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五章 豿布里龅
    该当着天命蝉的面行凶,而且丝毫不理会《天命引》的无穷威压

    来人当真了得,人还未现身,基气纵扬四万八千丈,荡扫天地哧哧哧,哧哧哧,一道道更为细密的基气,其如牛毛,又像长针,在空中抛撒,凿穿虚空并将《天命引》释放的天命之力都给冲散了

    嗡!

    又是一声巨响,隆隆而鸣,震荡数万次,让成片成片的树木崩折,林中之鸟更是向远处飞逃而去,不愿再待在目叶城外

    至于隐藏起来的人,全被轰了出来,一个个吐血不止,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是,是谁来了!”

    帝狗王震惊道

    帝狗由也是面现惊容,蹬蹬蹬,向后退去来人居然能以基气震退帝狗族最优秀的年轻基老

    咚!咚!咚!咚咚咚!帝狗王的三十二块奶大肌都在幌动,像是有无数棒槌砸下,轰击他的奶大肌“噗啊!”帝狗王终于承受不住了,当即吐出数百斤鲜血“好狠的人,好厉害的基老,我大约猜到他是谁了”

    不止是帝狗王,帝狗由也猜出了来人的身份

    还能是谁,自然是目叶城,当今寿肉一族的族长,寿肉仙!

    寿肉仙真身亲自,并以一道基气贯穿狗屎虫,而且镇住了天命蝉,封锁了《天命引》

    强势,目叶城最强势的基老之一,终于来了

    寿肉竟安静的可怕,他也向后退去,“寿肉仙还是来了,他既然来了,就没有我什么事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离开”

    念头既定,寿肉竟拧身就走,化为一道长光,飚射而出,可他并不是飞向目叶城,而是远离那座威严的城池

    寿肉竟有他自己的打算,他已经决定了,不再活在家主寿肉仙的阴影之下

    只要寿肉仙还活着一天,他就能将整个寿肉族的人压制的死死的,谁也不能反抗他,他说的话就是无上之理,至高王权

    嗤!

    一道微弱的基光,颤了数下,终于抛扬而起,化为璨烂星河,席卷而去

    “族长,你不打算放过我吗”寿肉竟吼道,“不用等你将我逐出寿肉族,我自己离开就是,这些年,我为你做的事情够多了,为何还不肯给我一次苟活的机会”

    轰!

    寿肉竟挥掌拍向自己的奶大肌,登时,寒光迸扫,三颗寿星从他的生命之海里升了起来,破体而出一颗寿星悬在他的上方,一颗冲向前方,还有另外一颗被寿肉竟给抓在手里

    “寿肉仙,他这是要清理门户”帝狗由冷静道,“寿肉竟完了,他绝难逃出这一劫呵呵,想不到他有三颗寿星,藏得真好,我都不知”

    寿肉竟的三颗寿星,只有一颗是他的本命之星,另外两颗当然是被他强取豪夺,以见不得人的手法获取的

    “你杀了两位资历尚浅的长老,取走他们的寿星,当我不知吗”寿肉仙的声音响了起来

    砰!

    之前,寿肉仙只是动了一下手指,一道基光射出,化为星河,冲向了寿肉竟而星河与寿肉竟祭出的那颗寿星相撞,登时,迸炸声大作,响彻云霄

    而天空中,那金色的太阳也被星光给掩去光芒

    “我不忍心毁掉你另外两颗寿星,将它们交出来,我能让你死的痛快些”寿肉仙道

    此言一出,寿肉竟像是坠入冰窖,知道他再无幸存之机,因为寿肉仙不会放过他“只能拼了,就算死,也要伤到他……”寿肉竟恨道

    呼!

    寿肉竟手里的那颗寿星还是抛了出去,刹那间,点点清辉散开,化为石盘大的光环,斩向前方的星河

    然而,数百光环落入星河之中,像是石沉大海,无声无息

    星河之中,更有一道清冽的长流迸涌而起,犹如玉带,扫向了那颗寿星

    砰砰砰!那颗寿星在空中不停迸荡,明显是在畏惧迸涌而至的长流哗啦一声,星河之中分出去的长流拍碎了寿星外的光罩,并且震裂了它,让其炸为数百块,抛了出去,像是燃烧的彗星,轰向大地,砸出数千丈深的坑

    “这下面就是你的坟坑,你自己挑选一个就是跳下去吧”寿肉仙道,“因为你的缘故,两颗寿星已经毁了,你罪孽滔天,洗不清的”

    毁掉两颗寿星的人分明是寿肉仙,可他将一切推给了寿肉竟,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像是在述说毫不起眼的小事

    “哈哈哈!”寿肉竟大笑“寿肉仙,你这虚伪的基老”

    刷!

