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被毒控制了
    地上这一大一小两个圆盘,同样是两个传送阵。

    那几名黑袍人一见那小传送阵亮了起来,慌张之下,立马将云姗扔在一旁,等待着传送阵中的人显现出来。

    其中有两人不由得看了看地上的云姗,有些扫兴,暗气这传送阵亮得还真不是个时候,看来这小娘皮又不一定能轮到他们了。

    那领头的黑袍人本以为是外出执行任务的人这时候回来了,因为里面有三位地魔境的大人,便想上前等着见礼,可谁知道,显现出来的居然是一个人族的少年,不由心里一惊,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他们哪会想到,他们所想的那三位地魔境大人已经在云峡山脉身死道消了。

    “你是什么人?”

    后面的几人也是同时一愣,随后便反应过来,叫喊着不约而同地围了上去。

    当感受到这突然出现的少年身上的波动后,那领头的黑袍人原本紧张的心情随之又放松了下来,原来,那少年出现后好似并没有刻意去隐藏自己的修为,让那领头的黑袍人一下子就感觉出,他只有化魂境的修为而已。

    而那已陷入绝望的胖坨、大壮和云姗三人,此时却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眼晴,只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都睁大了双眼愣在当场。

    “咦?胖坨、大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那少年不就是从另一头刚刚传送来的紫腾?对于传送后有可能会遇到魔族之人,他倒是在预料之中,可万万没相到胖坨几人也会在此,不由有些疑惑,而至于那几名魔族之人,他只是看了看他们的修为,就完全给无视了。

    直到紫腾的声音真真切切地传入到耳中,胖坨几人才知道这不是幻觉,眼中已现出激动之色,只是一时发不出声音,急得浑身难受。

    虽然着急,但他们也已不由得松了口气,因为这是一个让他们无比熟悉的面孔,经过地陵一行之后,他们对紫腾已达到了那种盲目的信任和崇拜的程度了,仿佛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见胖坨和大壮都被绑缚在那里一脸急切的样子,紫腾环顾一看,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只是一时想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被魔族给抓到这里来了?

    又见云姗有些衣衫不整的卷缩在一角,紫腾眼中现出一丝阴霾,看向那领头的黑袍人,从牙缝中沉沉地挤出一声:“该死。”

    “什么?”

    那黑袍人原本以为这少年看到自己这些人时不得吓个半死,却没想到他看到这里的情况后,不但不以为意不说,还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不由怒道:“找死。”

    说完后又向围着紫腾的四人吩咐道:“给我绑了。”自己却向后退了退。

    在他想来,四名化魂境巅峰的手下,绑一个化魂境的人族少年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四名手下刚要有所动作之时,紫腾便已先发制人,就见一道淡紫色的身影一晃,人已如一枝柳絮抽过一般到了一旁,就听“咣咣”两声,其中两名黑袍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被两拳给砸了出去,落地之后露出两个已被砸得凹陷下去的青绿色面孔,显然已是瞬间气绝。

    这纯是速度和力量上的碾压,为了一击奏效,紫腾不但用出了前世的身法“扶柳”和战技“赤炎拳”,还上来就施展了全力,才会瞬间秒杀了两名化魂境巅峰的强者。

    那领头的黑袍人和剩下的两人见此一惊,怎么也没想到这人族的少年这么厉害,随着“锵锵”两声,另两人已顺手摘下自己的战器,同时向紫腾杀来。

    紫腾只是轻蔑地扫了两人一眼,随之身形已如一缕轻烟,却是不知如何到了两人身后,然后又是一声巨响,将其中一人砸倒在地,紧接着又在那人的头颅之上狠狠地补了一拳,那头颅伴随着一团火光炸裂开来。

    而那最后一人刚反应过来,就见同伴已死,不由吓得赶忙向后急退,却不料,“噗”的一声,只觉胸口一阵剧痛,慢慢向下看去,就见一只沾满青血的长爪从自己的胸口处伸了出来。

    又慢慢地看向后面,他眼中充满不甘,似是没想到,自己没死在这人族少年的拳下,却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原来,在那人退却之即,那领头的黑袍人已伸出一只尖锐的长爪从那人的后心穿过。

    紫腾看得也是皱眉不已,心道:“恶族就是恶族,对自己人也会这样凶残。”

    而那领头的黑袍人却好像并不觉得这样做不对,看着身前的那魔族人,阴沉地道:“不战而退,要你何用?”

