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何以为人(一)
    剑注定不能胜过笔

    这是罗兰在亚尔夫海姆求学时,一位人类学者向他阐述的思想

    那位曾经是见习骑士,后来在精灵们占据阿让托拉通的过程中失去了人生导师、名誉、地位和自由,一度准备在劳动营里迎来人生终点后来因为政策调整,为了展现“宽容”、“共荣共存”、“有差别的公正”,像他这样具有读书写字能力的得到了优先特赦,并被允许进入国立大学学习和向人类学生(同样是被挑选出来的)授课,以便树立样板由于人生经历和价值观、道德观上的问题,这位先生并不怎么买账,相对的,史塔西方面则只要他不**、反执政官,也不去管他结果这位就在大学里开始散布关于民主共和的“异端邪说(亚尔夫海姆右翼语)”,罗兰正是他的众多学生之一,也是被寄予厚望的一人

    剑注定胜不过笔——正是这位学者诸多思想中极为重要的一条,也是被罗兰全盘接受的一条

    或许暴力能够得逞一时,血腥残酷的杀戮暂时能让反对之声销声匿迹,但正如狂风暴雨终会过去,漫漫长夜之后终会迎来朝阳,暴政也终会迎来尽头再强大的暴力也无法遏制人们的思想,在安定祥和的表面下,人们的不满与愤怒会如同岩盘下的熔岩一般不断积累能量,终有一日,滔天怒火会像火山爆发一般喷薄而出,将压在人民头上的一切罪恶与不义焚烧殆尽

    罗兰对此深信不疑,就算到现在也是如此

    确实,正常条件下,再怎么强大的帝国经历漫长的时间之后终会步上衰亡之路没有人和国家能够逃过这一历史周期

    但,那是正常条件下,或者说仅限于支配阶层依然处于常识和极限的束缚范围以内

    齐格菲.奥托.李林——全知全能的神意代行者不在此之列

    超越人类的常识和智慧,甚至超越了时间,君临于历史长河之上,透视无数选择的结果和终点后,回避开各种各样的歧路和错误,做出绝对正确选择,引导世界走向设定好的形态

    李林有大把的时间来慢慢完成这项工作,与“永恒”相比,个人的一生,人类这个种族的历史都显得太过短暂

    是故,他一定会选择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一点点消磨掉人心的热情和棱角

    十年不够就二十年,二十年不够就五十年,五十年不够就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甚至一千年在连岩石都会风化成沙砾最终沦为飞灰的漫长时间过后,还有谁会记得或知晓帝国支配之外的生活方式以及服从帝国之外的选择、思考方式呢?

    所谓与全知全能者为敌,就是如此令人绝望之事

    罗兰很清楚,这项交易答应与否,李林其实都不会在意对他来说,这不过是连余兴都算不上的小细节而已,成功固然可喜,失败了也无需在意

    “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罗兰注视着没有眼瞳的笑脸,冷冷说到:

    “是你的话,大概会这么说吧的确,接受也罢,拒绝也罢,在你的计划里不过是硬币的正反面,是通向同一个终点的不同道路,最终必然会得到相同的结果所以你根本不在意我会怎么选择,你要做的不过是根据我的回答进行细节调整,保证计划顺利进行但是啊,全知全能的权力者,你未免也太小看人类了”

    确实,人类常常犯错,干出一些极其愚蠢的事情出来很多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不可救药

    可即便如此

    不舍弃身为人的尊严,身为人的矜持,不屈服于恶意与迫害,至死都展示着身为人类的骄傲

    那样的人也是存在的

    “你只是看着,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用公式和数据去解读一切,用‘有用’、‘无用’这样的二分法来判断人的价值对那些宝贵的、美好的东西全部视而不见,或者干脆当成无用的累赘所以你才会推动‘军团’的研发与部署,既是为了增强帝国的武力,也是为了借此免除更多人的兵役和劳役,借着施舍恩惠来麻痹民众,一点点削掉他们心灵中被你认为‘不必要的部分’你什么都看不到,人的尊严也好,爱也好,可能性也好,温柔也好……”

    “就算是那样温柔的人,也会干出伤害甚至毁灭别人的事情”

    懒洋洋的揶揄斩断了罗兰的愤慨,面对那带上几分怜悯色彩的冷笑,罗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倒是想问问”

    拟态成发生器官的流体金属奉上疑问

    “呐,罗兰你所主张的‘人应该被当成人类对待’,其依据是什么?是谁决定人类应该有什么样的待遇的?”

    “这当然是……”

    “是人类自己吧”

    人是生灵之长,是被神选中的宠儿,是区别于野兽与牲畜的存在

    这是人类诸国普遍流行的见解,也可以说是基本常识

    如果这个世界只有人类一种智慧生物,这种说法确实可以成立,然而这片土地上除了人类之外还有其他智慧种存在,在他们看来,人类的主张不过是单方面自说自话而已,他们自己才是被母神选中的神选子民

    “兽人认为人类不过是失败品,矮人认为人类是母神创造万物时用余下的残渣制造出来的,至于精灵……我想不必多说了吧结果除了人类自己,所有种族都认为人类都比自己低等,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帝国给予人类四等公民的地位完全是合理的当然,你可以说帝国并非民主国家,套用民主原则是偷换概念和诡辩那么我们换个角度,以身为世界管理者的角度来看如何?作为神意代行者,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作为一个数量众多,又总是躁动不安的种族,为了确保世界和其他种族的安全,也是为了人类自身不至于自我灭绝,对他们施加管理和约束才是唯一正确的做法”

    扬起嘴角,李林温柔地说到:

    “明白了吗,这并不是压迫与压榨,而是保护,也可以说,这就是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