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很久以前的交易
    剑齿兽踟蹰不前,墨涵知道它怕不单它怕,墨涵的喉结也动了下

    分布开来的古塔所成的阵法看似平淡无奇,就像万丈深渊一样安静,没有警示但上前一步必会粉身碎骨烟消云散,哪怕是玄阶王者或者地阶皇者

    古老沉寂的古塔在草木林中延绵无尽,在古塔的深处,有一座顶部稍平的黑塔擎天而立,像是万塔中的帝王

    每一层翘起的飞檐极为优雅,微风起,飞檐下的风铎和鸣叮叮玲玲清脆悦耳,可使人宁静,也可杀人于无形

    沙绮画出了它的神韵和优雅,但没有画出它震天撼地的霸气,果真可以同‘平天’二字相匹

    风铃声起,剑齿兽踟蹰躁动,朝着九重平天塔低声震吼

    墨涵只觉得铃声悦耳,古塔间相连的诡异也随着铃声响起散去

    “走!”

    剑齿兽还是本能畏惧,不过它毅然决然的踏进古塔大阵之中重步落下如磐石坠地沉闷轰响,而古塔纹丝未动,剑齿兽的力量在古塔前显得很是单薄无力

    绕过一个个古塔,朝着仰首才可以观瞻全貌的九重平天塔行进

    距离越来越近,九重平天塔的无形威势越来越厚重,有种站在巍峨入云峰之下的渺小感觉

    塔身九重,一重三丈,实则二十七丈九重平天塔随心而动,大可平山镇岳,小可隐藏在识海之中是魔圣.玖以自己的魔灵修成,也是他死后几百年还能现身的原因,他要把九重平天塔交于墨涵

    九重平天塔坐落在山崖边塔门朝北,山崖外是茫茫云海看不到对面,周围薄雾缭绕,看上去有些寂寥

    墨涵手持喷射出火舌的丈天尺半蹲在剑齿兽背上,似要随时飞出发起攻击

    剑齿兽轰的一声落下最后一步,前身付下后身拱起,发后低沉的隆隆吼声只待墨涵发出命令,立即飞扑上去

    魔圣坐在山崖边的茶桌前,沙绮站在他一侧,一直踮着脚翘首盼着墨涵前来,对身边的魔圣不理不睬

    她看到墨涵和剑齿兽到来,跳着摇着胳膊喊道:“墨涵哥哥,我在这在这!”

    墨涵伸出手像是让沙绮不要激怒魔圣,毕竟他是魔,紧张喊道:“小绮别怕!”立即对魔圣不客气道:“让她过来!”

    魔圣放下玉杯,站起身负手挺立,苍白的面容露出友好的微笑对墨涵点头问候,道:“我没有阻拦她”

    “小绮快过来!”墨涵对沙绮喊道

    沙绮咬着嘴唇挣扎,朝着墨涵小跑去

    “我答应你的必会做到”魔圣提醒沙绮道

    沙绮跑了几步停了下来,微低着头翻起眼不怎么敢看墨涵,嘟着嘴很是委屈,一步三回头又走到魔圣旁边

    “嘿!嘿!”墨涵伸出手想抓住沙绮,只恨自己手短

    “上!”

    墨涵大怒,管你魔圣不魔圣!

    剑齿兽咆哮一声扑向魔圣,墨涵凌空飞起,扬起喷射火舌朝着魔圣劈去

    魔圣淡然一笑,苍白的手朝着山崖轻轻一摆,腾空扑来的剑齿兽轻飘飘的朝着山崖下落去,只有怒啸生震的云雾翻腾下又恢复平静

    墨涵暂时顾不得剑齿兽,一重剑劈下,一无形的结界卸去了他的力量,又轻轻的把他弹退两丈

    墨涵轻轻落地,伤不到魔圣,他也毫发无损

    这么变态?!

    墨涵只感觉面对的是空气云雾,再强大的力量对他也无可奈何

    “你想怎么样?!怎么才能放了小绮?”墨涵恼怒又只能同他协商

    魔圣笑道:“我对你们没恶意,”他抬头扫望被云雾遮盖的天空道:“有四位尊者在,你也大可放心”

    墨涵盯着他,看不清面容,只感觉他的脸和手都很苍白没有回应,只是等他说他想讲的话

    “你为什么要杀了剑齿兽!”沙绮气呼呼的朝着魔圣喊道

    魔圣侧头笑了下像是在表达歉意,他感觉剑齿兽呼噜噜低吼影响他跟墨涵的交流便把它先送到山崖下玩耍,又看着墨涵解释道:“山崖下有一深潭,它不会有事这兽有你的盾符灵气滋养经脉重铸,在化龙池有经过洗髓,它又吃了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幻翼草,加上它本身资质绝佳,进化出双翼后龙族之下再难逢敌手,是魔兽霸主的存在这山崖下魔兽众多天材异宝也很多,有便于它激发出潜能尽快进化出双翼”

