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九十九章 啥叫母的
    守护神鸟在兽禽两族大战时不曾出手,却在这个看似不重要的时间段现身

    若不是预示着禽族将要发生重大事件,打死大鹏都不会相信

    按照禽族的历史,没有获得凤凰真血的百鸟之王是不足以服众的

    当年的凤凰虽有百鸟之王称号,却由于没有融合凤凰真血,从而多鹏鸟一族和孔雀一族失去了控制

    表面上,孔雀一族和鹏鸟一族都承认百鸟之王的身份,并在其获得称号时派人前来恭贺

    可实际上,这两个种族基本脱离了禽族,在禽族领地也就是留下几个类似于临时居住的处所做做样子

    就拿鹏鸟一族来说,这些年要不是大鹏有事没事偷偷跑过来溜跶,估计那些住所都变成了蒿草旺盛之地了

    这一次的百鸟之王称号,由于禽族的没落中断了一万年之久,若是不能出现凤凰血脉,基本就确定了禽族不再有机会重新崛起

    而孔雀一族和鹏鸟一族,更加的不会听从百鸟之王的号令,并彻底的和禽族脱离关系

    或许是禽族高层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才刻意的提到了凤凰真血

    只有获得凤凰真血并将其融合,百鸟之王方有资格号令孔雀一族和鹏鸟一族

    别管这两族的实力强悍到什么样的地步,都必须接受拥有凤凰真血的百鸟之王领导

    哪怕是心有不甘,面子上也必须做的好看一些

    “凤凰真血有这么厉害?”逸尘一愣,问道

    包括青鸾在内,以及那张地图,都没有可以的提到过凤凰真血

    或许,青鸾也不清楚凤凰真血的下落,仅仅是要求百鸟之王平息兽禽两族的战争,化解记忆中的积怨

    既然大鹏所说的这些,大部分是从金鹏那儿了解到的,那就说明凤凰真血对百鸟之王的重要

    “上一届的百鸟之王,要是融合了凤凰真血,让孔雀一族和鹏鸟一族参战,兽族没有任何机会,也就不存在兽禽两族没落了”

    虽然是一位后生晚辈,但大鹏对当年的那场大战颇有微词

    不管谁胜谁负,战争的引发和进程都莫名其妙,原本亲如兄弟的两族,居然短时间内彼此仇视到拼死一战的程度,实在是让人惋惜

    “这就是你想要得到百鸟之王称号的原因?”

    “要是没有凤凰血脉拥有者,我为什么不能竞争,至少比孔二愣子要强得多吧”

    “呃……凤凰血脉拥有者若是没有凤凰真血,同样得不到承认呀”

    “本来是这样,可你不是看见守护神鸟了吗,有他在凤凰真血一定会出现,只是不知道谁有这样的幸运……”

    大鹏目前的打算,就是要阻止孔二公子和他的属下们,对凤凰血脉拥有者的伤害

    只要孔二愣子不能成为百鸟之王,其他的对大鹏而言并不重要

    当然,大鹏还是好奇,那位神秘的凤凰血脉拥有者,到底是何方神圣,现在有躲在哪里

    鬼车和四眼派出大批的属下,在凤凰山一带活动,至今也没有找到想要的消息

    显然,凤凰血脉拥有者隐藏极深,绝不会轻易落入对方的圈套

    从这一点上说,大鹏对那位倒是有些期待的

    为了保持这样的神秘感,逸尘几次开口要说出飘然的事情,都被大鹏给打断了

    大鹏知道,逸尘或许跟凤凰血脉拥有者的朋友认识,不然就没必要跟鬼车四眼周旋

    只是大鹏不会想到,所谓的凤凰血脉拥有者,其实就是老大的心爱之人

    “我会帮她获得凤凰真血的,一定!”逸尘紧握拳头,下定了决心

    聚少离多,是逸尘和飘然从认识到相爱,一直到现在的状况

    很多时候,逸尘都想为飘然做些事情,也确实通过各种方式帮助过飘然

    但是,更多的时候,飘然都不在逸尘身边,除了日益加剧的相思之外,逸尘能做的并不多

    这一次深入凤凰山深处,逸尘的目的就是要让飘然成为百鸟之王

    至于飘然是否就任禽族族长之位,逸尘并不在意,只要飘然高兴就好

    本来想说出来,免得到时候大鹏会吃惊,甚至怀疑逸尘和他称兄道弟的诚意和动机

    可一旦提及此事,大鹏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是要留住那份好奇,太早揭开谜底不好玩

    逸尘怀疑,这是大鹏有意的不让自己难堪,便也不再坚持

    “老大,万一凤凰血脉拥有者是个母的,你也要帮她?”大鹏瞪着眼睛瞅向逸尘,一脸的八卦样子

    随着鬼车的离去,逸尘在大鹏身上就显现出了身形,只是适当的隐匿气息,不给鬼车和四眼察觉就行

    “啥叫母的,是女的,懂不懂?”逸尘白了大鹏一眼,纠正道

    “女的不就是母的么,老大你真逗,哈哈哈……”