    寿肉竟脑袋上的那颗寿星,陡然迸起万丈高的星光,灿若仙芒,在一瞬间,仿佛是盖过了星河

    咔嚓,咔嚓咔嚓……

    裂了,寿肉竟的本命之星居然裂了,是他主动让其裂开的迸裂的寿星瞬间融入那道万丈高的星光之中,登时,光芒迸爆,让日月摇动,天地遽颤而远处的星河也向后退出数百丈

    “就是死了,我也让自己死得其所”寿肉竟道

    哗!

    那道万丈高的星光犹如九天之上的悬瀑,迸涌而出,威压浩荡,轰隆一声,已将寿肉仙放出的星河给拍散了,而星光不灭,炫目至极

    “本命之星都碎了,寿肉竟还要这等胆魄,我真是小觑他了”帝狗由淡淡道,“我承认他是目叶城年轻一代中的俊杰,值得我记住他的名字”

    帝狗王白了一眼帝狗由,心想,与其在这说风凉话,还不如想想如何逃掉再说你难道认为寿肉仙会放过我们,你我可是帝狗族的人,他是寿肉一族的族长,两个大家族明里暗里有多少龌龊之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其实,帝狗王的忧虑很有道理帝狗由也想到了

    族长会来吗,那与寿肉仙齐名的巨头即是帝狗一,号称帝狗族的唯一主宰

    “不对!”忽然,帝狗由吼道,“寿肉仙不是大伪娘吗,为何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基老,大基老,而不是伪娘”

    “你才注意到吗”帝狗王冷笑道,“我还以为比被恐惧蒙蔽了心智”

    接触阿尔基食山伪娘圈的人都知道,寿肉仙是其中的领军人物,是超级伪娘,能够号令群娘然而,然而现在出来的人却是基老

    “无知的小辈”忽然,寿肉仙淡漠道,“你以为自爆寿星就能伤到我”

    哧

    寿肉仙一指划出,一道很淡的基光斩出,这基光并非高贵的基老紫,而是白色的轰隆隆!基光所穿梭之处,空间荡炸,裂痕无数,犹如一条条大道

    哗啦!

    那道融入了寿肉竟本命之星全部碎片的星光还是落了下来,与白色的基光相撞了,只是在星光面前,白色的基光像是鱼线之于巨龙,何足道哉

    “大局已定”

    “寿肉竟完了”

    “他毁掉自己的本命之星,就已决定了他的下场惨死的下场,可怜,他也是人杰,只能死在家主手中”

    很多道叹息声传了出去,都在哀悼寿肉竟,可他本人明明还没有死,苟活也是一种活法

    轰!

    万丈高的星光,一分为二,竟被白色的基光斩断了,而后,星光像是罐子里的雪被一桶沸油给浇灌了,迅速融化,且发出哧哧之声

    这样的下场并没有任何意外,因为没人相信寿肉竟能从寿肉仙手里逃掉

    “背叛族人就是你这样的下场”寿肉仙道,他大袖一扫,基风扬起,滚滚冲去,横辗诸天,荡尽有形之物

    砰的一声,寿肉竟的身体被基风给撞碎了,化为点点残光,抛扬在天地之间

    而做完一切的寿肉仙,面如表情,像是做了很无聊的事

    “天命蝉”

    刷!

    寿肉仙化为长虹,遁向《天命引》下方的蝉,天命蝉

    “完蛋了”狗屎虫绝望道,它还有一丝机会,活命的机会可当它瞥到怒飚而至的寿肉仙,已知自己将会死掉了

    扑扑!

    天命蝉拼命拍动翅膀,可是没有用,它四周的空间堆砌在一起,将它禁锢在里面而《天命引》能发挥的作用也是有限一道道微弱的命运之光降下,充其量只能保护天命蝉能呼吸而已

    嗡

    蓦然间,高空之上,金色的太阳降了下来,携带万千丈长的金色光河,扫尽一切,摧毁一切,熔化一切

    是铜子蚣,他以金色的太阳撞向寿肉仙,要和他争锋

    当是时,寿肉仙袖袍一展,翩然遁开,像是天外飞仙,俊逸潇洒,犹如出尘之人“我没去找你,你还来寻我”寿肉仙道

    嗤嗤嗤,寿肉仙右手三指,向上连点数下,三道清光摇曳而起,直上九霄轰隆!三道清光将金色的光河给撕开了,让其断流,并且蒸发一空之后,两道清光归入第三道清光之中,登时,三光合一,扶摇而上,夭矫若龙,啸声不绝,穿云裂石

    当!