    说着,又是“噗”的一声,将长爪收了回去,那魔族人也缓缓地跌落在地。

    看到此处,胖坨三人早已傻了眼。

    一方面,是为紫腾瞬间斩杀了三名化魔境巅峰强者而震惊,即使从没去过外界,他们也已想到了这些人可能就是那些老一辈人口中的魔族了。

    另一方面,他们也是没想到那人居然会出手杀自己人,这才知道魔族这残忍。

    他们也是暗暗庆幸,幸好紫腾来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小子,才化魂境就有如此实力,当真不错,抓得如此人奴,我也算大功一件呀!”

    即使见紫腾实力了得,那黑袍人也没太当回事,而是若无其事地说道,似乎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

    “人奴?”

    紫腾诧异,但转而便明白过来,知道他说的定然是如贾斯仁一流,不由嘴角一弯,手指向那黑袍人一勾:“你试试?”

    “呃……”

    没想到紫腾居然敢出言挑衅,那黑袍人先是一愣,随而轻蔑地道:“你很自以为是嘛!那我就让你看看境界的差距。”

    说着,将黑袍向后一展,一股阴邪的气势升腾起来,伸出那布满魔魂力的长爪便向紫腾抓去。

    “哼,是自信。”

    紫腾轻哼一声道,拳上布满浓郁的火焰,也朝着那长爪一拳打去。

    就听“轰”的一声,紫腾的一拳与那黑袍人的长爪正对在一处,只是顿了片刻,两人又被这股反震之力同时震退了几步。

    “人魔境二阶?”

    由于两人都用了全力,一拳之下,紫腾已能准确判断出那黑袍人的修为,虽然一支胳膊被震得发麻,但他也知道,对手也不好受。

    而那黑袍人,此时虽看不清面上的表情,但从他将那长爪收入袍中,显得有些轻颤的身体来看,并不比紫腾强到哪去

    由此,紫腾也能确定,自己在不使用任何外力的情况下,实力已可与魔族人魔境二阶的强者相当,如果是人族的话,完全可以力战人魂境二阶巅峰,甚至是三阶。

    这还是紫腾为了了解自己的真实实力,并没有使用战器呢,如果使用月光轮的话,他相信完全可以碾压此人。

    “小子,你将我惹怒了,再接我一掌。”

    而这时,那黑袍人似乎是真的怒极,魔魂力暴展之即,长爪上带着一股浓浓的雾气再次向紫腾拍去。

    紫腾心里已大致有底,嘴角一撇:“十掌八掌又如何?”气势升起,又是一拳轰出。

    这一次,两人一触即分,只是紫腾并没有后退,而那黑袍人却是向后退出几米,给外人看来,就像是被紫腾一拳打退的一样,但只有紫腾知道,他是故意的。

    “嘿嘿嘿嘿……”

    随着一声阴笑传来,紫腾有些疑惑,而那黑袍人却是像松了口气似的,抖了抖身上的黑袍,带着一丝戏虐地威胁道:“小子,你已中了我族的蛟毒,命不久矣,除非你乖乖的做我的人奴,兴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闻此,紫腾眉头一皱,看了看自己还没有放下来的手臂,就见自己的手臂之上,有一层薄薄的雾气在流转,稍一感受,便感觉一股麻痒之力正沿着静脉向体内窜去。

    “坏了,上当了。”

    紫腾心里一沉,赶紧将九转赤炎诀运转了起来,想要清除经脉间的那股力量,可不知为何,只要魔魂力一运转,那股力量在经脉中流动得就更加快速,而整条胳膊都有一种要被腐蚀的感觉传来,痛氧难忍。

    “哈哈哈,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见紫腾一脸痛苦的表情,那黑袍人当时就放下心来,大笑着道:“你若是为我族所用,我就会将这毒素控制在一点,只要你听话,就不会有这种痛苦,如何?”

    一听紫腾被控制住了,一旁的胖坨三人现出一脸的惊惧,心已沉入谷底,尤其是大壮,对自己要出来历练的想法后悔得要命,如果不生出这样的想法,就不会让这些人抓住,如果不让这些人抓住,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害得少爷也跟着受拖累。

    可大壮只知道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却没有想到,即使自己三人不到这来,紫腾也是会传送到这来的。

    但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三人没被抓到,那这些人也不一定会回到这里,紫腾传送来时,也许这里并没有人呢?

    无论怎么说,大壮都认为是自己拖累了紫腾,如果此时能动,都有了自尽以向紫腾谢罪的想法了。

    可就在他悲愤交加之即,却突然感到体内“噼啪”一声闷响,似乎有什么瞬间通畅了一样,让他不由呆了片刻。

    而此时的紫腾,表面上虽然震惊,而且仍保持着一脸痛苦的表情,但其实早已镇定了下来,正催动着魔魂力,加速着毒素在体内的流动,尽头处,一道赤色光团在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