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长姐持家》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算八字
    “玄老夫人倒是好大的威风呢?我弟妹年纪还小呢?不知道是何事,惹怒了玄老夫人,生了这么大的气儿”柳义雨见二妹和三妹还有七弟两人被玄单氏一厉喝的,吓的二妹三个面色发白,相互靠在一起,像是被围攻的小兽一般

    往日里头自己弟妹,柳义雨都舍不得吼骂,自己人被外人欺负了,柳义雨心中极为气愤,口中毫不留情的讽刺了起来

    也没有顾得上玄单氏是不是飞白的祖母

    “大姐,你出来了,我们回家去”七弟见到自家大姐和四姐出来后,面上一喜,急忙的拉着往外走

    只是,玄家大厅外,已经来了许多仆人,把大厅入口都围住了,为首带队的赫然是玄管事

    玄单氏自然是听的出柳义雨话中讽刺之意,无非是说,我弟妹还小,不懂事,你玄老夫人大人有大量,不要见怪,不要和我弟妹计较,讽刺自己心胸狭小

    “为了飞白,我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既然来了我玄家,就先照顾好飞白醒来再说,飞白醒来了,你们到时候想离开,我自然会放你们离去

    当然,你们也别想其他的,想要逃离这儿,我玄家当年好歹是京城首富,钱财和权势都有的,到时候......”玄单氏深看了一眼柳家大妹之后,玄单氏深吸了一口气回复了自己的心情后,沉声的道

    “唉!”一旁的云道长听到玄单氏这话后,忍不住的叹一口气,瞧了几眼柳家姐弟姐,不知道是不是不赞同玄单氏的做法,还是不忍心的

    “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够告诉我吗?”柳义雨察觉到弟妹的害怕和焦急后,柳义雨把弟妹护在自己身后,双目直视玄单氏道

    在双目环顾下,见这大厅出入口,都被玄家下人给围了起来

    但是,柳义雨只是在玄单氏只言片语之中,听的迷迷糊糊的,有些不知所以

    “大姐,这....,我....”三妹紧了紧自己大姐的手,另一手,却是紧紧的把四妹给护在身后

    “你们姐弟几个先去偏厅说会儿话,待会柳家大妹心里头就会有计较的了”玄单氏晓得自己几人在这儿,有些话,柳家姐弟有些顾忌,不敢说出口后,玄单氏指着一旁的一个小门,叫柳家姐弟几个进去偏厅说话

    “二妹、三妹、七弟,你们三个今天晚上怎么来玄家了,怎么惹得玄家老太太发了这么大的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家姐弟到旁边的侧厅后,柳义雨急忙的问道

    “这......呜呜呜”二妹还没把话说出来,就呜呜的哭泣了起来

    七弟面色阴沉的一片,紧抿着嘴巴,双手紧握住拳头

    “大姐,玄家今日叫你们到玄府照顾玄家公子,玄家是想要.......,咱好心的帮她们的忙,他们怎么能这样呢?大姐,这可怎么办才好呢?”三妹也忍不住,哭了起来道

    “不,大姐,我不想嫁给一个傻子,我不想给他陪葬,四妹还年轻呢?不要不要呜呜呜呜”四妹一听自家三姐这话后,四妹疯狂的摇起头,害怕的死命的抓住柳义雨的手

    “好好好,咱不嫁,咱不同意,谁也不能够勉强的”倒是柳义雨听到这话后,柳义雨既是震惊又是愤怒的,心中还有一点莫名的窃喜了起来,心中五味杂陈

    柳义雨安抚了四妹半响后道“你们在这儿坐坐,大姐过去和他们谈谈”

    “大姐,我和你一起过去”七弟沉声的道

    “我也去”三姐接着道

    “不用,大姐又不是去打架的,只是找他们谈谈的,你们在这儿等着,待会,咱就回家”柳义雨摸了摸四妹脑袋的道

    “我们谈谈如何?”柳义雨从偏殿出来后,也没有今日早上的客气,直接坐在漆红缠枝莲纹的梨花木椅子上,食指和中指合拢了起来,敲着一旁的漆红小几,看也未看玄家婆媳和云道长一眼的道

    “哦,柳家大妹想说些什么?”玄单氏见柳义雨不慌不忙,面上露出沉思的表情后,玄单氏心中转了转的问道

    柳义雨也不答话,只是双目微微的一扫敞开门,守在周围大厅的玄家下人

    “玄管事关上门,所有人退后十米守着”

    “是”

    “现在还请云道长给我看看手相再说”柳义雨沉默了半盏茶的时间后,伸出右手手掌的道

    “好”云道长和玄单氏相视一眼后,玄单氏朝云道长一点头

    随后,云道长走进柳义雨跟前,两人的距离隔着一个人远

    “这.....,这是双重地纹,有双重地纹的人,精力旺盛,个性倔强,可以增强生命力,自己不仅仅可以更容易逢凶化吉,还可以助别人逢凶化吉的

    咦,这是贵人纹,有贵人纹的往往是代表心地善良,且不仅仅以后自己能够贵人相助,自己也是贵人,可以助人保平安的

    还有若地纹,这若地纹又叫努力线,能够慢慢建立事业,旺家中钱财,也能够旺夫的掌纹这....,还有.......”云道长瞧着柳家大妹的掌相后,细说连连,更甚至的是惊叹

    “云道长,我的生辰八字是卯午六年五月十一日,辰时初出生的”柳义雨见云道长看好自己的手相后,慢慢的把自己的生辰八字说道了出来

    “好,这个我得慢慢算一下呢?”云道长说完,从腰间的白布包里头,取出一个罗盘纹,那罗盘纹上,密密麻麻的写上了许多古朴小子,就连一些字,柳义雨也看不懂

    云道长一手掐掐指指点点划划的,另一手看似是随意按动那罗盘纹几下,实则是那罗盘纹的指针有着规律的转动

    云道长算到最后,拿出一个龟壳,龟壳上有几道古朴的划痕,之后,云道长放进三枚古朴的铜钱到龟壳的首部,两手按住龟壳的三个洞口,晃动了三下

    龟壳里头的铜钱‘咚咚’的响起

    云道长遽然的一停,捏住那龟壳的两端,三枚铜钱一字平开的落在面前的漆红小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