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灾难
    “虫卵和菌毯碎块带上了?”莱斯利一边将氧气瓶在潜水服的后背固定好,一边向他的同伴问道

    “都带上了!”同伴指向了用绳子扣在座舱旁的保险箱,众人的面色都不太好,但是谁都没有多话随着轻轻一震,发动起来的潜水器从紧贴着的潜艇一侧脱离,2台外部推进电动机鼓起了阵阵的水流

    透过半球状的窗户,莱斯利忍不住向后望了一眼,倒不是怀念渐行渐远的吉米·卡特号,他的目光根本没在那巍峨壮观的艇身上停留,而是投向了远处的黑暗

    “哐噹!”四名海军情报办公室的雇员被甩出了座位,狠狠的砸在了潜水器的舱壁上,这玩意里面可没有安全带,四个人几乎是翻了个底朝天

    忍住脸颊、头部甚至浑身传来的疼痛,莱斯利等人迅速的爬正了自己的位置,顾不得自己,几人立即观察起周围的情况

    “推进器!”一名雇员指着外面喊道,其余三人的视线立即转向了这里

    莱斯利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与潜水器平行,并嵌在机身上的一台水下推进器已经变成了垂直于机身的样子,它的小半部分已经插在了潜水器的外壳中,纵使如此,强劲的推力也依然汹涌着从推进器上传来,与另一台正常的推进器互相干扰下使得潜水器几乎停滞不前

    “该死!有人在上面做了手脚?”莱斯利回头问道,正在擦拭着鼻血的同伴纷纷摇头,刚才潜水器翻滚的那一下太狠,他们只是强撑着精神,但身体其实还没有缓过来

    “博比,检查箱子!詹姆斯,出去看一下,能修就修,不能修就将它拆掉!“

    迅速的分配好任务后,莱斯利点开控制面板,试图将出问题的推进器关掉时间由不得他想太多,只能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再细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嘭!“

    一声闷响敲在了每个人的耳畔

    “箱子......”有颤抖的人声响起,莱斯利循着声音望去,却见到了无比恐怖的一幕

    因为潜水器翻转而大开的箱门里,并没有什么虫卵,只有一堆沾着粘液的斑驳蛋壳和蠕动着的菌毯

    令人毛骨悚然的玻璃破裂声“咯咯咯”的由远及近蔓延,莱斯利将因惊吓而僵硬的脖子慢慢的抬起

    “上帝啊!”

    一只浑身泛着惨白光泽的虫子!

    没等情报雇员们反应过来,锋利的爪子便像切豆腐的一般打横划过,汹涌的海水迫不及待的钻了进来

    而在吉米·卡特号上,艇长已经没有心情去思考潜水器去了哪里,也没有精力去关注那两枚丢失的鱼雷

    一场灾难正在潜艇里上演

    反应堆出事了!

    当轮机长拉下快速停堆开关的时候,身处指挥舱的道格立即就明白了事情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地步,纵使他对潜艇尾部的情况一头雾水,但职业素养还是逼着他先忘却周围的一切威胁,立即下命令把压载水舱的水迅速排空,让这艘庞然大物升到海面上去!

    “向康涅狄格州号发送信号!通知他们立即上浮准备救援!有多少鱼雷都打出去!这不是巧合!”迫人的形势下,道格反而觉得自己想通了前后的联系

    “该死的莱斯利!他绝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此刻的道格杀了莱斯利的心都有了

    “控制系统失灵!轮机长正在想办法让海水涌进反应堆密闭壳!”潜艇的首尾全靠电话来连接,艇尾的发动机控制舱里,一名水手正嘶吼着嗓子冲指挥舱汇报着情况,反应堆的压力已经完全降了下来,大量的冷却剂正从破裂的口子向外涌出,却又迅速的化成高热的蒸汽,将艇尾变得几如桑拿房一般

    铀棒产生的衰变热量正在融化着艇尾的一切,而轮机长又不能放任海水一次性的冲入进行降温,那是找死的行为,他需要把握着应急控制装置放水的速度,以缓缓地吸收散溢出来热量

    “轰隆”一声巨响,正握着电话话筒的水兵还没待抬头看清情况,一阵浪头便迎面冲了过来!

    轮机舱的外壁破了!海水灌了进来!

    5000°高温的蒸汽瞬间散出,整个艇尾未被密封舱隔开的部分仅在几秒之后便焦黑一片!

    道格在话筒中听到了压缩空气的爆炸声,话筒从他的手中滑落,他知道这艘潜艇完了

    放射性的熔渣融化掉了艇尾它所能触碰到的任何物质,因为压力的不均衡而产生的艇体爆裂声断断续续的响起

    一团光在海水中骤然点亮

    与此同时,康涅狄格州号的四具鱼雷发射管向着阿库拉的方向倾泻出了满腔的怒火

    阿库拉先进反装甲中级潜艇上,秦风正戴着声呐官的耳机,凭借着灵敏的听力,他敏锐的捕捉到了一阵猛烈撞击声,那是在吉米·卡特号还平稳运行的时候

    “有东西袭击了其中一艘潜艇,不是鱼雷”将耳机交还给了声呐官,秦风对着亚里克说道

    “大约一分钟后恐怖机器人可以传回近距离的影像”亚里克回答道

    恐怖机器人的视野也有限,何况是在能见度感人的水下

    “一分钟......”秦风喃喃咀嚼着这个时间所能产生的种种可能,潜艇的战斗不像水面上那样的直观,很多时间只能做无用功的等待,斟酌再三,他还是对亚里克说道:“再派两只恐怖机器人,我们不能坐着干等”

    “指挥官!海水正在涌入那艘潜艇!”声呐官听到了海水哗哗涌入舱室的声音,此刻的他有种感同身受般的胆颤心惊

    每个人都有种要立刻浮上水面的冲动,幽闭的空间内,听着另一艘潜艇被未知力量攻击的消息,而自己同样身处一艘距离并不太远的潜艇内部,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此刻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急速上浮”亚里克艇长向秦风讲解到,“只要海水不是涌入轮机舱,进而导致失去动力,损管处理的及时的话还是能保住不出大篓子的,况且还有另一艘潜艇能提供必要的救援”

    “问题是他们碰上了什么,总不至于是冰山吧”秦风将定向高频信号谱制的地形图又重新扫了一眼,确定周围没有阻碍航行的大体积物体

    伸手将面板上两分钟前传回的地形图抹去,秦风深吸了一口气,这种在黑暗的海底,两眼一抹黑的感觉实在让人不适应

    遵循着秦风的指示,定向高频信号几乎是一遍接着一遍的扫描对面两艘潜艇所处的区域,拥有最先进技术的人们眼下却只能靠这种一张张看扫描图的原始方式来了解外界的情况

    当反射回的信号将最新的扫描图绘制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骇的瞪大了眼睛

    那艘向阿库拉发射了两枚鱼雷的潜艇尾部赫然盘着一个巨型乌贼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