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没钱了
    周末的时候,程齐来了一趟家里,帮着徐兰做饭,说起程飞扬又不在家,徐兰道,“你堂叔经常这样,到处飞,我都习惯了,经常不落屋的”

    徐兰又道,“我听你家妈说了,说你又上报纸了,哎呀我们家程齐,真是越来越了不得了!”

    程齐现在大学生创业的名头已经不仅限于自己的学校,伴随着联众平台扩散开来,联众平台发展得越加壮大,翻过年同时在线人数都达到了5000人,注册用户五万,惊动了媒体,俨然成为了国内第一大的网上游戏平台,现在发展还更不止,其实也是程齐师范大学近些年就业率上不去,不知哪位校领导在欧美考察的时候,眼看着美国校友文化的发达,回来灵机一动,立即联系宣传,把程齐放了出来

    人是群居动物,都有圈子思维,所谓的人脉从来就是受众握有信息和资源的人进行交换的不可或缺的土壤,就如海洋对面的美利坚大学校友文化,自成一个格局的链条

    有人做过调查,近十年来哈佛大学的平均校友捐赠率达到23%以上,而斯坦福大学的捐赠率还要更高,这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战略型投资,学校依靠校友会的运作捐助得以以优质资源培育人才,而这些培育的校友人才最后可能成为自己的朋友,或者成为自己的员工,捐赠者收获了学校和这个群体的友谊,得到了精神上的荣誉,同样也获得了和他相同地位的人群接纳的人脉关系

    就是不说美国,国内的校园文化,也是有的,就好比有些学校,人们记住的不是它的人文环境和教学理念,而是从那里走出了谁谁谁,哪个行业领袖或者领导人自然能收获各种方面的影响力和真材实料的资源

    程齐的联众平台可以说是目前此类网站的佼佼者,也因此得以在媒体那边大为宣传,所以现在国内互联网创业者之中,有的人依据武侠小说,给程齐封了个“西南二少”的绰号

    只是这个西南二少,说的是创立联众的两个年轻在校“天才”,程齐和任齐

    确实是从少年时期就痴迷计算机的天才技术员任齐负责抓技术,程齐负责战略和运营,两个人在媒体这边报道得极其厉害,这个时候正是美国纳斯达克科技网络股大火的时期,这股热潮影响下,国内媒体也在挖掘这种潮流下的典型

    而在校学生,少年奋发,西川省在互联网这场大潮来临时的创业典范,这些关键词让媒体兴致高昂,牢牢抓住这些看点进行报道

    现在估计居民楼道里的大妈,他们可能不在乎程齐是谁,但只要当着自家孩子,肯定就是那一套:你看人在大学时就创业成功了,你你你一天到晚好吃懒做……

    而程齐的联众能够发展得这么好,还是占了时间上的便利

    徐兰在厨房做菜的时候,程齐就在这边跟程燃说,“我们围棋板块不是没有棋牌那么火吗,要发展也困难,毕竟已经有微软先经营的围棋站,韩国的igs,台湾的acer了,我就用了你出的主意,用名人效应来营销”

    看了炒菜的徐兰那边一眼,程燃笑,“继续说”

    “我爸认识蓉城棋院的副院长,他儿子叫郑浩,是入段的棋手,我们说给他一些钱,让他帮忙建立我们的围棋俱乐部,吸引人气,教人下棋蓉城号称‘棋城’,但其实后备人才储备严重不足,郑浩也只是目前仅仅有数的几个职业棋手了,所以这边一说郑浩,都知道是谁”

    程燃点头,蓉城围棋越加凋零,说到底还是青少年的培养不够重视,在号称三千学棋人才能出一位棋手的职业围棋世界,学围棋的少年人注定要承担比同龄人更多的风险

    就好比究竟是参加比上清华北大还要困难的冲段赛,还是回学校读书?去冲段成为职业棋手吧,就要放弃那一两年学业,而在如今的升学压力下,如果冲段不成功再折回来,那同龄人就注定比你先飞两年,而前往首都冲段一年也要十来万,普通家庭也难以豁出去进行这种鲤鱼跳龙门的孤注一掷,所以其实导致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片地区都是人才凋零

    “你们挂出说郑浩来比赛,别人会信?”

    “很简单”程齐高深莫测一笑,“打过就知道了”

    “我们贴出通告,没有人会信我就给了自己一个高段位的账号,和他交手,他让我八个子,我输了,这倒不是故意输的……我一输,就有很多围观玩家说我故意放水,然后就让我们社区公认的围棋高手和他打,他让别人四子,那个人网名叫“风清扬”,有名的网上高手,在其他几个围棋站点也经常露面,他一输,立即就爆了,很多其他站点的争先恐后过来挑战大家都相信他是郑浩了”

    程齐喝了一口水,道,“后面我们就拉起我们联众的俱乐部,到处找其他围棋站点的门派踢馆挑战,一来二去,轰动围棋界,无数人拜入我们山门,郑浩又联络了几个职业棋界的棋手,谁还不想挣钱呢,让他们来我们联众授课挣钱,我们只需要提成一些费用就行了”

    “后面好几个棋手过来,马春,余华,胡玲,还有美女棋手杨兴过来,更是人气高涨,后面我发现他们自发都在我们棋坛上面下棋了,你现在登录网上去看,我们联众俱乐部简直那叫一个嚣张,到处杀伐,无数围棋站点的组团过来“报仇””

    程燃哑然,没想到只是给了程齐一个营销念头,他就把这个“江湖”发展得这么轰轰烈烈了

    严格来说,他虽然是联众的股东,但是程齐那边的运营他是完全放手的,只给出一些建议,不会像是天行道馆和cq,报表是要通过他过目的

    程燃想偷懒嘛,这些交给自己大哥就行了

    徐兰做好了饭菜,腊肉香肠,回锅肉片,黄焖鸡上桌,闻到香气都泌人心脾,程齐吃着切成薄片的香肠,和着饭刨着,嘴里嘟哝,“婶婶我就喜欢吃你家的香肠,和着白米饭太好吃了”

    兄弟俩扒拉着吃了,程齐想要洗碗,被徐兰挡掉了

    程燃想了想,去了阳台

    程齐也跟了过来,就在阳台这边,程燃说,“说吧,我妈听不到,现在还有什么事?”

    程齐想了一下,才道,“我们快没钱了”

    程燃恍然,程齐的联众同时在线人数越来越多,发展更比cq迅速,而且维护还要招入人员,听程齐说现在联众有将近二十名员工了,还有线路,服务器的费用,开销是与日俱增光靠桌游的现金流,估计已经供养不起,甚至还大大压缩了程齐手上的积蓄资金,若非到了山穷水尽,他是不会过来开口的

    程燃想了一下,有些意外道,“我不是让李明石介绍过电信部门的领导跟你们谈isp分账吗?”

    isp分账几乎就是程燃前世印象中联众公司最先创造的盈利方式,因为拨号上网,电话费按时缴费,电信通过统计每个用户在联众停留的时间,按照累计值分账这是一笔很大的钱,至少前期足够支持程齐发展

    哪怕是现在得到的分账,也是数额不菲这些都是有先例可循的

    “问题就在这了,”程齐道,“我们没谈下来这笔钱对方明确表示,不会给我们这样做哪怕我们倒闭,也和他们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