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内乱
    江如鹤的突然到来令得杨宇与玉雪寒都是有些意外

    然而,令得二人更加意外的是,前者的态度极为的生硬,完全没有给玉雪寒这个谷主抱以应有的尊重,竟是当着杨宇的面就直接的质问起玉雪寒来

    杨宇从旁就座,听江如鹤语气不善,也知不便参与,当即起身便欲告辞:“既然二位谷主有公务要谈,在下便先行告退了!”

    “不必了!你虽是紫阳宗人,但与柔儿已有婚约,也就不算外人,听听到也无妨!”还未等玉雪寒表态,江如鹤便是率先开了口

    江如鹤如此一说,杨宇倒也是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再次坐了回去!

    也未在理会杨宇,江如鹤再次将目光落回到了玉雪寒身上

    “姐夫,你倒是说说,我这个副谷主倒底还算不算数?”

    “如鹤,你今天倒底是怎么了?脾气怎么还是如此的火燥!这谷内大小事情哪一件不都是经你同意的,你这副谷主的权力还不够大吗?”玉雪寒见江如鹤如此咄咄逼人,也是有些不悦

    “是,你说的不错!这谷内平日的大小事情的确都是我在处理,可那还不是为你玉雪寒当拉磨的驴用!

    现如今你看我不爽了,就想要卸魔杀驴了是吧!”江如鹤情绪更加的激动

    “如鹤,你过了!”

    玉雪寒见江如鹤越说越是激动,也是懒得与他胡搅,当即加重语气道:“今日你情绪激动,我不与你争辩你且下去吧!”

    “下去?下哪里去?我又为什么要下去?今日不将话说请楚,我还就不走了!”江如鹤见玉雪寒竟然直接下了逐客令,心中更是无名火起三千丈!

    “江如鹤!本谷主做事自有主张,难不成还要向你请示不成!顾念你令日多饮了几杯,我也不与你计较,自行退下吧!”

    玉雪寒毕竟乃是一谷之主,自有威严在身如今见江如鹤越说越是不像话,只得将脸一沉厉声说逍

    “哈哈!玉雪寒,你可以啊!竟然在这跟我摆起谷主的架子来了那可就别怪我不念往日的情分了!”

    玉雪寒本不愿将事情闹的太僵,可奈何这江如鹤却是咄咄逼人、不依不饶,不由也是被他勾起了火气

    “江副谷主,还请自重!本谷主念你今日多饮了几杯,也不与你计较,自行离去吧!”

    江如鹤本来还抱有一线希望,可谁知玉雪寒非但没有在他的追问下道出实情,反而还以谷主的身份直接压他,下达了逐客之令,显然是完全没有将他当成一回事!

    “姓玉的,你行啊!竟然在老子面前摆起谷主的架子来了!果然是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枉我江家对你恩重如山,却是换来了你这个无义的小人!”

    江如鹤越说越是激动,言辞也越发的没有了尺度,到得后来竟然是泼口大骂了起来

    玉雪寒身为一谷之主,又是当着未来女婿的面,纵是脾气再好,也是无法容忍

    当下猛的一拍桌案长身而起厉声喝道:“江如鹤,你疯够了吧!再若口无遮拦、胡言乱语,莫怪本谷主以谷规侍候!”

    “哈哈,谷规侍候!没想到我江如鹤竟然落到了被谷规侍候的境地!

    也好,也好!既然你玉雪寒不仁,也休怪我江如鹤不义了,来人呐!”

    江如鹤仰头狂笑,口中当即一声暴喝!

    随着江如鹤的一声大喝,房门顿时被人重重的踢了开来,一群如狼似虎之人立刻便是闯了进来,将玉雪寒以及杨宇团团围在了当中!

    “江如鹤,你要造反不成!”

    玉雪寒一见此景,面色也是不由大变

    “造反,那又如何?这谷主之位本就该是我江家的!被你这无义之人坐了这么久,也是该还回来的时候了!”江如鹤冷冷的一笑道

    玉雪寒听江如鹤如此一说,先是一怔,随后不由仰天发出了一声苦笑,再次缓缓的坐了下去

    “如鹤,我早知你对我接任谷主之位心怀不满可我又何偿是真的想当这个狗屁谷主!谷主之位我迟早会传给天儿,你又何必如此心急呢!”

    “哈哈哈,我呸!你休要拿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搪塞于我若你真的那般大仁大义,便自废修为后归位于我看在我死去姐的情份上,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玉雪寒本就对江如鹤今日的举动伤透了心,如今又听后者提及亡妻更是不由心似刀剜

    “我本无意谷主之位,传你也并非不可只是现在大敌当前,非是你可以掌控的只待我灭了谷外魔修,我自会传位于你!”

    “借口,都是借口!分明是舍不得这谷主之位,还说的如此大义凛然,真不愧是心机深沉心玉大谷主啊!

