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无知者无畏
    逐鹿领竭尽全力向羌人地区投放力量,希望营救飞军的时候,飞军处境正变得越来越艰难

    王平等杀散凉州羌后,率部沿选定线路全速前进,最初几天平安无事,只可惜好景不长,五日后,一支羌人小队出现在王平部附近见飞军人多,那支羌人小队未敢靠近,远远观察了一番,随即消失不见

    再过两日,发现更多羌人踪迹

    先是几个人的小股部队,接着人数与日俱增,慢慢增加到数十人规模,不久后便超过百人,与王平部人数相当羌人显然对闯入他们地盘的不速之客充满警惕,人少时还不敢妄动,见本方人渐多,再不象先前那样克制,主动派了几个人过来与飞军接触,询问飞军为何在这里,准备去往何方

    这里是羌人地盘,从羌人人数增加速度看,附近多半有部落据点存在,羌人没动武,飞军自然更不会翻脸贾穆辩称自己等人来自益州某个商队,有些同伴不适应高山病反应,途中又被匪人劫掠,失了财货,不少同伴还被匪徒杀伤,不敢继续呆在高原,不得已提前返回益州

    王平最初的想法是假称遭遇狼群,不过很快被贾穆说服,采用了遭遇劫匪的版本商队遭遇劫匪,即使繁华中原都屡见不鲜,人烟稀少的高原更是常事,而且很好解释了为什么队伍里有那么多伤者狼群造成的伤口和被兵器杀伤留下的伤口完全是两码事,稍有经验的人都能看出其中不同,羌人是本地土著,断然不至于被轻易蒙骗

    另外,羌人地区生产资料相对匮乏,很多日用品依赖商队从中原带入,除了那些靠劫掠为生的匪类饥不择食,普通部落通常对过往商队比较友好,有时甚至愿意为商队提供一定程度保护,而不是将外来者视作威胁

    这套说辞,充分体现了贾穆谨慎细致的风格

    过来询问的羌人没看出明显破绽,将信将疑地走了

    飞军以为顺利过关,庆幸不已,贾穆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

    王平问道:“怎么?”

    “他们没有全部退走,显然还防着我们”

    “本该如此吧”王平不以为然

    易地而处,他也不会轻易相信这些话,至少也应“礼送出境”再怎么说,飞军队伍里都是青壮汉子,还都是百战余生的悍勇猛士,即使未着军服,而且显得比较狼狈,可精锐始终是精锐,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喋血气质绝不是商队护卫该有的王平并不指望羌人完全释然,飞军要的是平安通过,不会在此久留,只要能尽快离开这里,羌人怀不怀疑又如何?

    “怕是没那么简单……”贾穆叹息道

    羌人生活困苦,正常情况下抓生产都还不来及,至于出动这么多青壮跟踪监视一群外来人?以他对凉州羌的了解,羌人的反应似乎有些奇怪

    对方的戒备状态是不是高了点?

    没过多久,羌人再次造访

    羌人称非常同情飞军的遭遇,邀请他们去部落作客,并愿意为他们提供必要的食物、医疗帮助,首领甚至可能派人护送他们回益州贾穆当即欣然接受,领头的羌人一挥手,附近呼啦啦冒出两百多羌人,说是要防范匪徒去而复返,为确保他们安全,打算“护送”飞军去部落营地

    贾穆表示感谢,然后笑眯眯地对王平使了个眼色

    王平道:“杀”

    飞军都是刀山火海里闯出来的煞神,战斗经验丰富,见羌人来这么多,心知不对劲,个个暗中提防着,不动声色间占据了有利位置,将羌人切割开来主将一声令下,哪里还会跟羌人客气,当下便动起手来羌人压根没料到飞军说翻脸就翻脸,还以为自己这边人手两倍于汉人,真动起手来应不至于吃亏,初时还厉声喝斥飞军找死,等意识到飞军的悍勇和狠辣根本不是他们能抵挡的时候,为时已晚

    战斗爆发得很突然,结束得也很快

    两百余羌人,除外围数十人幸免,其他人全都被留了下来

    审讯俘虏,羌人果然没安好心

    羌人接到的命令是把飞军带回去,如果飞军不配合,他们不介意用强只是没想到这批汉人如此能打,先前又表现得人畜无害,成功迷惑了他们,也注定了这些羌人的悲惨命运

    俘虏交待的一个重要情报,证实了贾穆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羌人之所以警惕性如此强,是因为前些天部落丢了几只羊,派人追查,一支搜索队意外发现了汉人踪迹大汉立国四百年,汉羌间爆发冲突无数,虽说冲突多在河西走廊,但高原羌对汉人的敌意也由来已久,平时相处大多不怎么友善,这次他们被摸了几只羊,自然更不会有好脸色

    事情难以善了,冲突发生便成为必然

    那支羌人搜索队没占到便宜,还折了十几人,吃了大亏,仓皇后退

    消息传回部落,部众群情激奋

    首领判断那些汉人犯事后多半会逃回益州,遂下令封锁附近交通要道,并派出更多勇士在附近搜索那支汉人小队无法偷渡,不得不与羌人游斗,近日双方多次交手,那支汉人小队战斗力非常强悍,羌人虽拥有主场之利,兵力更占据压倒性优势,却一直未能歼灭那些汉人不过,汉人也始终没找到突围的机会不过,随着战斗折损在不断增加,汉人战斗力下降明显,最近已经很少跟追击小队硬碰硬,而是尽可能地避免战斗,寻找机会

    羌人一边继续封锁,一边加大了搜索范围

    这就是王平部附近为何出现这么多羌人的原因

    跟踪观察数日后,羌人确认王平部并非他们要找的偷羊贼,毕竟王平部的人数多得多,看到羌人时的反应,也没有心虚模样,应该不是同一伙但这并不代表羌人不会找王平部麻烦,王平部和那支汉军小队有太多相似之处,本着“宁杀错不放过”原则,羌人也不打算善罢甘休出于对汉人武力的忌惮,这些羌人浑没有战而胜之的信心,又不甘心放任王平部离开,于是有了先前那番试探

    如果只有第一次试探,倒也没有什么风险

    最大问题在于,这些羌人既高估了自己,也严重低估了对手

    见贾穆说话客气,无意与他们冲突,竟异想天开地想把汉人骗回部落

    跟贾诩的儿子玩心眼,只能说无知者无畏……

    搞清楚事情始末后,王平和贾穆神情凝重

    被追杀的那些汉人,显然就是飞军小队,是贾访那一队

    “三弟他们被困住了”贾穆如丧考妣

    王平只回了一个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