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6章 搬来救兵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张大官人被郭义扇了一巴掌,脸上还没消肿,依然肿得跟一个猪头哥似得

    而刘老妈子自然也想要赚得那几百灵石,那可是一笔不菲的酬劳啊放在这个世界,那可是可是相当于几百万呢谁不稀罕?谁不想要?恐怕有不少人争着要吧

    刘老妈子也不顾自己与刘雯之间的亲情,完全被金钱吞没了**

    “好啊,你们竟然跑内城来了”刘老妈子脸上狰狞,道:“你们因为跑到内城来了就可以逃过一劫吗?我告诉你们,休想做梦,得罪了张大官人,你们就等死吧”

    面对着刘老妈子的歇斯底里刘雯呆呆的看着她:“姑姑,我可是你的侄女啊”

    “雯儿,如果你识趣的就赶紧回来”刘老妈子看着刘雯,道:“张大官人喜欢你,一定会选择原谅你的”

    “你这是要把我卖了吗?”刘雯质问到

    “我也是为了你好”刘老妈子气恼的瞪着刘雯,道:“日后你若是进了张大官人府上,一定能够吃香的喝辣的一定能够让你舒舒服服难道这样不好吗?”

    “我不要!”刘雯摇头

    “那也由不得你了”刘老妈子气不过,道:“我已经收了张大官人的礼金了今个儿这个婚,你是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

    刘雯气得不行,骂道:“姑姑,你太过分了你若想要结,那你自己嫁给张大官人吧”

    “好好好”刘老妈子冷笑道:“今天张大官人从断天门请来了高手,这这一次我看你如何才能够逃出张大官人的手掌”

    刘雯愣了一下

    不远处,张大官人正带着一帮人飞奔而来

    “师兄,就是这小子”张大官人用冰块敷着脸,手指着郭义:“他把我打伤了”

    断天门这次来的是一个高壮的汉子,虎背熊腰,手臂能有刘雯的腿粗身材如同一堵墙,十分厚实,个头足有两米之高手里握着两把板斧,他俯视着郭义:“小子,你敢欺负我们断天门的人?”

    郭义淡淡一笑,抬手指着张大官人

    张大官人吓得下意识的躲在了师兄的背后,浑身哆嗦了一下因为中午那一巴掌他至今还记忆犹新

    “如果他就是你们断天门的人,那我打得就是他”郭义开口道

    “嗯,看得出是一个有实力的人”男子嘿嘿一笑,道:“那我们打一场吧”

    这家伙天生有一种狂暴症,特别喜欢和别人干架

    尤其是喜欢和高手交战,据说切磋能让人进步

    这家伙打起来没完没了,不把你打掉半条命不罢休

    张大官人去断天门搬救兵,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他

    “我凭什么跟你打?”郭义皱着眉头

    “你若打赢了我,他就任凭你处置”男子挠了挠头,继续说道:“可你若打输了,嘿嘿,那小妞就归他了”

    张大官人哆嗦了一下,内心祈祷,师兄,你可千万不能输啊

    “你非得找死?”郭义笑问道

    男子双目圆睁:“老子就没输过”

    “那你今天要输了”郭义负手而立

    “操!”男子大怒

    轰隆!

    右手猛然抬起,并且狠狠的朝着郭义飞了过去

    那巨大的板斧足有千斤之中,这家伙拎着这两把板斧就好像跟玩似得,轻轻松松,轻而易举那一把巨大的板斧直接飞在了郭义跟前,那巨大的板斧当场就把郭义脚下的地面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地面就好像一块豆腐一样脆弱

    “妈呀!”绿萝吓傻了

    刘雯也是浑身颤抖:“郭先生,这人……好凶猛啊”

    “你们先退下”郭义安抚了两人,道:“不行就先回去房子里”

    “那,那我们先进屋了”刘雯点头

    刘雯和绿萝急忙朝着刚买的新房子里走去

    两人刚到门口,刘老妈子不屑的说道:“臭丫头,你也不照一照镜子看看你什么模样,这可是王府,不是你这种小地方小姐能进去的地方”

    刘老妈子俨然不相信他们能进这房子

    绿萝顿时气岔了,之前因为这老妈子是刘雯的姑姑,所以她一直不敢说什么但如今刘雯根本就不愿意认她,绿萝立刻发挥了她的特长,她双手叉腰,对着老妈子就是一通骂:“你这个老不要脸的东西,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你有什么资格当我家小姐的姑姑,我家小姐天生乃是富贵命,这次来看你也不过是亲情上的走动罢了我告诉你,我家小姐可从来没想过要投靠你,这次他来国都,是想来这里定居的老娘就实话跟你说了,这王府,我家小姐买下来了”

    “我呸!”刘老妈子当即骂道:“她有几斤几两我能不清楚?东江郡江洲刘公府,听起来名头很大,但实际上也不过而而就算她买了刘公府所有家底,恐怕也买不起这一栋王府”

    绿萝冷笑一声,直接敲门

    门打开,福伯急忙迎了出来:“小姐,您又回来了?”

    “福伯,你告诉这老妈子,这王府现在属于谁?”绿萝大声到

    福伯一愣,打量了一下局面,急忙说道:“这王府已经卖给了刘家小姐,我已经命人去制作牌匾,可能三日之后就把刘府的牌匾挂上”

    “什么?!”刘老妈子顿时哑然失笑,道:“你们几个是串合起来演戏给我看的吧?”

    “演戏?”福伯一听,乐了:“老夫在王府几十年,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

    “他真的是王府的管家”一旁的路人急忙上前,道:“在王府几十年了,这个错不了”

    刘老妈子顿时尴尬了

    此时,刘雯和绿萝直接进了屋里可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当刘老妈子看到里面的人对刘雯毕恭毕敬的,她才信了因为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尊敬是假不了的刘老妈子顿时失声道:“这宅子得多少钱啊?”

    “不多,两千灵石”福伯淡淡的说道

    说完,福伯转身进入了王府之中,然后关上了那朱红色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