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成全
    文祁一直认为托木真是她不能公开说出口的老友,最懂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她和托木真便是这样的朋友。

    托木真接到了文祁的战帖,看到上面的字,竟然潸然泪下,托克逊大惊。

    “叔父,你怎么了?”

    “可逊,我老了,日后就要靠你守住鞑靼国边界了,乔飞不是个好欺负的人,你要学会忍辱负重啊。”

    “叔父,你要做什么?”

    望着远方的天空,露出一丝微笑来,“我要去会会老朋友,我在朝堂有很多仇人,我唯一不放心的就是我的女儿,可逊,叔父这一辈子没求过人,只求你在我死后照顾好我的家眷。”

    托克逊跪在地上,“我是叔父养大的孤儿,承蒙叔父怜爱教授武艺,还把女儿也许配给我,我用父母在天之灵发誓,会照顾好岳母大人和玲儿的。”

    “好,叔父知道你是个重情义的好孩子,叔父没有看错人。”

    “叔父你要去做什么?”

    托克逊很慌,跪在地上拉着他的衣角恳求。

    托克逊是托木真手下参将的孩子,早年为了救托木真而死,奈何托克逊的母亲也很早去世了。

    只留下一个没有成年的孩子,托木真是个重情义的人,因为自己没有儿子,就将他一直养在身边犹如亲子一般对待,还把唯一的女儿也许配给他。

    托克逊对托木真十分敬重崇拜,多年学武在鞑靼国边境磨砺,如今才有了机会跟随托木真身边。

    托木真笑了,“军人以马革裹尸为荣耀,我希望能够让我的老友萧文祁给我这个脸面,没想到我会和一个传奇的女人成为莫逆之交。”

    他转过身继续说道:“托克逊,我将于明日和萧文祁交战,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报复,我希望你能以一个统帅和军人的方式去面对我的生死,你能成全叔父这个脸面么?”

    他厉声质问。

    托克逊低着头很久不说话,最后还是心软了,“我答应你,但我要在场。”

    “可以,若我死把我的尸首带回去给我的妻子,若是萧文祁死,我不许你趁机发兵,我们是军人不是恶魔,不要学些不该有的东西,堂堂正正做一个让我和你父亲为你骄傲的军人。”

    “是,托克逊谨遵叔父的教诲。”

    托木真这才满意的扶起他,拍拍他的肩膀,爽快的交出了统帅大印,他的时间也到了。

    就让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告别吧,相交一场,这点脸面要成全对方的。

    一大早文祁穿戴整齐,将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的,穿上了铠甲,走出营帐。

    她没有说过,但兄弟们全都懂了,全副武装等待她的命令。

    骑兵队已经就位,如同他们进入西北时一模一样,还是那些生死不离的兄弟,送她最后一程。

    “乔飞,你懂我的心意,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希望别人提起你的时候,会竖起大拇指夸赞你。

    我希望你能成为乔大将军那样的顶天立地的人物,在我心里你们是最优秀的好男儿。若我死,把我的尸体带回去给我的父亲,我萧文祁没有辱没萧家的姓氏。”

    “是。”

    乔飞用力点头,文祁这才笑了,翻身上马。

    骑兵队带领着两队人马前往约定地点。

    托木真已经来了,在那里早早等候着了,托克逊带着人在远远的地方守候,并没有上前来。

    这一次乔飞没有跟随骑兵队一起,而是选择了带兵在后方观望,他是统帅了,就不能再轻易涉险,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军中不能没有做主的人。

    杠子瘦条,王鑫还有文浩虎子老三等人,依旧是骁骑营的团队,依旧是曾经的样子,他们要送文祁一程,岂能缺席呢。

    “托木真,你来了我真高兴,这一次算是告别吧,以后见不到了。”

    文祁朝托木真笑了笑。

    “嗯,我很高兴认识你,你是我第一个佩服的女人,将军。”

    托木真望着文祁也笑了。

    “托木真认识你我才组成了第一支骑兵队,来吧,让我们对战一场,决一生死。”

    “来吧,骑兵队。”

    托木真举起了刀,带着他的骑兵队向萧文祁的团队发出了挑战。

    “兄弟们,荣辱与共,生死相依,谢谢你们送我一程,杀!”

    萧文祁骑着马拎着刀,勇敢的冲向了托木真。

    骑兵队紧随其后两方队伍交战在了一起,远处鞑靼国的军队和西北军围城了圆圈,静默的看着他们你来我往,拼死搏杀。

    这是属于军人的荣耀,即便是退场,我也希望能够光荣的离开,这样的方式只有军人才会明白,才会成全这两位同样优秀的将领。

    萧文祁和托木真在这一战中用尽了生平所学,谁也没有说话,彼此紧紧的盯着对方,全力以赴。

    骑兵队混站在一起,展开了一场公开的决斗,所有的将士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这是一场勇士的战斗,他们展示了骑兵队最高的武学和默契,向世人证明我们依旧优秀勇猛。

    大家很快就有了伤痕,决一死战不是玩笑。

    “西北军,杀!”

    萧文祁用尽全力嘶吼,一次次带领骑兵队冲了上去,对抗托木真的团队,她恍惚想起了第一次遇到托木真,差一点被杀的场景,那个记忆恍如昨日。

    “鞑靼军,杀!”

    托木真也大吼一声,踏马冲了过来。

    两方的将领站脚助威,用兵器敲击为他们奏乐,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们,我们在你们身边。

    “杀!”

    不知道是第几次冲锋,骑兵队不知道疲倦,不懂得伤痛为何,只知道一次次勇猛的进攻,鞑靼国的草原兵亦是如此,展现了最高水平的战斗,和一片赤诚勇猛之心。

    文祁教给他们的最后一课,直到生命的最后,也要付出你全部的勇敢和努力,认真对待任何一个对手,决不可轻视。

    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乔飞泪流满面,身后诸多骑兵队满眼含泪,文祁以燃烧生命的方式告诉他们,我热爱这片土地,用我的生命来致敬这片给与我诸多荣耀的土地,希望你们能够接替我继续保护这片土地上的百姓。

    文祁一刀扎进了托木真的胸口,而他的大刀也贯穿了她的肋骨,二人几乎同时停止了动作,鲜血从彼此的刀身上,缓缓流下。

    他们望着彼此的眼,笑了。

    军人以马革裹尸为荣耀,谢谢你的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