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文明的氛围
    “新年好,沈,吴”

    “新年好,老,叶,也回来了?”

    “回来了”

    “那边一切顺利吗?”

    “一切顺利,”叶夫根尼两次尝试着站起来,但还是失败了,只能继续按着按钮,让电动轮椅带着自己移动,“言修让我给你们问好”

    “可惜,我们没空去跟他道个别,”吴小清说,“别都在这里说话了,教授您先回去休息吧,这一趟你也够辛苦的了”

    “不辛苦不辛苦,”叶夫格尼问道,“我听说你们这边已经开始下一个项目了,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用着急,教授,”吴小清道,“暂时还都是事务性的准备工作您先回去休息几天吧……其实我更建议您去医院做一个全面体检”

    “来之前搜救队已经帮我做过了,我的身体状态现在相当健康,”叶夫根尼笑道,“空间站的那个机器人管理员,说我还能再活50年”

    公司这里还有事,不然吴小清就自己送叶夫根尼回宿舍了不过许言和王有全现在都还闲着——今天是初五,王有全过年也没去几个亲戚家,不存在拜年任务许言也是一样——吴小清一个电话把他们叫过来,索性让这两个人带着叶夫根尼,去王有全家——叶夫根尼毕竟是个五六十岁的准老年人了,从无重力环境刚刚孤身一人回来,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最好还是有人能够照看

    王有全初三刚去提了辆车,他老婆选的,十几万的suv车是好车,但其实不是用来开的——是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拜年的时候给老人看的尽管王有全的老婆已经给他父母打了很多电话,就差直接往老两口账号上打钱,表示现在王有全真的是混出来了——但他们还是对这个资深赌徒的女婿,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过年没答应让他们回去拜年,只是让女儿和外孙回去……

    这车也就初四老婆回家,开了一天,今天是初五,还回来之后,其实大部分时间是许言在捣鼓今天正好叶夫根尼回来,俩人就正好开着这台车来接人

    “老叶,”王有全和许言到现在,连俄语的你好都没学会,还好叶夫根尼有点中文基础,日常说话还是可以应付,“新年好啊”

    “新年好,新年好,”叶夫根尼道歉说,“本来还想去你家过除夕的,临时有事,不好意思啊”

    “没事,反正你们也就图个热闹,能走吗?我把轮椅收车上……”

    “能,你们扶我一把就好”

    上了车之后,叶夫根尼就闭上眼睛养神了他在升天境刚刚经过长途的跋涉,几乎被飞剑带着飞了几万公里,这中间对他唯一的保护道具,就是吴小清留在空间站里的一套摩托车骑手的衣服和头盔

    这次旅行让叶夫根尼多少找回了一点年轻时的热血和冲动,但是等回来之后,身体因为巨大的消耗也随即出现了一些不良的状态虽然体检上没有生理指标上的问题,但是感官上就是有点不舒服刚从传送门里出来的时候,地球上的重力几乎把叶夫根尼一下子拽趴在地上

    在游泳池里长时间游泳之后,回到地面上,人会因为习惯了浮力的存在,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沉重

    从无重力环境回来,本质上也是一样别说走路了,就算是呼吸,叶夫根尼也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宁州作为大城市,这里又是主要街道,空气质量跟设计之初的理念就是文明育儿所的升天境肯定没法比车刚开出去几百米,原本还打算透透气的叶夫根尼,现在很识相的关上了车窗

    许言本来还打算放几首歌听听,活跃一下气氛,看老毛子要睡觉的样子,只能忍住了只是偶尔跟王有全搭几句话

    车开到半路,叶夫根尼似乎记起来了什么,打开了他的手机,然后开始打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应该是他儿子,据说是个美籍俄罗斯裔,之前吸过毒王有全和许言都从吴小清那里听到过消息,都知道,当初叶夫根尼之所以答应“入伙”,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搜救队承诺给他的儿子治病

    看得出来叶夫根尼电话聊的不错,一开始说话还比较冷,但渐渐就有笑容了电话时间不长,也就五六分钟,但这个电话结束之后,哪怕叶夫根尼没说什么,整个车里的气氛却一下子变得活跃起来

    在得到叶夫根尼同意后,许言开始放起了歌:“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

    叶夫根尼听着觉得新鲜,没多久竟然也跟着哼哼起来了

    在一个一分多钟的红灯前,许言转过头来,跟王有全碰了一下眼神王有全似乎有些犹豫,但许言眼神却在鼓励他

    “这有什么啊,都是一起的,”见王有全迟迟不开口,许言忍不住就说了,“迟早要说的早点说对大家都好”

    叶夫根尼也看出来了,他们这是有事——他基本上也能猜到是什么事了

    “是跟下次任务有关把,”叶夫根尼的中文不是很标准,但俩人都听清楚了,点头确认,叶夫格尼继续说,“吴跟我提过,下次任务,我们会分三组,我和沈,会在你们中间选一个沈已经选了吗?还是说你们有自己的想法?”

