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陈宁陌的猜测
    崔文卿走后,司马薇与陈宁陌并肩而行,从天津桥桥头下了河堤,行走在洛河岸边

    时当冬日,洛河两岸银装束裹,娇娆美丽

    寒风袭来,犹如冰雪拂面,带动柳枝落雪纷落无数,实乃冬日绝美之景

    司马薇不知道陈宁陌突然找自己所为何事,一时之间倒是有些忐忑

    不过陈宁陌未曾开口,她也不好率先发问,只得陪着她就这么默默然的一路无话

    走得大概盏茶时间,陈宁陌忽地轻轻叹息道:“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闻言,司马薇猛然一怔,惊讶笑问:“学士为何突然吟起了鱼玄机的诗句来?”

    陈宁陌缓步而行,慢悠悠的言道:“鱼玄机乃是大唐著名才女,机性聪慧,有才思,好读书,尤擅工诗,其诗文才华,强你我多矣,只可惜一生为情所痴,为情所困,为情而死,实在令人说不出的感概”

    司马薇轻叹言道:“能够写出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诗句的女子,的确可谓惊鸿绝艳,只可惜……红颜薄命……”

    陈宁陌正容言道:“要我说来,其实也算是鱼玄机咎由自取,自己害了自己!”

    司马薇略感惊讶,笑道:“学士何处此言?”

    陈宁陌口调一如往昔清冷如斯:“鱼幼微少时便有奇才,让当时著名诗人温庭筠惊为天人,引之为学生,两人唱和甚多,那时鱼幼微便对亦师亦父的温庭筠,产生过爱慕之情,只是后来鱼幼微认识了大她八岁的李亿,结下了一段不该结下的情缘不得不说,缘分是个奇特的东西,就算两人素未谋面,相距十万八千里,也会由某些场景相逢相识,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把两人牵扯到一块儿”

    言罢,她轻轻一叹:“总之后来,鱼幼微爱上了李亿,在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之下,不顾李亿已经娶妻的事实,选择嫁给了他为妾”

    听到这里,司马薇倒是有些感动,言道:“鱼玄机忠于爱情,忠于自己,能够嫁给自己喜欢之人,即便是为妾侍,又有何妨!”

    “不,你错了”陈宁陌忽地站住了脚步,对向来非常喜爱的司马薇,罕见有了几分严厉之色,“鱼幼微的想法是美好的,然现实往往却是残酷的,两人的事情很快就被李亿的妻子裴氏知晓,裴氏心胸狭窄,嫉妒心极强,发疯一般前来了长安,上前便当众痛打鱼幼微,惧内的李亿,不敢上前阻止,脸上还要假装露出笑意,最后李亿迫于裴氏威势,无奈将鱼幼微送到咸宜观暂住,这不是金屋藏娇,而是扫地出门,却骗鱼幼微说将来会来接她,鱼幼微痴痴守望,却换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话到此处,陈宁陌的声音突然息止了

    司马薇也是听得一阵默然,应为她知道接下来的故事:鱼玄机惨遭李亿欺骗之后,一夜之间,从一个秀外慧中、温情柔弱的才女,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妖媚放荡的女人,她大胆的在咸宜观贴出‘鱼玄机诗文候教’的告示,吸引其时文人骚客入内谈诗论道,闲谈调笑,打情骂俏,一时间咸宜观前车水马龙,几乎所有男人都想见识名动长安的才女鱼幼薇

    更后来,鱼玄机在偶然一次发现自己的丫鬟绿翘与她心仪的来客有染后,鱼玄机一怒之下失手将绿翘打死,一命抵一命,最终这件事被人发现后,二十七岁的鱼玄机便也被斩首处以死刑,结束了自己的一生,让无数人为之扼腕长叹!

    鱼玄机的生平的确很悲惨,也只得让人同情,但是司马薇却不明白,此刻陈学士冒然提及鱼玄机,究竟所为何也?

    陈宁陌负手而立,望着河堤上随风飘舞的柳絮,淡淡言道:“今日那首词真是你和崔文卿共同写的?”

    司马薇以为被陈宁陌看出了端倪,心头一惊,连忙承认道:“对,的确是我们所写”

    “既然是为你们所写,那词里为何却又着一份若隐若现的感情在里面”

    “什么,感情?”司马薇登时就膛目结舌了

    陈宁陌回过身来,望着她一字一句的言道:“此词最后一句为谁醉倒为谁醒?到今犹恨轻离别虽为点睛之笔,然却也是全词词义所在,我刚才之所以说词人乃是怀恋友情,只是怕你和崔文卿难堪,你们会一起前去观赏梅花,会说什么到今犹恨轻离别么?词中所表达的明明是一男一女因为不能在一起,从而遗憾不已,借梅伤感情怀”

    言罢,陈宁陌美目神色陡然犀利了起来,沉声问道:“薇薇,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崔文卿?!”

    此话恰如惊天霹雳,顿时惊得司马薇娇躯一颤,露出了惊骇莫名之色

    她傻乎乎的望着面前严肃认真的陈宁陌,仿佛不认识她般呆呆看了半响,方才犹如被踩了尾巴的小猫般惊得差点跳了起来,羞愤不已的辩解道:“学士,此词乃是即兴之作,学生刚才也没有想这么多,岂会如你所言这般喜欢上了文卿……兄……”说到后面,颇觉荒谬,几近快要结巴了起来

    陈宁陌迎风而立,神情冷如冰雪:“薇薇,你在国子监就学三年,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心知你才华横溢,善文善诗,然就因为学得太多,懂的太多,你对于情感终是抱着一份有别于常人的天真,我真怕将来你会步入鱼玄机的后尘,爱上一个不该去爱的人,从而悔恨一生”

    司马薇这才懂的刚才陈宁陌讲述鱼玄机生平的用意,恍然醒悟之后,俏脸立即涨得通红,连忙辩解道:“学士,我和崔大哥之间清清白白,绝对并非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一定是误会了”

    “误会?”陈宁陌嘲讽一笑,“若是误会,那为何我听说崔文卿不在长安的时候,你天天念叨于他?若是误会,待崔文卿回到长安,你又立即容光焕发,非常开心?若是误会,今日前往工部参观,你却非得与他同路而去入厕,甚至还在花园里私相幽会,作出暧昧情词?”

    一席话落点,司马薇登时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