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2章 淡淡感悟
    难道这谢安就如此自信,相信庄弈辰一定会比两人感悟的快?

    秦扶苏与司马师眉头皆是一皱,心头自然生出几分不满之意,好歹是一国太子,竟然被对方如此小瞧,更何况,相比之下,你谢安有什么能耐?

    他们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对方感悟方面可不擅长,你参加不参加,与大局于事无补,偏偏还摆出一副不屑的模样,当真是让人气恼!秦

    扶苏与司马师心头皆是不痛快,但是除开心中暗骂对方狡诈之外,偏偏还只能够看着对方这般摆架子,心中更是没好气几分。庄

    弈辰悄悄给自己这位装逼大发的师兄,竖起大拇指,心道自己还是太年轻了,自己这师兄来了这么一说,自己一获胜,恐怕他们也没有脸面提及求婚的事情,堂堂两国太子,修为境界,已经达到轮转巅峰,道意相融的状态,若是败给了自己,恐怕也不好意思去说这件事情。日

    后也能够省去不少麻烦,至少不会有人在去提这求娶婚姻之事。钱

    范也是将一切看在眼中,心头越发满意草堂一方的做派,至少在解决后顾之忧上,他们是处理的极为妥当。至

    于最终自己的女儿花落谁家,他并不清楚,但是能够免去所有的不必要的麻烦,足以让他松了口气。“

    诸位还请移步。”钱范前头带路,商峰并不算大,却也五脏俱全。亭

    台楼阁,一应俱全,众人前往的乃是商峰后山,一个巨大的铜柱之旁。铜

    柱高数十丈,宛若通天之柱,直耸云霄之上,其上雕刻着奇异文字,显得古朴复杂,极为玄妙,让人望之,而有种玄而又玄之感。“

    商书之文,没有想到,今日能够得以一见。”谢安忍不住惊叹道。

    就算是秦扶苏与司马师的脸上也是浮现出讶然的神色。故

    有商者,以物易物,是为最好的商家,这其中的文字,便是商家记载自身交易的事迹,在商峰这里一代一代的流传下去。

    至于其中的文字如何解析,乃是商峰不传之秘,钱范自然不会告知给诸人。

    “这边是商峰的传承,只不过这文字只有历代商峰之主,才能够得知,当然据传,这里所蕴含的传承,并不需要解读文字,就可以获得,诸位可以不用担心,对于你们感悟有什么影响。”钱范不由说道,眼中却是浮现出几分炙热。

    他在期待,期待着有人破解出商峰传承,那么他钱家身为商峰历代峰主,这一代代传承而下的夙愿,将会得到解答。

    秦扶苏与司马师神色肃然,看了一眼,如今神色轻松的庄弈辰,发现对方一点也不在意的神色,心头顿时不免为之一沉。

    庄弈辰的行事风格,他们也算是有所了解,看到对方如此不在意,他们心中不免感到担心,对方如今这番态度,难道是他已经胸有成竹?绝

    对不能够输给对方!司

    马师的眉头闪过一道厉色,他的心中也不由的显得有些慌乱,这庄弈辰越是这般不在意的态度,越是让人感到担心,对方是不是有所依仗。虽

    然说庄弈辰来到星辰学院,并不是每一峰传承都感悟出来,但是至少在剑峰和书峰他是成功了,只不过书峰传承无法打开而已。如

    此战绩,足以让人夸耀,毕竟这星辰学院的传承,可是吸引了无数人前来,能够成功的人,无不成为名动一时的强者。“

    十三先生,当真是从容不迫。”秦扶苏微微一笑,目光看向庄弈辰,不由说道。“

    感悟之时,自然要放轻松。”庄弈辰不露痕迹的说道,“我感悟的较多,自然有了经验,两位可以先行开始。”

    庄弈辰这自然是自家知道自家事情,自己早就有了商峰传承,说起来这铜柱特殊,但是却属于商道特有之物,自己又不通商道,这感悟,又无法与自己其他大道触类旁通,去强行感悟,倒是没有任何意义。

    与其如此,还不如一会做做样子,然后将传承交给钱范,白白那么耗损心力作甚!

    只是庄弈辰这番态度,反而更让秦扶苏与司马师暗道不妙,对方如此自信,而他们却连这铜柱上的文字都看不懂,显然劣势极高,两者一对比,更是在气势上输了几分。

    谢安见状,不由微微一笑,这两国太子素有贤明,没有想到,却被自己小师弟的故弄玄虚,反而给弄得心态失衡,商道之书,他倒是有所涉猎,他所知所闻,皆是来源于书,他的道与书有关。

    所以,反倒是他对于商峰这份感悟,生出几分兴趣来,原本说着自己不感悟,反倒是开始感悟起来。

    秦扶苏与司马师两人对视一眼,也知道彼此因为庄弈辰先前的事情,而显得有些过于担心,当下也是沉下心来,以神识查看这个铜柱,仔细感悟起来。

    庄弈辰沉吟了片刻,展开神识,良久之后,心头暗自摇了摇头,果然这个铜柱乃是商道之物,若是不通此道,根本难以引发触动任何传承。他

    退出了此次感悟,回头看向钱范。

    钱范看到庄弈辰的动作,也是微微有些愣神,“十三先生,你这是?”

    这短暂的时间,没有引动任何异象,一切悄无声息,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庄弈辰突然看向自己,心头一个咯噔,难道这十三先生传闻有误,先前感悟出来,都只不过是运气好而已,如今无法感悟?钱

    范心头莫名懊恼,有些事情就是如此,越是希望,反而出了岔子,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已经感悟好了。”庄弈辰走向钱范,低声说道,打扰其他人感悟是极为无礼的事情,更何况谢安在感悟,他自然也不愿打扰到对方。“

    什么!”钱范与钱玉闻言,脸色皆是一变,一脸惊诧的看向庄弈辰,似乎在询问庄弈辰,先前他们是否听差了对方的话语。

    “我说,我已经感悟好了。”庄弈辰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