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三十七章 打那条臭鱼
    之前的战斗,小鱼儿叫的最凶逃得最快

    众位七级战皇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猥琐的家伙,在水泡上弄了毒药,坑害了好几位同伴

    即使焰赤干掉的对手更多,却没有引起对方的最大仇恨

    以庞大的身躯,催动炽热的烈焰,焰赤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轰杀对手

    死在焰赤的烈焰之下,最多也就是自己实力不济,死的不算冤枉

    当然,那几位被同伴轰杀的还是死不瞑目,却不致于将怨气撒到焰赤身上

    小鱼儿就不同了,堂堂七级战皇吹个水泡也就算了,却卑鄙的用毒坑人,简直是七级战皇中的败类

    本来就一肚子恼火无从发泄,见小鱼儿的身影出现,大家立马就一窝蜂似的冲了过去

    要将这个可恶猥琐的家伙大卸八块,并挫骨扬灰神形俱灭

    “焰赤救我呀……”小鱼儿一见,对方飞过来不下十位七级战皇,顿时吓得哇哇直叫唤

    在空中乱飞乱撞,像是被吓破了胆,连出手迎敌的没能做到

    “哈哈,宰了这小子……”

    “先打个半死,再慢慢的折腾”

    “给我留一口气,我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其中一位的脸上,明显有新鲜的麻麻点点,便是拜小鱼儿加强版的蚀骨毒泥所赐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群七级战皇呼喊着,从四面围拢过来

    “傻子你混蛋,焰赤你个王八蛋,见死不救啊……”

    “老大,我要完蛋了,快来救我……”

    小鱼儿兀自叫喊着,在围拢过来的人群中,寻找缝隙四下逃窜

    随着包围圈的缩小,慌里慌张的小鱼儿更是像无头的苍蝇一样,连个出路都找不到

    倏倏倏……

    一个个极其轻微的破空声,在人群中传出

    小鱼儿身形晃动,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差点就被对方抓住

    然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每个人伸出去的手,都是一阵刺痛

    “啊……”“

    唉哟……”

    不仅是手上刺痛,就连脸上也有了某种感觉

    小鱼儿近在咫尺,却跟泥鳅一样滑不留手,总是难以抓住

    “不好,又中毒了!”那位新鲜的麻脸,忽然惊呼一声,把大家吓了一跳

    有过之前的教训,他已经很小心了

    悄悄跟在同伴身后,只等小鱼儿从自己身边经过的身后,才猛地一掌轰出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眼见着小鱼儿逃无可逃,将要被拿下之际,这位却心里一凛,一脸的惊慌

    明明没有水泡出现,怎么也会有中毒的现象,难道不是把毒放在水泡表面吗

    “你特妈的混蛋,敢骗老子!”这位七级战皇气得脖子上的青筋暴出,直接就扑了上来

    你用毒就算了,干嘛还要变来变去的,不小心被算计了,小心还是躲不过

    实在是太欺负人了,这位也顾不上手上和脸上的刺痛了,只是拼了命的要找小鱼儿算账

    “打死他!”

    其余的七级战皇也是同仇敌忾,一个个的义愤填膺

    前面几位基本都有刺痛的感觉,虽然不算太重,更不会致命,但受到欺骗和算计的怒气还是极大

    “对,打死他,这条臭鱼!”

    就在这时,老二一声怒吼,也朝着小鱼儿冲了过来

    随后焰赤也飞掠而至,像是要对小鱼儿出手

    “这是……”围攻小鱼儿的七级战皇们微微一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

    这几个家伙不是一伙的吗,咋也自相残杀起来了呢

    轰~

    嘭!

    这几位还在疑惑,就见老二和焰赤毫不犹豫的动手了

    一股股浓郁的能量威压,冲着小鱼儿就轰了过去

    而小鱼儿则快速的溜到一旁,对着那位麻脸吐出了一个水泡

    “小心,注意……”稍远处的何供奉一见,连忙出言提醒

    同时,又有数位七级战皇飞上前来,增援自己的同伴

    很显然,小鱼儿搅乱局面,给焰赤和老二寻找机会

    这几个家伙撤退以后,等了一会儿觉得手痒,趁着对方不注意,又来一次偷袭

    “臭鱼,走——”