    “沈教授过年忙,还没找到空跟他说这个事”许言其实大年初二就去沈长文家拜年了,但是去了才知道,一个著名教授家过年这几天有多忙,就不说沈长文自己家的那些亲戚朋友了,他以前带过的学生,都是排着队过来看望

    沈长文住的小区楼下,超过五成的车都是来看望他们这一家子的许言跟沈长文也就来得及说个新年好,在那喝了一个钟头的茶,最后确定沈长文是真的没空,这才主动撤退

    “我只听说了一个大概,具体的会议应该会在一个星期后召开到时候了解了情况,我们再商量人员也不迟”

    “不是,您误会了,”许言道,“不是谁跟谁的事……我们的水平自己还不知道吗,你们是俩教授,我们是俩工人,随便听安排就是了,哪有我们说话的份我们是想,任务过程中,能不能多教教我们你看,之前我们搞过三次任务,其实到头来干了什么都不知道您也知道,吴总和沈教授都很忙……我们是希望您有空的时候,多指点指点我们”

    “指点?”叶夫根尼明白之后说,“这是可以……但,这对你们可能会有点吃力你们都是高中学历是吧?”

    “对”

    “那基础比吴以前要好些,”叶夫根尼说,“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次任务我知道一个大概,我负责的方向会是一个使用二进制语言的文明这种文明的状态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你们对此有什么心理准备吗?”

    俩人都茫然的摇头

    “别灰心,”叶夫根尼说,“其实在这一点上,我跟你们是一样的,我们处于同一个出发点——最多只能说比你们跟更熟悉一点跑道——如果你们真的对这次任务有更主动的参与意愿,其实更应该去公司,那里不是正在做准备工作吗”

    “我们是想去来着,”王有全说,“但在那坐了半天,人家说的东西我们压根就不懂……就跟听天书似的要不教授您改天带我们过去,也跟我们讲讲课?”

    “我是搞工程出身的,又不是学语言学的……面对语言学的问题,其实我跟你们一样让你们去,不是让你们学什么具体的知识,而是要感受一下,对方文明的氛围起码,你们也应该先知道,对方语言习惯里有哪些禁忌——这肯定是我们未来工作中需要注意的吧?”

    俩人这么一听,顿时觉得浑身来劲了——今天大老远地开车过来,有了这个答案,就算是超值了

    ……

    叶夫根尼在王有全家呆了两天,第三天觉得身体差不多恢复了之后,就应王有全和许言的热烈邀请,跟着他们来到了公司

    吴小清不在青蓝咨询,陈舍在这里负责公司的日常运作——主要工作是负责给这一大群人买烟买酒点外卖

    网上都说老外喜欢中国菜,但实际上大部分外国人并不是很感冒特别是外卖——再好的菜,几公里之外送过来都不会多好吃陈舍已经联系了几家做西餐的,让他们每天按固定的量送——不需要太精致,三明治加上几个大锅的热菜就够了

    叶夫根尼来到走进青蓝咨询的时候,首先闻到的,就是屋子里浓烈的芝士和咖啡味道

    项目已经开展了一个多星期了,随着进度的深入,后续的工作对人员的需求也就不那么深了整个项目吴小清简单地跟叶夫根做过介绍,叶夫根尼知道,其中很多请来的人,目的并不是让他们做什么,而是通过他们的工作,确定他们不能做什么整个项目的开展,其实就是一个不断筛选方案的过程

    就拿翻译二进制语言来说吧,同样的翻译工作,他们会分别交给两三个工作团队,然后根据他们的成果,确定某个团队的思路更精准——这个团队就会被留了下来

    语言学的那些专家们也是,本质上就是咨询会——和之前的那些咨询不同的是,这次咨询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了,这一轮咨询本质上更多的是一种有偿考试

    这种考试最大的目的,当然就是为了筛选出一个足够优秀的团队——在叶夫根尼和沈长文开展具体工作之后,这两个团队就会是他们最大的后盾

    在科研项目中,特别是面对外星人,这种完全零信息的陌生项目,科研团队在思路上的灵活和敏捷,往往要比他们的效率更加重要

    几天前这里还有一百多号人,把整个公司都挤得满满当当,但是现在叶夫根尼看到的,只剩下办公室和会议室的几十个人

    许言过来“汇报工作”的时候,特别还强调了数字——一共是39个人,大概分成三个组,语言组是新开的,20多人都是昨天才过来的,剩下十几个人都是文字组的,其中二进制语言这边是12个,也就是未来归属于叶夫根尼负责,还有另外一种,这里叫“几何文字”——因为文字中含有大量特定的几何图形,总共有7人

    人都在这,但都不干活了有些人这两天还会坐飞机陆续离开,以后他们会通过远程视频的方式,跟沈长文联系具体的工作内容

    语言组严格来说,也是归属于沈长文负责,因为二进制文字不存在语言——没有声音样本

    但叶夫根尼知道,其实不是,这些人以后会跟沈长文和自己共同对接——搜救队已经跟他们透露过了,这两个文字所属的文明,使用的语言是同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