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随口一说
    “废物,连正面刚一回的胆魄都没有,活该几千年被摩擦”

    人在武汉的老张吐槽着淮扬豪商,虽说中国自来的地理结构导致了后面的一系列的文明演化,但淮扬豪商骨子里的那一套,跟老张非法穿越前其实差不多

    巨贾豪商的英雄胆,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权贵

    “宗长说甚么?”

    张贞都没听懂张德在说什么,只知道自家宗长又开始骂人

    “在说扬州这帮卖盐的”

    拿起办公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之后问张贞,“‘外劳办’忙得怎么样了?”

    “累,那是真累宗长,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这是真累……”

    一脸苦逼的张贞手指冲着自己黑不溜秋的脸:“须发都难得搭理,外劳要教、要管,还要沟通各地州县和武汉,那些个甚么县令、县丞甚至县尉都往武汉跑,说是要观摩学习……父母官嘛,我不跟着陪又如何呢?”

    叹了口气,张贞抬起一双无神的眼睛:“宗长,我现在是三陪啊……”

    “三陪?!”

    老张手哆嗦了一下,一脸惊异地盯着张贞:“四郎,你……”

    被张德吓了一跳,张贞奇怪地看着张德:“宗长,我现在是陪吃陪喝陪观摩,不是三陪是甚么?”

    “没、没甚么”

    松了口气,心说还好张贞的节操还是有的整个张家有节操的人还是蛮多的

    “说起来,最不是东西的就是襄州诸官,当真是不把百姓当人那些个外劳出来做工,居然在家中还要留了一份献金,乃是官府作保的费用闻所未闻!”

    “襄州离咱们太远,管不着,莫要多想”

    “外劳来了数月,出了闹事的多,还有求我主持公道……简直是苦不堪言,疲惫不堪!”

    “……”

    听到张贞大倒苦水,老张也是相当的感慨,心说这年头的百姓也不傻,逮着个愿意办事的,就往死里用啊

    自来好官多累死……死法形式各有不同,缘由却是大同小异

    “你这般做事,哪里不会累那些外来刁民再来吵嚷央求,你便说已经通禀湖北总督,这事情就算是揭了过去倘使再来央求,只说去寻湖北总督,他们自会散去”

    “……”

    虽说知道自家宗长道德低下,可直接说外来劳工是“刁民”,还是让张四郎感觉有点怪怪的

    要知道,时人多称呼江汉观察使乃是“青天”哩

    张贞哪里晓得,“张青天”管着两百万武汉老铁已经够呛,隔壁襄州荆州的,还是算了吧

    告别张德又去忙活的张贞寻了驿站,写了个条子之后,让人送到湖北总督府去老张也万万没想到张贞居然这么实诚,本来就是敷衍之语,踢皮球的基本操作,这货居然还真当作业务去操办

    更让老张无语的是,没过几天,张叔叔还真的给了回执到江汉观察使府,说是责备襄州地方之后,准备上奏朝廷,整饬荆襄吏治

    “尼玛!”

    看到张叔叔回执的老张手都在发抖,这特么是要疯啊

    整个帝国官场版图中,荆襄大地算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朝野内外跟荆襄都是千丝万缕关系从皇帝到犯官,体制中人绝大多数都要跟荆襄打交道

    武士彟这个倒霉还在荆襄走了一遭呢,老皇帝收服的一众隋末小强,其中就有荆襄势力

    荆襄官场是裙带关系尤为突出的地方,搞一个就是搞一窝

    老张随口一说,张四郎随手一笔,然后张叔叔寻思着是不是比儿子还亲的大侄子准备搞荆襄土霸王,就想着给帮帮忙出出力

    正好这光景皇后在京城开妇女大会,各种武汉老娘们儿跑去洛阳秀了一脸,还搞了不少官帽子,作为湖北总督,本就是打算给张德看护一程的,眼见着武汉越来越发达,他当然想着湖北也跟着发达一下,从湖北本土搞些女郎前往京城选秀做官,也不是不可以啊

    而荆襄就是最好的“生源基地”,还被大侄子惦记上,张叔叔也就“顺水推舟”搞一把

    一切都很合理的样子,要不是一窝姓萧的跳出来发飙,张叔叔在京城差点以为荆襄真是全域土鳖呢

    天下萧氏其实都算一家,关系找到萧二公子那里,萧铿也是黑了一脸他是绝对不会认账跟张德有什么关系的,虽然平日里都是以张德老丈人自居,可底细如何,丢人的很

    但这光景因为一个误会,荆襄土族很是紧张,他们不怕朝廷的人来搞事,就怕张德这种不讲道理的

    之前淮扬豪商准备过个肥年,结果张操之大概是看他们不顺眼,提前先把淮扬豪商摁在地上操了一通,如今淮扬豪商还在瑟瑟发抖

    真要是挨上一刀,淮扬豪商几年利润都要折进去,吓死人的规模

    “二公子,这其中必然是有甚么误会荆襄跟武汉素来亲善,当年武汉缺人少工,我等不还是放任公安县百姓前往武汉帮忙吗?”

    “是啊二公子,若是有甚么误会,还是讲清楚的最好我等不敢迳自上门寻张梁丰说项,若是二公子出面,想来要便当的多”

    从京城前往山东还是比较容易的,如今萧铿常年就在河北道河南道的别院小住,偶尔也会南下扬州徐州,但很少返转荆襄或者关中

    因为家中生意的缘故,萧铿在黄河两岸养了不少车马队,齐州祝阿县这地儿不好找,也亏难萧氏的人能够一溜烟从京城跑来山东,有的人居然还是从徐州崔弘道那里过来的

    “这……老夫不是不帮,实在是……”

    萧二公子一咬牙,看着一帮老兄弟派来的亲随,“实在是老夫有难言之隐啊”

    “莫非是有甚开销?二公子放心,只要二公子开口,一应用度,皆由我等来支应,二公子只管放心……”

    “不不不,非是如此”

    萧铿想了想,根本不想趟浑水,仰头喊道:“姝娘、妍娘……出来见见老伯父!恁多年不见,怕是都要忘了面孔”

    “甚么?!”

    几个来到祝阿的萧氏老伴当都是大惊失色,萧二公子的一双女儿,居然被张德赶回家了?难道这就是他在荆襄搞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