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八章 各自落子
    二皇子前一天晚上从宫里回去,心里激荡的想立刻找苏烨好好说说,可他强压着自己,哪儿也没敢去,这是件应该烂在他心里的秘闻,皇上嘱咐他的时候,目光很凌利,他不敢出了宫门立刻往苏府去。

    第二天散了朝,二皇子紧绷着脸,回到府里,进了二门,直奔外书房,那里是苏烨见人理事的地方。

    苏烨见二皇子大步进来,知道他要说什么,忙示意小厮都到垂花门外守着听传唤。

    “我昨天去了趟皇庄。”二皇子坐下,接过苏烨递过的茶,抿了口放下,看着苏烨,目光亮闪,“你知道我听到了什么事儿?”

    苏烨挑起一根眉毛,带出几分兴致。

    “那位姓赵的婆子,还真是从前宫里出去的,先皇刚即位那时候,她就是有头有脸的女官了,被指到金贵妃身边侍候,听她说,当年她还是先皇亲自挑的人。”

    二皇子说的兴致勃勃,苏烨眼皮微垂,这些,他比他知道的清楚的多的多……

    “她说,皇上的生母是金贵妃,不是金太后。”苏烨的淡定被二皇子看在眼里,干脆直接说出了最骇人听闻的那件事。

    苏烨抬头看着二皇子,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片刻,眉头拧起,“二爷,这是疯人疯话。”

    “皇上也这么说,”二皇子干笑几声,“你放心,我懂,只是,这事儿,”二皇子又干笑了几声,只是这事儿太骇人听闻,太有意思了。

    “你知道那婆子还说了什么?那婆子说,全具有不姓全,全具有姓金,之所以改姓了全,是被长沙王府威逼所致,那婆子说,全具有才是金家真正的传承,说金相这一支,是老宅金氏的弃支,还说长沙王府那位古太夫人是被金家休出门的弃妇,嘿。”

    二皇子看起来听了不少八卦。

    “这些疯话,你跟皇上说了?”苏烨皱着眉。

    “这些是正经的疯话,长沙王府这个世袭罔替的王爵,是源于那位古太夫人,可不是因为什么老宅的金氏,这事谁不知道?这全具有居心不良,那位金贵妃……”

    二皇子嘿笑了几声,“这是两条毒蛇,这么简单的事,任谁都能看明白,我要是跟皇上说了这些疯话,岂不是扯得别的话也不可信了?这些话就是咱们说说当个乐子。”

    “那婆子说了皇上身上两处胎记,说的清清楚楚,看皇上的那样子,必定是真的,那婆子还说,皇上是被金太后从金贵妃宫里抢走的,金太后抢走了皇上,打死了金贵妃,和金贵妃宫里几乎所有的人,她说她当时替皇上和贵妃到大相国寺添长明灯油,正好不在宫里,逃过了一劫,后来,她和全具有想方设法打听宫里情形,听说皇上养在了先郑太后宫里,才放了心。”

    “都是胡说。”苏烨冷淡的批了句。

    “这些,肯定不是胡说。”二皇子干笑几声,“从前我一直想不明白,先皇在的时候,金太后为什么一直被关在宫里,郑家和金家世代交好那么多年,先郑太后又是看着金太后长大的,又是皇上这个先皇唯一孩子的生母,这事怎么说都说不通。

    直到现在,皇上是金贵妃的儿子,那一切都说得通了,先郑太后和先皇一直关着金太后,是怕她害死了皇上!”

    “二爷也开始胡说了。”苏烨皱起了眉头。

    “这会儿就咱们两个,咱们两个说说闲话而已,你不用这么一本正经,这件事实在是……”二皇子啧啧有声。

    “你知道那婆子想让皇上做什么?她说自古天子以孝治天下,皇上要是不替金贵妃正了名,那就是不孝,鬼神和程家先祖,必定不能饶了皇上,还说让皇上替金贵妃报仇,向天下明发金太后的害了金贵妃的罪恶,还说让皇上诛尽长沙王府,替全具有正名,真是失心疯了。”

    二皇子一边说一边笑。

    “你都跟皇上说了?”苏烨带着几分厌恶,类似的话,那赵老婆子几乎见他一次就说一次,要不是留着她有用,就凭她这份全无自知的疯相,他早就让她永远闭嘴了。

    “这些当然要说,这婆子的疯相,得让皇上知道,这婆子的疯相,自然也是全具有的疯相,只怕还是……”