    沙绮不知道魔圣说的真假,她看向墨涵,要是墨涵说他骗人就打算上去咬他一口

    墨涵看沙绮双手握成爪状,要是自己不安慰她,她还真敢扑上去给魔圣来一口

    “你魔界圣君也没必要跟我们晚辈戏言,需要我做什么,你说吧”墨涵对魔圣说,同时安抚沙绮道

    沙绮这才把手放下,横着眼看着魔圣,那也不该把剑齿兽打下山崖去,要让它下去也应该由墨涵来说

    魔圣伸出苍白的手请墨涵上前坐下细聊,墨涵拒绝他没耐心也没工夫跟一个魔界的人喝功夫茶,只是看着魔圣等着他把话讲完

    魔圣转身朝着山崖对面望去,迎着微风负手而立,举手投足间流出的威严和气度也只有魔界中的至尊强者所有

    “呵呵!”魔圣不知想起什么独自发笑,像是对如烟往事的感慨

    他指着山崖对面道:“对面就是天龙族圣女殿,身后就是四位尊者大殿,九重平天塔居中,组成了九龙天锁阵而我,就是被大阵束缚的人,也是天龙族圣女殿开启的中枢所在你没有九重平天塔的力量,即便有手中的圣女殿之匙也打不开”

    魔圣看眼墨涵,墨涵依旧没回应又继续道:“其实,我早就该消失在天地间,之所以还要劳驾几位尊者陪我在这里几百年,是因为我在这里等你兑现几百年前许下的承诺那也是我们共同达成的交易,四位尊者也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他们遵从你的意思,不代表他们不希望你兑现承诺”

    “什么?”墨涵不明白魔圣在说什么胡话,什么时候给他做出过承诺了?还几百年前?

    沙绮感觉魔圣的话比飘着的云雾还难以琢磨,眼神古怪看向墨涵,好像在问这人是不是个在这里待久了傻掉了?

    墨涵又说道:“你说清楚,我还是感觉你弄错了”

    “不会错的当年,魔界被胁迫进攻人域,那一战太惨烈,现在想想跟昨天一样”

    魔圣的食指在耳边打着圈,道:“忘不掉各界都在大战,乱,真乱在最后的决战时刻,我和你先辈墨重天对战,打着打着他就问我‘为了什么?值得吗?’”

    魔圣迷惑的看着墨涵,像是在重现当年的情形他呵呵笑道:“当时我乐了,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值得吗?魔界广垠无界,魔界的人本来生活在祥和之中,现在来人域之中血流成河”

    魔圣又看向山崖对面,道:“人域和魔界本来无冤无仇,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做这些不值得的事所以,他和我达成协议,在九天之上对决封天箓克制魔界和妖界功法,我败了,心服口服他请求我帮他联手封印天龙族圣女的气脉,给她留下生机以便重获封天箓的后人帮她解开封印重生她是天龙族神龙大军的统治者,有她护持,人域不管再乱终会有平定的一天”

    “我答应了,不过有个要求我要求获得封天箓的后人要继承九重平天塔,同样由他来帮魔界恢复安宁他同意了,所以,你就是那个兑现承诺的人”

    魔圣看着墨涵盈盈发笑,像是多年好友来讨要欠下的酒

    墨涵不太信他的话,有四位尊者在姑且相信人域的大乱不知道还能不能平定,还要跑到魔界去帮你收拾烂摊子?

    墨涵以赖账的口气回绝道:“要是不呢?”

    魔圣仰天大笑,笑声狡诈不羁,像是早有预料,指着天笑道:“四位尊者遵从你的选择,但他们同样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刚才说过了,没有九重平天塔的力量,你打不开天龙族圣女殿,没有天龙族圣女你也无法修炼封天箓没封天箓,人域危在旦夕”

    “你倒做了个好买卖!”

    墨涵很厌烦被别人要挟,他不单变相挟持沙绮,还以整个人域来做要挟

    魔圣不在意墨涵语气的强硬,笑道:“其实,我和他都有更深的默契不要以为平复人域和魔界的动乱是终点,对于你来说是安顿好后方而已能胁迫我!”魔圣指了指自己,语气愤怒不甘,爆发出了至尊强者的气势,道:“来做出不愿做的事,他们的强大,你能想象的到吗?”

    墨涵摇头,确实难以想象

    “所以,做出你正确的选择,那是用百万千万性命换来的机会一旦错过,想再阻止浩劫也有心无力了”魔圣指着墨涵,又指了指沙绮道:“你死了就死了,无所顾忌也无所畏惧,而她?和她一样无辜的人,你怎么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