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一十七章 支撑不住
    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左风缓缓的取出了一只玉瓶,就当着郑炉的面,将其中的药丸倒出了四颗。

    眼前这阵法十分怪异,虽然能够隔绝能量攻击,也可以将任何破坏阻挡,可是却不会影响气味的传递。

    当左风拔掉手中的瓶塞之后,手中玉瓶之中便有着一缕缕的香味飘逸而出,反而是距离其最近的郑炉,完全能够嗅到那药丸中散发出来的药香。

    以郑炉的阅历,马上就能够分辨出,这竟然是品质达到了极品层次的复体丸,这甚至可以称之为疗伤圣药。这种品质的药物,对郑炉这位御念期强者,也具有极佳的治疗效果,而且即使在郑炉身上也不过只有两颗而已,这还是他多年积攒下来,一直都没舍得用过。

    眼看着连自己都轻易不舍得服用的复体丸,左风一次性就取出了四枚,而且是毫不吝啬的抛给了身后另外三人。

    要知道达到药丸品质的复体丸,一般情况下都是给炼神期的强者服用,也只有这种层次的超级强者,在服用之后才能够更好的发挥效用。

    可是如今对方两名感气期,一名纳气期,竟然就如此奢侈的服用了自己都从来舍不得吃的复体丸,郑炉后槽牙都咬得咯吱咯吱直响。

    左风仿佛故意在激怒对方一般,刻意将瓶子放在郑炉面前摇晃了一下,这才将其收入到储晶戒指中。

    此时的郑炉脸色已经变得有些发青,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左风的一系列举动给气成这个样子的。

    点了点头,此时的郑炉脸色异常阴沉,可是开口的时候,声音却显得极为平静。

    “我本来怜惜你是个人才,想着你若能乖乖将秘密交给帝国,看在你本是叶林之人的身份上,倒是可以考虑送你一份前程,如今看来你果然是在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郑炉在开口说话之际,整个人也开始缓缓的向后退去,同时在他身体表面,炽热的“裂金炎”也随之缓缓的释放而出,火焰在覆盖郑炉全身之后,又继续朝着周围更远处扩散,直到差不多充斥了四丈左右的距离。

    看到如此庞大的金色火焰,左风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变化,心中却是微微一紧。别人也许只知道郑炉释放的火焰强大,而左风却是少数知道这裂金炎究竟有多强的人。

    因为左风本身拥有朝阳天火,这裂金炎虽然性质略有不同,但是从品质上来说,与当初左风刚刚感悟获得的朝阳天火时的威力差不多。

    若非是左风后来另有际遇,从威力上来说,与对方的裂金炎几乎没有什么差别。眼下对方显然是打算疯狂的释放裂金炎,自己虽然可以在这火焰中毫发无伤,可是这竹楼阵法就未必能够挺得住了。

    当那炽热的火焰在不断提升着温度的同时,左风缓缓转头说道:“大家先到里面去疗伤,我担心他的攻击会影响到你们。”

    三人并没有迟疑,暴雪在退走之前,忍不住提醒道:“风小子,这家伙当年就很不简单,你千万要多加小心,绝不可与其硬碰,留得青山在,便不怕没柴烧。”

    听到暴雪如此一说,左风不禁神情微微一动,老者这番话显然不只是提醒自己要小心那么简单。他能够听得出来,暴雪的意思是,就算真的出现道。

    面对那一脸得意与自信的郑炉,左风却并未理会,眼前这阵法绝不只郑炉表面所看到的这么简单,而左风也并不打算以这最外层的阵法来继续抵抗下去。

    现在的左风,已经能够清楚的感知到,眼前这第一道阵法,最终是无法挡下郑炉如刚刚那般程度,持续不断的攻击。尤其是之前郑炉动用的手段,最多也就发挥出他不到六成的破坏力。

    ‘看来这第一层阵法,终究抵挡不了太久,属性上的相克,只会让对方破开阵法的时间缩短。’

    如此思考着的同时,左风的脑子也飞快的转动起来,不经意之间,左风突然看向了不远处的人群。

    除了琳鹄、伯卡和江心这些人之外,另外还有将近三百多人的武者队伍,此时在不到二十丈远的地方,观察着这边的变化。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能够亲眼看到郑炉出手,如此的机会太过难得。既然郑炉出手很有分寸,不会波及到他们这些人,他们便也不需要躲到更远的地方去。

    当左风看到那些人的一刻,心中便是微微一动。

    ‘既然这第一道阵法终将会被破开,那么不如将它的威力以最极致的方式释放,同时也让它将本身价值发挥到最大。

    这帮家伙一直在针对我,若不将他们除掉,终究还是会威胁到我。你们可不要怪我,怪只怪你们选错了主子。’

    心中如此想着,左风的双目也渐渐眯了起来,在其眼中有着一丝阴冷的寒芒闪烁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