    金贵妃三个字,二皇子没说出来,只嘿笑了几声,看着一脸无奈看着他的苏烨,转着手里的折扇,皱眉道:“你说,为什么金太后要抢金贵妃的儿子?金太后那时候刚刚嫁进宫没两年,自己又不是生不出来,这事说不通。”

    “当时金太后和金贵妃几乎同时有孕,太医院里有脉案。”苏烨的话顿了顿,才接着道:“金太后和金贵妃的脉案,直到孩子出生,都极好,再后面,就是金贵妃生的儿子难产,没能熬过去,说是金贵妃因为伤心儿子的夭折,才一病不起走了的。金太后生的是长子,金贵妃的儿子晚生了两天。”

    “那个夭折的孩子现在当了皇上,那死的那个……”二皇子眯着眼,“真是两条毒蛇,金太后的儿子,必定是被金贵妃害死了,也是,两个孩子,金太后的儿子占了嫡又占了长,不杀了怎么行。啧。”

    二皇子再次啧啧有声,“倒是够狠,只是太蠢,不过。”二皇子长叹了口气,“搭了自己一条命,却把儿子平平安安送上了皇位,不能算蠢,够狠,够毒。”

    “皇上什么意思?”苏烨看着二皇子问道。

    “皇上说,疯言疯语,一派胡言。不过,今天早朝上,皇上心情极其不好,礼毕就命散了,也没议事,只把金相叫了进去。”二皇子摇着折扇,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自古以来,这样的污秽,宫里就没断过,真要论起来,倒是金太后可怜。皇上乃英明之主。”苏烨斟酌着言词,“二爷以后也要留心,当初金贵妃作耗,宫里有先郑太后,护住了皇上,护住了金太后,姑母不比无郑太后。”

    “嗯,我知道,唉。”二皇子脸色微沉,长叹了口气,“以前老三常说,他和我是前世不修,才生在皇家,老天往生了,也不全是坏事。”

    想到三皇子,一阵悲怆从二皇子心里涌上来,差点把眼泪冲上来。

    苏烨低着头,没留意到二皇子这一阵突出其来的悲怆。

    他心情非常不好,这个局被江延世将计就计,如今这把屎糊在了二爷手上,秦王府那边……

    苏烨烦恼的叹了口气。

    如今他们还不能没有秦王府的支持,还正是要和秦王府交好的时候,这件事,现在糊到了二爷身上,他就得给秦王府一个交待,或者,要向秦王府表出一个态度了。

    ……………………

    李夏送走了长沙王府的老仆张喜安,迎进了柏悦,送走了柏悦,李夏坐着抿着杯茶,吩咐叫郭胜进来。

    郭胜不知道那位赵老供奉的事,可凭着直觉,他感觉到出什么事了,跟着婆子进来,一路上心里七上八下,对于他到现在没搞清楚状况这事,颇为心虚。

    李夏看起来心情不错,吩咐端砚到茶水间看着煮莲子茶,看着郭胜,先说了皇庄里的那位赵老供奉病重的事,又说了长沙王府来的那位老仆,以及,她刚刚送走的柏悦。

    郭胜听的连连眨眼,“这是江延世的手笔?他想干什么?这有什么好处?不对,柏大奶奶来这一趟……是苏烨?”

    “嗯。”李夏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看着郭胜,等着他往下说。

    郭胜眼睛微亮,“皇庄在苏烨手里打理多年,就是现在,只怕还有不少是握在苏烨手里。赵老供奉这么个人,苏烨不可能不知道,不可能不握在手里。现在赵老供奉却找到了太子头上……可昨天往皇庄跑这一趟的,是二爷,柏大奶奶又来了一趟,这是要给咱们一个交待,照在下看,这事儿,动手的是苏烨,不过被江延世将计就计,坑人反被人坑了?”

    “应该是这样。”李夏嘴角带着笑意,“还有件事。”李夏将昨天苏贵妃请了大相国寺方丈和那位方师太进宫看了一大圈的事说了。“说是皇上连着折损子嗣,是因为宫里有不孝之人,这个时机,卡的可真是正正好。”

    “苏烨想干什么?”郭胜有点儿想不明白了。

    “不是苏烨,那位方师太法术高不高明我不知道,不过,她忖度人心的本事,很厉害,总能投人所求。这位方师太最初在京城贵人圈子里挣到名声,却是因为一个茶字,她闻茶品茶上有几分天赋,酷爱茶和茶道,在茶字上,目无下尘,唯一能看进她眼里的,就是江延世了。”