    胡乱的折腾了几下,也没见杀了多少敌人,老二就冲着小鱼儿喊了一句

    呼呼……

    焰赤鼓动着烈焰,不给对方靠近小鱼儿的机会

    甩着粗壮的长尾,狠狠的砸在稍近一点的两位七级战皇身上

    听见了对方的惨叫声,焰赤这才心满意足,和老二小鱼儿一同飞走

    一番折腾下来,何供奉这边又损失了好几位七级战皇,还有被小鱼儿放了毒,痛得嗷嗷直叫的也有七八位

    “何供奉,我们又……”一位飞升者联盟的供奉,很不满的看着何供奉

    何供奉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三位实施偷袭的动作

    却怀疑人家声东击西,再一次调动地面杀手,便提前做出防范,从而耽误了出手的时机

    就是这一耽误,不仅让对方三人逃走,自己这边还牺牲了几位兄弟

    “闭嘴,就你能”何供奉怒喝一声,一脸的悻悻然

    地面杀手没有现身,何供奉所做的布置一点作用都没有

    连续的吃亏上当,让何供奉恼羞成怒,借着蒿草清除得差不多了,又一次的往前推进

    不再考虑其他,只管以优势兵力稳稳地往前,就算没有轰杀老二等人,接近腹地并查找龙族成员的下落,也是完成任务的基础

    如此一来,小鱼儿等人也就失去了偷袭的可能,只好将防线退后

    嗡~~

    山中的石屋内,逸尘施展结界沟通**,在上方布置了一道更加坚固的结界

    二龙在突破的过程中,不能受到外界干扰,否则将前功尽弃

    田青的那道屏障,主要是遮掩气息,并没有真正的防御功能,依然能接收到外面的喧闹声

    “那两位是你带来的?”田青忽然指着前方某处,对逸尘问道

    布置好了结界阵法,逸尘和田青暂时离开石屋,免得打扰二龙

    刚一出来,田青就发现了异常情况,有些茫然

    “不是,从来没见过他们……”逸尘打量了一下,摇摇头说道

    随着小鱼儿等人的隐蔽,何供奉几乎是长驱直入,距离第二道防线已然不远

    就在老二考虑是否采取行动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两道身影

    一位是脸色略黄的中年汉子,另一位则是一头红发的老者

    这二位一出现,就直接冲进了何供奉的阵营

    一句话都没说,很干脆的朝着众多七级战皇轰出一股股能量威压

    轰!

    强横的能量涟漪宣泄而出,在七级战皇的队伍中掀起了一阵波澜

    好几位七级战皇在猝不及防之下,被能量涟漪冲到了百米之外

    这二位更是争先恐后,各自选择对手,一番凌厉的攻击下来,各自斩杀了两位何供奉的同伴

    “什么人,大胆!”何供奉睚眦欲裂,怒喝的同时,让众位七级战皇联手

    “哈哈,红毛,你输了半招”

    “屁,老子没输,才两个呢,姓炎的你少嘚瑟……”

    出人意料的是,面对何供奉的怒吼以及布置,来者压根就没理会

    反倒是二人之间,一番唇枪舌战,吵得不可开交

    “这是帮我们,还是相互较量啊?”远处的逸尘,苦笑着对田青说道

    这位是谁暂且不说,这也不像是帮着解围呀

    每个人杀了两位七级战皇,并没有乘胜追击,也不曾急流勇退,而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吵得脸红脖子粗的

    这还不算,吵着吵着,这二位居然自己就干起来了

    一阵人影晃动,一道道能量涟漪肆虐,空中二人的动作快如闪电,让人看了眼花缭乱

    就连何供奉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搞不懂这两个家伙,在鼓捣什么名堂

    “何供奉,我们……”聚集过来的七级战皇,傻呆呆的看着空中的二位,试探着问道

    “等等”何供奉无奈的挥了挥手

    以空中二位的战斗情况,这些七级战皇上去,也未必能立即得手

    弄得不好的话,让这二位联手对抗,己方反而要吃亏

    不如让他们拼个两败俱伤,到时候大家一拥而上,也好捡个便宜

    “傻子,这两位不是你们修罗一族的吧?”小鱼儿也觉得奇怪,悄悄传音给老二

    “废话,我们修罗一族不会窝里反的”老二白了小鱼儿一眼,赶紧把目光投向空中

    不知道来者何人,但有一点可以放心,那就是这二位已经干掉了何供奉身边的四位七级战皇

    仅凭这一点,他们就不是自己的敌人,剩下的先看看再说

    几乎是所有人,都在看着突兀而来的两位你来我往的打着,谁也弄不明白是咋回事儿

    “红毛,别打了,不如再弄几个,这下要是你再慢了,可得算我赢”被称为姓炎的那位,一边避开对方的能量涟漪,一边说道

    “就依你一回,老子肯定不会输!”

    红毛稍稍犹豫了一下,算是接受了对方的条件

    二人突然罢手,身形急速下落

    “联手迎战!”何供奉猛吼一声

    看着越来越接近的两位,何供奉神色凝重

    众位七级战皇也组成了一定的阵型,严阵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