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十几次抽插女孩就连续高潮到再也喷不出水来。目前孙斌也正加强这方面的训练,

    刘茜婷的高潮已经有来的更快的趋势了。

    孙斌曾经仔细的实验过,如果刘茜婷不束缚住乳房,在五分钟的慢跑中因乳

    房的抖动造成饰物对乳头的摩擦和没有包皮的巨大阴蒂上饰物的摩擦也可以使刘

    茜婷高潮。就更不用说将手指伸进女孩那永久性洞开的阴道刺激路标一样醒目的

    改造G点了——通过快速摩擦植入异物并且失去半片尿道遮盖的G点带来的强烈

    刺激可以使女孩在三秒种内淫水横流,五秒钟内达到高潮!

    女孩那巨大的阴蒂不同于刘媚的「浑然天成」,而是通过特殊的手法改造过

    的。通过类似阴茎增长手术那样将本来应该隐藏在身体内部的海绵体向外拉出一

    部分,并在阴蒂内部注射隆胸用的液体硅胶。两项改造使得女孩的阴蒂变得巨大

    了起来,并且阴蒂的表皮因为紧绷而变得更加敏感。

    所以说女孩被称为「随意碰一碰就会四处漏水」一点都不夸张。在平时上学

    时都要穿戴特质的内衣防止漏水,上学?没错,女孩现在是一所艺校的在读学生,

    不过这是后话了,舞台上的表演还在继续。

    女孩自诉完,刘媚除了惊愕于女人子宫的潜力外更惊愕于女孩的改造并非被

    迫,而是自愿或者是自主完成的,便问道:「你为什么想要主人把你的身体改造

    成这么变态的样子呢?」

    女孩听到这样的问题愣了一下道:「刚开始的时候是为了报复!但改造后的

    身体更容易达到高潮,后来我便迷恋上了高潮的感觉。便央求主人继续对我进行

    改造。」

    刘媚听了女孩的回答也愣了一下,就继续问道:「报复?你自虐身体想报复

    谁呢?」

    「我的母亲!」女孩大声回答。

    一个叛逆的女孩啊,刘媚想。

    「我的母亲是个下贱的妓女,从我记事起她就每天光着屁股在床上等男人来

    操。小朋友都说我是杂种小婊子!我就想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淫贱让男人们都看

    看婊子的女儿还是婊子,而且是更下贱更变态的婊子!」女孩狠狠的说着。

    刘媚却是一阵尴尬,毕竟她也是婊子出身,听女孩这么说不禁想到自己:自

    己的女儿在小时候也经常看到她光着屁股在床上和男人们乱搞,女儿也知道她的

    工作性质每次放学回来都会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做自己的事,虽然反感但即使刘

    媚这边声音再大也不会出来干预。

    后来可能女儿和刘媚也都习惯了,刘媚可以在客厅里屁眼和阴道同时被两个

    男人奸淫的时候抽空和放学回家的女儿打招呼。刘媚的女儿有时甚至可以在「叔

    叔们」的要求下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揉捏母亲那因为被奸淫而来回抖动的

    双乳。

    还是自己的女儿懂事啊,刘媚感叹道。不禁又有些骄傲的想到,虽然有个婊

    子母亲,但是自己的女儿学习成绩确是非常的好小学时一直是班里的尖子生,虽

    然因为女儿渐渐长大而自己的工作性质又实在不适合带着小孩只能让女儿以「单

    亲家庭养育困难」的名义寄宿在养父家里。

    刘媚很放心女儿的养父,毕竟将女儿寄宿在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也可以让女儿

    得到更好的教育。毕竟哪个当婊子的母亲都不会以女承母业」为荣。

    更重要的是女儿的养父也并不介意刘媚的工作身份,女儿在养父的照顾下也

    变得更贴心了,每周女儿都会回家一次,每次从下午一点到五点的四个小时时间

    里向母亲汇报这一周的状况。有时候刘媚就那么一边被几个男人操弄着一边听女

    儿的汇报,有时候同时来嫖的人太多,刘媚的女儿还会对嫖客们说:「叔叔们,

    你们一个插后面,一个插前面,先不要让母亲口交了,我每周只能回来四个小时,

    让母亲和我聊聊天吧。

    每当听见刘媚女儿这么说,那帮嫖客们便笑着夸奖刘媚女儿很「懂事」。每

    当这时刘媚就会显得很感动,因为女儿每次临走前都会和母亲说「我很体谅您的」。

    是啊,一个十三岁的柔弱少女通过卖屄换来的钱供养女儿也确实不易,虽然刘媚

    也是乐在其中。不过又有什么能让女儿体谅母亲当婊子更让刘媚感动呢?

    刘茜婷后面的话打断了刘媚的回忆:「后来我在九岁时通过玩弄自己的肛门

    第一次体验到性高潮的时候我便渐渐原谅了母亲,原来高潮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

    怪不得母亲每天都沉迷其中呢。感谢母亲遗传给我这么淫荡的身体,让我更容易

    达到高潮!更感谢主人帮我改造身体,使我体验到作为女人的终极乐趣!」

    刘媚突然很像知道是哪个「姐妹」生了这么极品的一个女儿,便打断了女孩

    的感慨笑着问道:「你的母亲叫什么名字呢?说不定我和你母亲还是好姐妹呢。」

    「对不起,主人不让我说出母亲的名字。」女孩赶紧说到。

    这时刘媚也想起来了,这个女孩被送过来时女孩便带着头套和眼罩,而送货(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