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原来是陆压道友有私事要与人解决,我等却不好插足了,只管动手就是。”悟道打了个稽首说道,与众兄弟出了大殿来,不过却还关注着里面的事情。

    这陆压起码是混元二重天的高手,刚才那一下,如果不是羲和出手,恐怕在场的妖王都要化为灰烬了!虽然有点丢面子,但是找这种高手讨要面皮,那就是纯粹的找死了,恐怕死了人家都还得说你傻,做事也得量力而为才行。

    悟道轻声道:“这陆压不是羲和的第十个儿子吗?怎么要来找他母亲的麻烦了?”

    牛魔王便道:“怕不是有什么秘密在里面,不要多问,这矬道人脾气很怪,莫让他听到了。”

    陆压的兄弟都被后羿射杀,他虽然逃过一劫,但性情也变得极为阴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杀人,牛魔王怎么说都是在老君手下混过一段时间的,对于这些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当即提醒悟道不要再说,免得让陆压听到,这可是个混元金仙二重天的高手,手里又有一口名震天下的法宝,再来几个妖王都挡不住他。

    只听陆压冷笑道:“看来诸天的手还真是伸得长,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让人跑到了扶桑来冒充我家母亲。”

    天照大神道:“我本就是羲和,你这逆子,却敢如此与我说话!还不跪下!”

    陆压大怒道:“我家母亲早就死在中古战场了,这次我出关来,就是特地杀你来了!”

    天照大神冷笑一声,道:“却不知道你这逆子有什么本事,能够杀我!”

    这话让陆压火冒三丈,三尸神暴跳如雷,见已拆穿了这天照大神的面目,她却还要冒充自己的母亲,称自己为逆子。

    “找死!”陆压一声怒喝,手中现出一口长剑,三步并作两步,提剑杀了上去。

    “你敢在殿中动手,毁羲和雕像?”天照大神道。

    “不过死物而已,留之何用,给你们这些草贼来平白享用母后她的香火愿力吗?”陆压冷笑道。

    他一剑刺出,如同彗星坠落,快如闪电,虚空都被扯开一道长长的口子,一瞬间崩溃!

    天照大神眉头微微皱起,飞身而起,指掌在虚空中轻轻一摁,剑光一下斩来,与她的指掌一碰,发出一声爆响,金光四溅,整座大殿轰隆一声,一下化为了齑粉,烟尘漫天,就连那座雕像也成了粉末。

    这两位混元金仙斗法实在是太恐怖了,一下就将整座大殿打得成了粉末,一颗渣滓大小的石块都没留下来,全部成了粉,纷纷扬扬,飞得整个扶桑谷都是。

    花果山的众人连忙后退,上了云端去,下边陆压又和那天照大神厮杀到了一处。

    天照大神手中取出一剑,此剑唤为天丛云剑,十分厉害,不过陆压手中的离火神剑却也并非凡俗,两剑一触,火光、青光爆发出来,轰隆一声,虚空龟裂,天照大神手臂上的袖子一下破开。陆压眼中凶光毕露无遗,杀气腾腾,势必要斩杀这天照大神。

    悟道心中暗忖:“又是诸天,看来这诸天还真是无孔不入啊,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还让人冒充了羲和娘娘在这瀛洲吸取瀛洲人民的香火愿力。”

    “咄!”

    天照大神轻呼一声,手中天丛云剑一下祭起,哗啦一声,一道恐怖无比的剑气斩杀而来,这种高手打架,虚空简直就好像是纸糊了一样,他们每一招都在调动天地法则,一下就能将虚空扯成混沌,然后由天道法则不断进行修补,如此反复,一眨眼的瞬间,几乎就是百万次,千万次。

    陆压手中舞开了先天离火神剑,只见那剑刃之上腾起一只金乌来,这金乌生三足,浑身都是火焰,向着天空中斩下来的剑气扑了上去!那一股火焰的温度,怕不是把金箍棒扔进去都能瞬间熔化了,实在是太恐怖了,站在云端上的人都感觉炙得难受!一股股水汽腾空而起,金乌和剑气一碰,纷纷炸开,爆出一股冷风,那冷风将水汽一吹,立刻凝成冰块或是雨滴,噼里啪啦打落下去。

