八八了,便松开了她的双手:“哈哈,今天时机不对,下次找个时间与姑娘再续前缘”说完脚尖一点便飘然远去

    靳冰云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望着他即将消失的身影忽然问道:“你是宋青书么?”

    听到这话宋青书差点没有吓得从空中掉下来,这女人怎么就和自己杠上了?之前在皇宫里也是把所有人注意力往我身上引

    这个时候回什么都不合适,他索性直接离去,只剩下靳冰云在原地默默地站着,寒冷的北风刮得她衣裙猎猎作响,愈发显得她身形的纤弱

    这时候一群蒙古武士赶来,看到她急忙询问:“靳姑娘,那刺客逃往哪个方向了?”

    靳冰云往宋青书离开的方向一指,然后转身往回走,以那人的轻功,这些普通武士又哪里追的上

    那个人到底是谁?

    斜阳照耀,她的影子在地上拖得老长老长,整个人的气质与周围其他人格格不入,越发显出一种孤寂之感

    宋青书甩开了追兵,决定先去找赵敏,这次发生的事情太多,需要找她商议一下,特别是如何救郭靖一事

    来到汝阳王府外,他不禁眉头一皱,因为他发现王府周围守卫又森严了一辈,以他的轻功想悄悄进去都很困难了

    都是靳冰云这女人之前在皇宫里进言弄的!

    特别是想到对方一副随你侵犯她绝不反抗的样子,更是恨得牙痒痒,如今的他就如同面对刺猬的狐狸,想报复都没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