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挑明了来(求月票)
    会议照常进行,直到会议结束,大家这才起身,郑宏伯轻声对边泽说道:“科长,旅途劳顿,我们准备了接风宴会,还请科长赏光”

    两个人虽然交情深厚,但是在人前他一向都称呼边泽为科长,只有在二人独处的时候,才称呼边泽为向南兄,以示二人亲近之意

    边泽眉头一皱,他的为人寡言古板,对这些官场虚礼很是厌烦,于是摆了摆手,轻声回答道:“我身体确实乏了,接风宴还是算了吧!”

    郑宏伯也是知道边泽的脾气秉性,于是上前低声说道:“向南兄,这一次大家都被这件事情吓得惊恐难安,这些人都是你的旧部,还是要稍加安抚,你不出席此次宴会,难免他们会多想”

    边泽听了郑宏伯的话,心中也是无奈,长官巡视,下属接风这是惯例,尤其是老长官,那更是刻意为之

    如果边泽执意不去,确实会让这些老部下们心中不安,想到这里,边泽这才勉强点了点头

    郑宏伯看到边泽同意,心中大喜,赶紧给总务科长刘彭生使了一个眼色,刘彭生马上来到边泽面前低声说道:“还是您以前常去的凤喜酒楼,包间都已经订好了,现在就可以过去了”

    边泽点头,然后率先出了会议室,其他众人看到长官出了门,这才敢紧随其后

    宁志恒等六个人也跟在边泽的身后,上了两辆轿车紧跟在边泽的车后面

    上了车,宁志恒就赶紧打开文件袋,取出里面的五份材料,第一步就是查看这五个人的照片

    可是出乎他的意外,包括俞立在内的这五个人,都不是画像中的那个男子,宁志恒看着手中的材料思索着,看来以前的猜想应验了,在上海军事情报站里还真的有另一位内奸存在

    这一次的上海军事情报站高层会议,里面并没有找到画像中的那位男子,看来这个男子的地位还要低一些

    宁志恒想着,等过后再接触地位低一些的人员,如果还找不着他,就只能求助边泽调查上海站的档案资料,一定要挖出这个内奸来

    想到这里,他又仔细查看了一下俞立的材料,其中的出身和履历都很清楚,也是军事情报调查处的第一批成员,当初力行社的老底子,骨干成员之一,不然也不会爬上今日之高位

    这样的人也会投敌?除非他是和黄显胜严宜春一样,根本就是多年前潜进中国的日本间谍,可是中国那么大,人口四万万,能够有一个混入军事情报调查处就已经是运气了,怎么会那么巧,又混进来一个高层,这不科学!

    这个时候还不是全面战争爆发后,战争前期的惨败,很多人看不到希望,或者为了活命才当汉奸,这个俞立身处高位,不缺权,不缺钱为什么要投敌?

    只能有一个解释,这个俞立曾经被捕过,之后熬不过那些严刑拷打,最终投敌!

    可是诱捕一位这样经验丰富的老特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来日本人是谋划已久了

    就在宁志恒翻看材料的时候,车辆来到凤喜酒楼门前停了下来,大家都簇拥着边泽进了酒楼

    郑宏伯找了一个机会,偷偷地将自己的心腹,情报处长侯伟兆叫到身边

    “站长,您有什么吩咐?”侯伟兆低声请示道

    郑宏伯低声吩咐说道:“伟兆,一会在酒席间多和科长身后的那位最年轻的青年接触一下,态度要殷勤些,要打好关系,看看对方有什么喜好,我们这一次只怕没有那么容易过关,处座只怕并不相信我们!”

    侯伟兆被站长的话吓了一跳,轻声问道:“处座难道还要追究此事责任?不是已经申饬警告了吗?”

    郑宏伯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我估计处座是怀疑我们上海军情站里还有日本人的奸细,对我们都防着一手”

    说到这里,四下看了看周围无人,再次说道:“这一次总部派来的锄奸行动人员,早就已经进入了上海,根本没有和我们照面

    你看那个青年绝不是简单的人物,我看他年纪轻轻,却稳稳压了李信这个少校一头,军衔应该最少是个少校,现在在南京总部里,这么年轻的少校会是谁?”