    “这斗法,简直太恐怖了!”胡璃脸色苍白地说道。

    牛魔王忙将她护到身后,身上腾起一股青光,那一道道恐怖的波动立刻被挡下来,胡璃好受了许多,轻声道了谢。

    只见天照大神一下收了手里的天丛云剑,拿出一面镜子来,此镜唤作八尺镜,也是一件不弱的法宝。

    陆压骂道:“老子不发威,当老子是病猫!这点垃圾法宝,却想拿来镇压老子!”

    天照大神却没有答话,将镜子一翻,一道镜光轰然落下,如同银河倒泻一般,威力十分可怕。

    陆压手中捻了个法诀,化作一道火光,扑腾了上去,那镜光击在火上,没有把火击灭,反倒是让火光越来越大了,那火光极为炙热,沿着镜光将温度传达到了八尺镜上,烫得天照大神大呼一声,急忙将镜子收回。

    天照大神又拿出一柄玉质尺子,呼的一下打了出去,尺子变长,打在火光上,陆压猝不及防,被打个正着,火光散去,把他一下打得跌在地上,骂道:“痛杀我也,这是什么法宝!”

    天照大神面色冷漠地说道:“八尺勾玉。”

    陆压被打了一跤,背心疼得厉害,没有想到这法宝如此邪性,竟然可以破开他的先天离火罩,细细一看,才发现这八尺勾玉有一股阴性藏在里面,阴阳相克,难怪能一下把他的先天离火罩打破。

    陆压手中提了斩仙诛神宝刀,呼道:“请宝贝转身!”

    只见他手中葫芦那婴儿的眼睛一下睁开,放出寒光,一下就将天照大神定在原地,不得动弹,然后葫芦里发出一线毫光来,起在空中,落到天照大神头起冥河来,也真是不识好歹,竟然想在佛道两个庞然大物面前分一杯羹,也活该被如来击伤了。

    悟道现下也不大想去关注人道兴替之事,天道的惯性实在太强了一些,历史被他略微推离,很快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上,看来一些要发生的还是无法避免,就算他阻止了,但恐怕后面也会有别的人来填补这一个空缺。这是一个无奈的事实,让他不得不去接受,现下最重要的就是赶紧帮胡璃杀了这八歧大蛇,然后让牛魔王赢得芳心,万事大吉,自己去好好闭关修炼,然后洗练元神。

    胡璃引众人进入青丘秘界来,果见一条九头大蛇盘踞于其中。

    “这是九婴啊,哪是什么八歧大蛇!”猕猴王倒吸了一口凉气,轻声说道。

    只见此獠生有九头,身躯却是麒麟身,头乃蛇头,最中央的头上还插有一口羽箭,此刻正盘踞青丘秘界中打瞌睡。

    八歧大蛇,只不过是瀛洲人对其的称呼,而九婴似乎也不想暴露,所以也就自称八歧大蛇了。

    这九婴,在上古时候作乱,然后有后羿奉命杀之,后裔箭术超群,九星连珠,连射他的九头,使九婴死于非命。说是死了,其实九婴却活着,而且跑到了瀛洲岛上来,休养生息良久,才把后羿对他造成的创伤修复了大半,这次醒来,便寻觅血食,这青丘妖狐一族自然就成了他的口中之物了。

    九婴生性凶恶,为人所不容,而后羿此人却也算是个光明磊落之辈,九婴作乱,于是便前来击杀九婴,却没想到这厮如此狡诈,世人都道他被后羿杀死,却躲到了瀛洲。而现在,后羿已经被陆压给斩了,这段因果却也只能不了了之也。

    后羿也是混元金仙当中的强者,只不过陆压也不弱,手中的斩仙诛神宝刀更是神魔辟易的玩意,他想用此法宝来暗算人,打闷棍,简直就是手到擒来一般,轻轻一句“请宝贝转身”便割人头颅,斩人元神,后羿再厉害也不可能日夜防着他的斩仙诛神宝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