    清光与金色的太阳陡然撞在一起,苍天如壶,众生为壶中之水,而壶水明显被煮沸了哧哧,哧哧哧!一道道金芒怒斩而出,却也在无意之中帮了一下天命蝉“太幸运了”天命蝉喜道,它一张口,摄来《天命引》,“狗屎虫,还不随我离开”

    “正要如此”狗屎虫笑道

    绝处逢生,狗屎虫与天命蝉都是喜出望外

    然而,好景不长,它们的喜悦时间太短暂了空中,金色的太阳被逆飙而上的清光给削去了外层的金色光辉,它又变成了黑色的大日

    砰砰砰,黑色的大日被清光扫来扫去,渐渐化为黑色的“阳”字

    呜呜呜黑色的“阳”字像是在惨叫,发出哀鸣,像是在向铜子蚣求救

    铜子蚣也是一怔,“什么,那个阳字如此没用吗”

    轰!

    黑色的“阳”字被清光覆盖了,登时,像是万千座山同时压下,将其镇了下去,而它所撞向的正是天命蝉与狗屎虫

    凄风惨淡,寒光迸射,愁云千万里天命蝉没用任何犹豫,翅膀一扇,将狗屎虫给撞了出去,让它飞向从天而降的黑色“阳”字

    “反正你都要死了,还不如在死之前做件好事”天命蝉心想

    “卑鄙!”狗屎虫怒啸

    砰的一声,狗屎虫被黑色的气浪给撕碎了,魂识正要逃窜,哗啦,一道乌光斩落,将它的魂识给劈散,至此,狗屎虫还是死掉了

    天命蝉早已遁出数百丈,“我会好好活下去的,狗屎虫,对不住了”

    当

    金铁相撞声陡然响起,是天命蝉,它逃命的过程之中,居然撞到了一物,脑袋都碎了,而《天命引》都被撞飞了

    “你想去哪里”

    铜子蚣道,“到了我的盘子里,休想离开了”

    当!当!当!天命蝉早已变成了一颗天命球,在铜盘里打转,就是冲出去至于《天命引》已被铜子蚣抓在手里,并且按向他自己的奶大肌,再确切点说,是他兄大肌上的那幅画

    红芒迸舞,瞬间湮没了《天命引》,哗啦一声,《天命引》沉入了那幅画之中,化为一座山,红色的山,并无任何违和感,好像它本来就存在与画中

    “看!”忽然,帝狗由惊道,“寿肉仙居然站在了黑色的阳字之后”

    “他该不会想用自己的手去捏碎它吧……”帝狗王忽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并且直接道出讲出来,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

    在帝狗由与帝狗王惊愕的目光之中,寿肉仙五指向前刺去,刺穿厚重的黑色光幕,直接抓起了“阳”字

    “你捉走了我看中的天命蝉”寿肉仙道,“所以我很生气”

    蓬的一声巨响,黑光迸荡,那“阳”字被寿肉仙给抓碎了,乌光滚滚,像是翻舞的黑龙,冲向寿肉仙

    可寿肉仙袖袍扬起,有若无底黑洞,将全部的乌光都给摄入其中

    吞噬了乌光之后,寿肉仙的袖口多了一个太阳,黑色的太阳图案,像是天生的

    “哼”铜子蚣道,“千受里剑,你怎么说”

    “绿阳真人原本出自千受一族,他的遗物当由吾族之人保管”女剑仙淡漠道,此时,她手里托着遗一块玉石,赫然是绿山所化的玉石

    “哦”另外一边,拥有血色佛眼的僧人笑道,他手指一扫,划开一道长痕,而一枚铜戒指飞了出去,也落入千受里剑手里“这是绿阳真人的戒指,你收下就是”

    太假了,界主实在是太假了宝蛋叔暗道,他的脑袋躲在一株植物之中,而这株植物正是定风猪“界主向来虚伪,这次也不例外,他主动向女剑仙示好,分明是不怀好意可他毕竟送出去了铜戒指”

    “界主是有趣的人”千受里剑道

    “何止是有趣”年轻的僧人道,“本座还很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