    李信正是那位跟随边泽多年的亲信,两年前也在上海站,大家都是认识的,都知道他的军衔是少校

    郑宏伯虽然身在上海,可是对南京总部的消息并不闭塞,相反他会经常的通过渠道了解南京总部的动向,这也是一个官场老手的基本素质,尤其是这大半年来南京局势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他自然要多加留意,而且以他的级别了解这些内幕更为容易,更加直接

    “会是谁?”侯伟兆接着问道,站长的话让他这个搞情报的特工马上警觉起来

    “十有**就是行动科崛起的那位行动组长宁志恒,据说这个人刚刚走出校门,极为年轻,却是数一数二的战术好手,这一次估计是来执行锄奸任务的,可是科长还是瞒了我们,看来总部对我们是很不满意了,生怕再出一个俞立!”郑宏伯仔细的分析道不得不说他的眼力真是犀利,边泽也不知道只是自己的一个举动就将宁志恒暴露了出来,这些老特工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明白了,我一定会和他打好关系,尽量让他满意!”侯伟兆听到郑宏伯的话,也是心头一紧,这些总部下来的人物都是得罪不起的人,尤其是这个特殊时期,更是犯不得半点错误

    酒席开宴,边泽在席间温言安抚这些旧部,身后的六位军官自然也是有专人相陪,中校情报处长侯伟兆还特意前来亲自与众人做陪

    大家都是相处的融洽,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侯伟兆向宁志恒请酒相邀,态度非常和蔼,在他刻意奉承之下,众人相谈甚欢

    等他起身离开后,宁志恒就知道,那个举动到底还是露了行踪了,以一个中校情报处长的身份,前来和自己曲意结交,做的也太过明显了!

    既然瞒不过了,干脆就直接进行接触,也省的大家猜来猜去,反正自己找到那个内奸之后就不再露面,料想也不会有大的妨碍

    接风宴结束后,宁志恒直接上前低声把情况跟边泽说了一下,边泽也是一愣,冷笑着说道:“这些人的小聪明倒是不少,可惜都用到自己人身上了,那好吧,我们挑明了来说,免得他们疑神疑鬼,草木皆兵!”

    他之前确实还想着暗自对这些旧部逐一的进行排查,可是现在估计郑宏伯已经知道自己的意思了,那就不再藏着掖着了

    回到上海站,他就把郑宏伯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这是他之前在上海工作时就一直使用的办公室,听到他要来上海,郑宏伯赶紧安排人把房间腾了出来,仔细布置,作为边泽在上海期间的办公场所

    边泽向郑宏伯直接了当的安排了内部甄别行动,这一举动反而让郑宏伯心头一松,这说明边泽是相信自己的

    同时又当面介绍了宁志恒,郑宏伯一听果然正如自己的判断,这个年轻人果然就是行动科的宁志恒

    宁志恒和郑宏伯相互握手,笑着说道:“郑站长果然眼力过人,一点小疏忽都躲不过您的眼睛,佩服佩服!”

    “那里,是志恒你气质出众,到哪里都是让人一见难忘啊!”郑宏伯也是亲切的直呼其名,笑着说道

    宁志恒听着这话,怎么都觉得这是在讽刺自己,如果是一个平常人,你夸奖他气质出众,一见难忘,这肯定是好话无疑

    可是你对一个特工说他的气质出众,让人一见面就给认了出来,不就是说自己的本事不到家吗?

    其实这也和宁志恒的工作性质有关系,一直以来,宁志恒都是抓捕日本间谍,也就是做猎手抓捕猎物,就是说他的身份是官,而对手是贼

    所以宁志恒没有必要伪装自己,都是他的猎物在伪装,试图躲过他的眼睛,而他自己只善于识破伪装,自己却很少刻意去伪装

    再加上他的个性刚强,掌控欲极强,给人的印象自然是强硬迫人,气质上就显得更为出众,这些在不经意间就会时常显露出来,再加上自己身边的猪队友帮忙,而郑宏伯对边泽身边的人很是了解,这才一下让郑宏伯这个老特工看了出来

    这一件事情,让宁志恒对自己的这一项弱点体会极深,看来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自己显然是不合格的

    以后自己必须在伪装上面下功夫,这一次认出自己的是郑宏伯,这倒还好说,下一次如果是日本人,那可就是无可挽回的错误了

    宁志恒马上向郑宏伯提出自己需要查看一下所有上海站人员的资料,甚至包括这次行动中牺牲人员的材料,郑宏伯自然是满口答应,马上叫来了情报处长侯伟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