    李夏想着这位方师太,这位方师太很长寿,江家灭门之后,她又活了几十年,每到江家祭日,她都到江延世坟前,摆一道茶席,放两只杯子,对着那座坟,品评当年的新茶,成了京城一景。

    听说金拙言也去看过几回。

    郭胜看着微微有些出神的李夏,想说话又忍住了。

    “皇上认定他是真命天子,诸神保佑,可是,他又十分敬畏鬼神。这个孝字,他肯定要有所交待,不过,最好悄无声息,毕竟,只要对鬼神有所交待,也就过去了。”李夏轻轻叹了口气,她想到了皇上会怎么做,大约,江延世也想到了,所以他才一步步往前推。

    “王妃想到了?”郭胜瞄着李夏的神色,问了句。

    “再看看吧。”李夏似是而非的答了句,沉默片刻,吩咐道:“我要用人,你把你手里能调用的人手,能杀能打,机灵善机变的,都调到京城来,不必进城,在城外找地方藏身。两条,一,只要精锐,宁少不许滥,二,藏好行踪,江延世是个极精明的人,还有个苏烨。”

    “是,王妃放心。”郭胜眼睛亮了。

    “让富贵盯着阮家,陆家,丁家,徐家,唐家,还有李家三房的动静,一天一趟报到端砚那里。”

    李夏接着吩咐,郭胜脆声应了。

    ……………………

    在李冬和徐夫人的精心照顾下,阮夫人恢复的非常好,那个先只起了小名的女孩子阿果,也白白胖胖,健康喜悦,看到人笑,没看到人,也能自己笑个不停。

    阮十七算着日子,总算熬到满月这一天了,前几天就跟上官告了假,带着儿子,带着车带着人,往陆府去接李冬和女儿毛毛。

    刚进二门,阮十七一眼看到辆标着秦王府标志的大车,心里就突的一跳,据他的经验,只要看到秦王府的大车,不管在哪儿,都十有**没好事。

    阮十七抱着儿子下了马,阮慎言还小,注意不到太多周围,下了马,连蹦带跳往里冲进去找阿娘,阮十七狠看了几眼那辆大车,带着几分不祥预感,紧跟在儿子后面往里进去。

    离阮夫人正院还有几十步,阮十七就看到了正从院门里出来的端砚,和送端砚出来的苏叶。

    端砚看到阮十七,站住了,等他离的近了,曲膝福了一礼,笑盈盈道:“正巧,王妃吩咐过,要是能刚到十七爷,当着十七爷的面说一声,那是最好。”

    阮十七满眼警惕的看着端砚,又从端砚看向苏叶,再看回端砚,“什么事?”

    “不是什么大事,王妃的意思,请六姑奶奶在这府里再住上一个月,阮夫人年纪不算小了,这又是头胎,得过个双满月才最好,王妃说,她先头没想到,还是十七爷提醒的呢。”端砚客气恭敬极了。

    这位六姑爷看到她家王妃就浑身警惕没好气,她们这些人是人人都知道的,对着这位六姑爷,那是能多恭敬多客气,就多恭敬多客气,可不能再替她们家王妃多得罪这位六姑爷了。

    “什么!”阮十七愤怒的一声叫。

    “奶奶已经答应了,正要打发人去跟爷说一声,再拿些衣服过来。”苏叶急忙接话道。她对她们家十七爷就没那么恭敬客气了,这位爷实在是位不能太恭敬太客气的主儿。

    阮十七气的猛抽了口气,从苏叶看到端砚,指着端砚,“我去找你们王妃,别以为我……”

    后面的话,阮十七没能说出来。

    阮慎言一脸兴奋的看着他爹,见他爹这后半句话戛然没了,屏气等了片刻,还是没了,忍不住一脸失望,撇着脸,一脸嫌弃的拧开头不看他爹了。

    “言哥儿,你去找你小姨,跟她说你才这么点儿,你娘老不在家不行!”阮十七伸手把儿子的头转过来。

    “不去。”阮慎言一个不去回的脆生生利落极了,“阿娘说了,我要是想她,就搬过来,阿娘在姐姐家住多久我都行。”

    “你个……”阮十七连一句小崽子也没舍得骂出来,瞪着他儿子,眼角余光看着端砚已经绕过他走了,看着牵着苏叶的手,脚步愉快进了院门的儿子,忿忿然错了半天牙,也没想好找谁出这口闲气。

    这京城真不是好地方,就没个能惹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