    在鹏鸟一族确实没有母的和女的之分,反正要表达的意思都一样

    见逸尘纠结于这个说法,大鹏忍不住哈哈大笑

    “老大,要不要我出来糊他一巴掌?”小鱼儿在日月空间内听见了大鹏的话,有点愤愤然

    虽然自己是一条鱼,可小鱼儿明白,人类的母的应该叫女的才行,而不是大鹏说的那样

    不过,他也就说说而已,真让他出来,借给他几个胆子,小鱼儿也不敢给大鹏一巴掌

    就连说话的声音,都细如蚊蚋,除了逸尘之外,旁边的骁机都没听见

    “大鹏你给我听着,那是我主母,不准你胡说!”焰赤更为直接,冲着大鹏就吼了起来

    要不是呆在日月空间不方便出来,他早就要跟大鹏理论理论了

    好在逸尘没有阻隔日月空间和外界的声音,让他有了呵斥大鹏的机会

    “主母?老大,不是我一个人说的,这家伙也说是母的,嘿嘿……”

    大鹏的笑声戛然而止,逸尘的一脸凶相,让他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刚要出言解释,就听逸尘说道:“往前面的山坡,落下去”

    一时半会儿,估计鬼车跟四眼跟不上来,逸尘准备和火儿汇合

    一个时辰之前,逸尘感应到了火儿的信息,双方的距离不算太远

    为了弄清楚鬼车和四眼,有没有派人暗中盯梢,逸尘让大鹏兜了两个圈子,才接近目标

    “老大,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别下去呀……”大鹏一听,立马苦着脸说道

    不就是母的女的多说了几句,有啥大不了的,反正又不是老大的,至于这么生气吗

    大鹏以为逸尘要停下来,是不愿意继续呆在自己的背上,这才紧张兮兮的弄出一副可怜相

    “到了位置,不下去干嘛,喝西北风?”逸尘懒得多解释,狠狠地瞪了大鹏一眼

    “到了?没看见有人,啊……”大鹏瞪大双眼,往前面的山坡上看,嘀咕道

    山坡不高,也没多少树木,倒是横七竖八的排列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大石头

    别说是人,就算一只鸟也没看见,大鹏有点疑惑

    “主人,我在这儿呢”

    就在大鹏疑惑之际,山坡上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忽然动了

    不仅腾空而起,而且还开口说话,把大鹏吓得哆嗦了一下,差点没把逸尘给扔下去

    火儿抖落了身上的伪装,现出麒麟本体,迎着逸尘就飞了过来

    和逸尘几乎是差不多时间有了彼此的感应,火儿不确定逸尘的速度,没敢轻易离开,就一直等在这儿

    “主人?你认错了,本大爷不认识你”

    大鹏打量着火儿,摇了摇头,略显遗憾的说道:“虽然实力不咋地,可好歹是麒麟呀,本大爷要真是你的主人,也可以到孔二愣子那儿嘚瑟了可惜啊……”

    话虽如此,大鹏对麒麟还是颇有好感的,毕竟是瑞兽,又是曾经的四灵之一

    不说主仆关系,哪怕是哥们,自己也很有面子的

    见火儿激动的飞掠过来,大鹏伸出脑袋,做出一个有幸相识的样子,准备跟火儿亲热亲热

    倏~~

    然而,火儿直接无视大鹏的存在,直接从大鹏的头顶掠过,停在了大鹏的身上

    “这……”

    大鹏愣了愣,一般表示亲热不就是彼此之间,用脑袋和身体蹭一蹭对方吗,啥时候变成了骑在身上,这有点不对劲啊

    火儿庞大的身躯,将大鹏压得往下一沉,郁闷的大鹏只好借此机会,顺势落在了山坡上

    扭过脑袋,幽怨的看着一脸兴奋,在自己背上蹦蹦跳跳的火儿

    要不是大鹏的身体足够大,被火儿一顿没轻没重的折腾,恐怕都要散架了

    火儿却是毫不在意,只管对着逸尘唠唠叨叨,不停的说东说西,压根就没把大鹏放在眼里

    “是火祖宗让你来的?”见到火儿,逸尘也很开心,听说火祖宗也关注飘然,则更加高兴

    “火祖宗说了,他不方便直接插手,除非遇到特殊情况……”

    鬼域一战过后,火儿就被火祖宗毕方给带到了夏离山脉深处的极阳之地

    这几年,火儿在毕方的指导下修为精进,实力也大幅度提升

    前段时间,毕方将火儿叫到身边,安排他前往南山地区的凤凰山,寻找并帮助飘然

    对此,毕方还咬牙切齿的咒骂过逸尘,居然没和飘然待在一起,简直是罪该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