    只怕过了今日,等着我江如鹤的不是谷主之位,而是谷规侍候吧!哈哈哈……”

    “信与不信都由你不过今日我是断然不会如你之愿的”

    “今日让位与否,只怕也是由不得你了!”

    “如鹤,不要执迷不悟了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不要自寻烦恼了”

    “不错,我的确打不过你!不过,那可是在你没有中毒的前提之下!”

    江如鹤此言一出,玉雪寒顿时面色微变,但很快的便又是被他掩饰了过去

    “开玩笑!本谷主好好的,又怎会中毒?你莫要自欺欺人了!”

    “是否中毒你自己有数,这七花七虫散我早就植在了你的体内就在刚才我已全面的催发了它的药效,想来用不了一时三刻你便会毒发而死!”

    江如鹤如此一说,玉雪寒的面色终于是微微变色他阴沉似水的盯着前者冷冷的道:“七花七虫散,还真是难为你了!看来你觊觎我这谷主之位已然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那又如何?这都是被你逼的!”江如鹤咆哮道

    “舅舅,你好狠的心呐!”

    正在这时,一个女子突然的自门外闯了进来,飞快以奔到玉雪寒身旁,紧张的抓住了其有些微微颤抖的手臂,却正是刚刚离去不久的玉柔儿

    “父亲你没事吧?”

    玉雪寒苦笑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这又是何苦,若是不出来,你舅父或许会留你们一条生路!”

    “父亲,女儿又怎能坐视您老人家一人受苦!”

    “别费话了,这谷主之位今天你是交与不交?”

    “不交你又能如何!”玉雪寒也的确是伤透了心,竟也一改之前的柔和

    “那就别怪我心狠了来人,给我杀了他!”江如鹤见威逼不成,索性也是不再费劲,直接下达了死令

    随着江如鹤的一声令下,他身后的一众随从立刻向上一涌,便欲下其杀手

    不过,面对着这些人的一拥而上,玉雪寒却是并未有丝毫的惧意,依旧平静的坐在原处

    然而,眼见这一众如狼似虎之人就要冲至玉雪寒身前三丈,变故却是突然发生!

    一道黑芒毫无征兆的出现,呈弧形由内向外横扫而过,顿时将那些冲来之人扫的一个个横飞出数十丈开外,方才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而也就在此时,一道黑影也是出现在了玉雪寒身前

    “影卫!老头子果然是将影卫派给了你!”江如鹤冷冷的看着那道黑影,眼中尽是怨恨之意

    “老头子真是老糊涂了,这谷主之位放着儿子不传,却传给一个外人,我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江如鹤,你此时回头尚还为时不算太晚,你莫要自误啊!”那黑影冰冷开口道

    “回头,我为何要回头?不要以为凭你就能保得住他吕老,还不现身!”江如鹤不屑的道

    “没想到老夫还真有出手的机会,看来这凌霜谷的底蕴还真是不浅呐!”一个干哑的声音自屋外传了出来,随后便是见到一个枯瘦的黑衣老者手中提着一个女子缓步走了进来

    玉雪寒等人注目观看,可一看之下却是面色陡然巨变因为他们发现,那黑衣人手中提着的女子却正是玉灵儿!

    “灵儿!”

    “妹妹!”

    玉雪寒目中寒芒陡然一闪,死死的盯向江如鹤道:“江如鹤,你对我下手也就罢了,你怎么忍心对灵儿出手!她可是你姐姐的亲骨肉啊!你倒底还有没有点人性?”

    江如鹤回头看了一眼黑衣人手里昏迷不醒的玉灵儿,也是不由眉头一皱,但旋即又是一咬牙关道:“事到如今我也是无话可说,谁叫她们都姓玉呢!

    不过,只要你今日乖乖的交出谷主信物,并自废修为,看在我亡姐的份上,我保证会留她们姐妹性命!

    “畜牲!”

    玉雪寒被江如鹤的无耻言行气的浑身颤抖,竟也是爆出了粗口

    “好!我可以自费修为,也可以将谷主信物给你,但你必须拿灵儿来换!”

    “父亲不要!”

    “好!果然是父爱如山呐!如此父女情深真叫人感动啊!那你还等什么呀!”江如鹤一听玉雪寒终于妥协,也是心情大好,连忙出言催促道

    “只盼你不要食言才好!”

    玉雪寒面色阴沉似水,冷冷的盯着江如鹤一字一顿的道

    “别费话了,你还有的选吗?哈哈……”江如鹤张狂至极

    玉雪寒气结,无奈的冷哼一声,抬手便欲点向小腹丹田所在不想却是被玉柔儿一把死死的抱住

    “父亲!不可啊!”

    玉雪寒低头看了看早已是泣不成声的玉柔儿,目中闪过一丝无奈,轻声道:“柔儿,放手!灵儿在他们手上,为父别无选择!”

    “可是……”玉柔儿还欲再说,可是话才出口便是被一股无法阻挡的大力震的昏倒了过去!

    玉雪寒挣脱了玉柔儿已然无力的手臂,两根手指毫不迟疑的落在了自已的丹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