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Der Freischütz
    天主明查,好叫我们不至被恶魔蒙蔽

    ——《魔弹射手》卡尔·马利亚·冯·韦伯

    ……

    米利特斯坐在了准备区的椅子上,在这白色的小房间里,除了他以外什么也没有

    这是专属于比赛选手的准备时间

    “喀拉,喀拉”

    米利特斯拨弄着手中的左轮枪,金属摩擦的声音让能他的心神保持清醒

    他知道这次他将要面对的对手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也知道自己对上他之后,自己能有几成胜率

    这些他都明白

    可是他不能妥协

    “我和雏神白夜的对战是为了获取他身上的情报,这是极其重要的一环”他默默地在房间中自言自语

    “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我能够在他的攻势下坚持更久的时间,也就能获取到更多的情报”他的目光落在了手中的双枪上

    “底牌这种东西,一生中能有几次会用到呢?”他突然笑了出来

    紧接着,他站起身,将手中的双枪都放回了背包中,然后在迟疑了片刻后,从背包中取出了一把型号稍大,而且外观显得有些古老的左轮手枪

    “我本来是打算假如有一天神栖组和南宫组要开战的话,用来杀南宫峡哉用的……但现在看来,它要提前发挥光和热了”

    身为神栖四天王之一,他不允许自己在强敌面前示弱

    ……

    时钟的分针和秒针都变成了零

    比赛正式开始了

    在这同时进行的数千场战斗中,也不乏一些服务器排名前百的强者,甚至还有秋霜月和永夜槛歌这样能排进前十的

    但是对于观众而言,他们的吸引力却远远不如那个887号比赛场

    或者说,887号比赛场中的——那个人

    “沙——”

    雏神白夜长衣的下摆在地面上拖行着,在地面的砂石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尾迹

    虽然在外观战的有些观众们也许会很想提醒一句这样很容易弄脏衣服,但是考虑到他似乎并不会在意这些,便也就没有再想这件事情

    雏神白夜所走出的每一步之间的距离似乎都是一样的,就像是精准地计算好了一样

    而米利特斯却并没有移动半分,始终站在自己的开始处,等待着雏神白夜向前走

    从场外观众的视角看来,米利特斯这副模样就像是一个失去了战意的失败者,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等人宰割

    “什么啊……没意思”

    观众席上,已经有人开始冒出这样的言论了

    不过这也难怪

    毕竟雏神白夜在第一天就抓紧了在场所有观众的眼睛和心思,所以当这样一个招式不明觉厉,气场近乎无敌的存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的时候,他们的内心也是希望能有一个人可以来对抗雏神白夜的

    “不过看来,不是今天啊”

    那人叹了口气

    他觉得自己没有等到那个敢于反抗的人

    然后,也正好就在这时,四周的观众纷纷发出了一阵低呼

    那是雏神白夜发起了攻击

    ……

    无数的黑色触须从场地的各个边缘凭空出现,然后瞬间扑向了米利特斯所在的方位

    这一招式和之前雏神白夜对战血演武所用过的招式完全一样,甚至没有一丁点的改变

    看来雏神白夜也并不想对外界透露他更多的技能情报

    但米利特斯显然并不想屈服于这一招

    当那些触须从场地的四周刚刚现出头角的时候,米利特斯便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双枪,并一刻不停地连续朝着袭来的攻势发出反击

    “砰砰砰砰砰砰——”

    无数飞旋的弹丸划破空气,以米利特斯自己的方位为圆心,呈辐射状播撒开来

    “难道他想用这些普通的子弹来抗衡那些触须吗?”观众席上有人发出了惊呼

    但是他想错了

    首先,米利特斯没有打算和那些触须硬碰硬

    其次,那些也不是普通的子弹

    “嗡……”

    随着触须的推进和子弹的纷纷击出,一道振动的波纹突然自场内扩散了开来

    然后,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那些本来无可阻挡的触须,突然间就像这样静滞在了空中,一动不动

    没错,那些子弹本就不是用于伤害用的

    比起子弹来说,它们更像是一个个细小的信号发射器,当它们被米利特斯射出,在飞行了一段距离之后,便会在合适的位置停下

    当所有的发射器通过这样的方式全部部署好之后,便会开始运作起它们本来的机能

    而这个机能,便是一种名为‘信号屏蔽’的东西

    所谓‘屏蔽’

    简单来讲,就是直接废除掉对手的一个技能或者一个道具,通过发射出干扰信号的方式,直接切断对手和他身上某件事物的连接

    所以,理所当然的,那些黑色触须和雏神白夜之间的连接被废除了

    “既然要获取情报的话,不从技能开始入手果然是不行的吧?”米利特斯看着因为触须不听使唤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雏神白夜,嘴角微微上扬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而在这一段短暂的沉默后,观众席上也纷纷爆发出了欢呼的声音

    看到那不可一世的雏神白夜吃瘪,那些刚才还神情低落的观众们此刻眼中也燃起了光芒,发自内心地想要为场内的米利特斯应援

    但是米利特斯明白

    他只是屏蔽掉了雏神白夜的触须而已,真正的战斗甚至还没开始

    毕竟他还没有正式与雏神白夜交过锋,也没有伤到过他一分一毫

    而且刚才因为出乎意料而神情呆滞的雏神白夜,现在也已经回复了精神,并开始准备起下一波攻势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更不能让你抢到先手了!”

    见此情形,米利特斯直接拔出了刚才在休息室中曾检视过的那把有着七个弹巢的古老左轮,然后省去了瞄准的动作,对着天空开了一枪

    “去吧,魔弹射手!”

    ‘嗖——’

    出膛的子弹化为了一道紫色的流光,朝着雏神白夜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