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直播事故
    游戏结束了,第一次东西争霸结束了。

    本以为所有人都会为了第一场的胜利者而尖叫,但是事实上并不是如此。

    所有的观众,通过这一场精彩到不可思议的游戏,终于明白了这个游戏的价值所在!

    原来,神通宝物并不是仅仅只能去感悟气息,还能利用它们的特性去推演自己的想法。

    原来,游戏的过程可以这么精彩,可以碰撞出这么多的精彩。

    原来,无尽之海的对面,竟然有那么多神奇的血脉和功法在!

    ……

    无数个全新的认知在观众心中生成,以至于所有的观众,在游戏结束之后,全都在激烈的讨论着谁谁谁的操作是怎么打出来的,自己可以借鉴到什么东西。

    至于那些在整个世界彻底大曝光的玩家,他们的令牌则是开始发生不同的变化。一种名为积分的东西出现在他们的资料当中。

    而积分,则是最终代表谁能走进最终个人东西争霸的唯一凭证!

    人间极北冰原,虚空一阵扭曲之中,一个怪异的从在从游戏中退了出来。

    那是一只白狐,确切的说是一只化形失败的白狐。它有着类似人类的外形,但是浑身上下都是厚厚的白毛,狐狸脑袋顶在这样的身子上,显得极其不协调。

    不过,就是这么一只怪异的狐狸,一只只有一阶的狐狸,身上却是有着一股奇怪的锋芒。

    不关乎于修为,仅仅是因为精神意志的锋芒!

    “打回原形了吗?”狐狸叹了口气,语气中却是没什么遗憾。

    它看了看方向,直立奔跑,朝着风雪深处就跑了过去。因为它知道,游戏里它在风光,现实中也不过是一个化形失败的白狐罢了。

    白狐剑,整个绝地求生之中最为神秘的玩家。是个人都知道她是白狐化形的妖族,但是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份。

    毕竟,白狐剑她不过是一只化形失败的废狐,能在游戏中那么强大,主要还是借助了游戏中的种种造化。

    譬如……白狐剑永远比别人少一个技能,因为她的技能位里永远都少不了一个化形技能。

    所谓的化形,其实也算是王铮给那些境界低微的妖族和魔兽一点机会吧。当然,化形很难获得,所以所有的顶尖玩家里,白狐剑是最为神秘的那一个。

    当然,那是之前,今天之后,白狐剑将会天下皆知。她的创想和手段,将会一举成为教科书级别的游戏运用教程!

    当然,没有人知道白狐剑不过是一个化形失败的白狐。

    回到自己的部族之中,白狐再一次感受到那无处不在的恶意和嘲讽。

    “哈哈,三十年都没化形的废物回来了。”

    “啧啧,回来就回来吧。省的她看完白狐剑的表现后吃醋。”

    “不过白狐剑到底是谁?莫非是其他部族的?”

    “不知道,不过听说咱们一族的老祖已经开始寻找了,并且扬言收她为徒。”

    听到白狐老祖的名号,白狐的眼中闪过一抹阴霾之色。

    算起血缘,自己的祖上就是这白狐老祖啊……

    不过自己的母亲不过是白狐老祖一脉的少爷兴起糟蹋的小白狐罢了。至于自己?天赋这么差,若不是其他的少爷们没事愿意来看自己的惨状,怕不是早就被灭杀了。

    毕竟,自己可是白狐老祖血脉中的耻辱呢。

    没有理会那些冷嘲热讽。白狐人立行走,朝着部族中心走去。

    然而才走了几步,就被一个唇红齿白的俊俏少年挡在眼前。

    对于这样的事,白狐早就习惯了。她往左绕开,那少年就往左挡住。往右绕开,就往右挡住。

    但是挡了几次之后,少年就撇了撇嘴:“没意思。”

    下一刻,少年忽然眼珠子一转,脸上露出坏笑:“我亲爱的……妹妹?嗯……想不想知道你那和你一样的废物妈是怎么死的?”

    咚!白狐的脚步明显沉重了,直接就停了下来。

    “哈哈哈,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

    “当年她就是这样子,可骄傲了。然后呢?然后还不是跪在我目前面前,希望她留你这个废物一命?”

    看到白狐那样子,少年兴奋的手舞足蹈。不过他没看见的是,白狐的眼睛中已经有一抹紫霞浮现,如剑一般。

    唰!

    周遭谁都听到这么一声破空剩,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声惨叫声响起。

    只见那少年脸上出现一道狰狞的爪痕,白骨森森之中鲜血淋漓,甚至眼睛都差一点掉下来。

    “该死!我的脸!我的脸!”

    剧痛之下,少年一脸的狰狞,浑身妖气爆发,三条雪白的尾巴从他的身后出现。

    天下万狐是一家,万狐终点在九尾!

    少年能拥有三尾白狐的血脉,已经算得上不错了!三尾显露,少年的气息强的可怕,一巴掌拍了过去,妖气化形,轰得一声就将白狐轰飞。

    肉眼可见的,白狐的骨骼都自带这恐怖的力量下扭曲了。

    白狐的天赋太差了,哪怕是她的悟性再好,也没用!

    “我要你死!”妖气之下,少年的脸止血了,但是那满脸鲜血的样子确实异常的狰狞。

    不远处,电视节目中,王铮还和武陵仙君以及月神讨论着刚刚的比赛。但是就在这时,王铮忽然间轻咦了一声。

    “咦?”

    “怎么了?刚刚的比赛你有新的看法?”

    “看法倒是没有,不过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需要离开一下。”

    “哦?什么事这么有趣?这可是直播啊,王导你不会是想砸自己的招牌吧?”

    “呵呵,什么事?那我便带一个摄像设备,以我的法力强行干扰电视网络,持续为大家直播就是了。”

    简单仓促的对话之中,整个电视频道一黑,显然是直播被关闭了。

    而在几个呼吸之后,王铮的身影才再一次出现。毕竟,以王铮的修为也是不可能直播红尘仙是如何下凡的,那强大的力量根本不是区区留影石配合阵法能够记录的,哪怕是仙帝也不能。

    他脚踏虚空,黑发飘荡,背对着镜头,一掌就拍碎了虚空,消失在虚空之中。

    直播画面不断的在变黑,直到几次之后,才彻底稳定下来,而王铮也到达了他的目的地,他的脚下,是无尽的冰原!

    “看好了,大河之剑天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