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调教成果。」

    「嗯,现在看黑玫瑰——刘茜婷为我们带来的第一项表演,深喉练习……嗯,

    感觉黑玫瑰这个名字不太适合如此可爱的女孩子,以后还是叫婷婷好了。那么请

    欣赏婷婷为我们带来的深喉表演吧。」

    四演出时间

    听到表演开始,大强便搬来一个半米高的木墩放在刘茜婷头部位置并站了上

    去,这样大强的腰部刚好和刘茜婷高高后仰的头部平起。大强解开了婷婷脑后的

    口塞扣带。

    刘茜婷对后面的表演驾轻就熟,在主人身边时这样的训练每天都要进行。当

    大强将女孩口中的口塞完全拔出时台下不禁想起一片惊讶声,毕竟很少有人会看

    到一个人从嘴里拔出鸡蛋粗细将近半米长的棍子。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大强将「棍子」向众人展示了一下,在观众们以为大强会

    掏出家伙提枪上马的时候,没想到大强又将这根「棍子」重新从女孩的嘴里塞了

    进去并一直在往往复复。

    一个成年人是可以吞下剥了皮的鸡蛋的,但是喉咙会非常的痛苦。马戏团的

    吞剑表演谁都看过,半米长的铁剑从喉咙吞进胃里,但是将两者结合起来难度就

    是非常的大了,毕竟要忍受喉咙被强行扩开的痛苦。

    随着大强插拔次数的增多,插拔的频率也逐渐加快女孩开始渐渐的支持不住

    了,两条腿开始不住的颤栗,身上细细密密的结满了一层汗珠,痛苦的哼哼声也

    渐渐的从女孩插着呼吸管的鼻孔中传出。

    大强抽插到三十次时停止了动作,女孩也终于有了可以喘息的时间。这时刘

    媚说道:「热身运动结束,开始正式的深喉调教。」

    观众哗然,原来刚刚那残酷的表演只是热身。只见大强从身下的木桩下面取

    出了一条和刚才那条「棍子」一样粗但是刻度表示为「55cm」的棍子来。刘

    茜婷将把这个五十五厘米长的家伙完全吞进肚子里。

    大强继续重复之前的动作。不过当「棍子」深入到五十厘米的时候,无论大

    强如何用力也无法整根插入。

    这时刘媚示意大强继续用力,而刘媚则伸出手在婷婷的肚子上按压起来,她

    的手在刘茜婷的胸口出摸到一个突出物,刘媚用力一按,大强手里剩余的棍子尾

    巴咕噜一下便塞进了少女的嘴里。

    而少女的脸上虽然因为痛苦而有些扭曲,但还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这

    时刘媚转身像观众解释道:「人的胃像是一个L型,刚刚因为口交棒抵到了胃壁,

    所以塞不进去。而我刚才在给婷婷按摩时就是将胃里的口交棒折一个小弯,让它

    抵在幽门(人体器官)上。」观众们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刘媚取下了刘茜婷的耳塞,回头冲着观众微微一笑,开口问道:「婷婷,你

    可以告诉观众们,为什么你要用这么粗的东西练习深喉呢?」

    虽然喉咙里的口交棒涨的难受,但还是勉强可以回答:「因为主人有一匹公

    马,主人说过作为性奴不单单要满足主人的要求,也要照顾好主人的宠物。那匹

    马的阴茎有手臂那么长,就是把婷奴的骚屄干坏掉也满足不了它的,所以我就想

    锻炼我的喉咙来给主人的马儿用。」

    「果然是个很合格的性奴,」刘媚接着又问,「我看你的屁眼里插着的棒子

    比喉咙的还要粗,也是给你主人的公马准备的么?」

    「不是啦,那是因为……因为我的个人爱好。」刘茜婷红着脸越说声音越小。

    「婷婷,要大声说出来哦,你的声音只有我能听得到,观众们可听不见呢。」

    刘媚促狭的说道。

    「因为,因为婷婷从小的时候就是一个喜欢玩弄自己肛门的变态女孩。」这

    句话说完刘茜婷好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头自然的低了下来,可是她忘记了自

    己的头发连接着肛门里的巨型刚栓,一个低头的动作使得刚栓用力的插动了一下,

    而刘茜婷的头则再次高高的仰起,和之前不同的是婷婷仰头的时候嘴巴也像是出

    水的鱼儿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虽然她的喉咙里还插着根鸡蛋粗的棍子,未

    必会吸进多少空气。

    少女露在外面的耳朵已经红透了,看起来像是很快就要高潮的样子。刘媚赶

    快对这婷婷的胃部拍了一下,而少女的高潮就被这一下拍击硬生生的终止了。

    女孩的胃里的橡胶棍子,因为女孩被束缚的姿势在胃部形成了一个凸起。刘

    媚刚刚拍的位置则正是这个突起,这次拍击震动了半个消化系统,剧烈的疼痛和

    呕吐感残忍的打断了女孩即将到来的高潮。

    「求求你,让婷婷高潮吧!一次就好。」女孩身上大汗淋漓,也不知道是因

    为胃部的疼痛还是刚刚即将爆发的高潮。

    「这样吧,你回答完我的问题我就让你高潮怎么样?」刘媚也不等女孩回答

    便自顾自的提问了起来,「你第一次玩弄你的小屁眼是什么时候?」

    「啊,是在九岁时。」(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