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只有不死,才有未来

    这是凤凰的神生信条

    ——故此,她将保命的技能全部都点满了,在不死不灭的道路上一路狂飙,只留下一个遥不可及的背影,让诸神瞻仰

    这一刻的伏羲是无言的,他还能说什么?什么都说不了

    “所以说啊,某些人自以为境界长进很多,就敢日益猖獗,不把本殿主的威严放在心中”小凤凰义正言辞的道,“事实上,真的把我逼急了,不顾一切代价血战到底,本殿主才是最后的赢家!”

    “伏羲,我现在跟你说这些,目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只是想要你在万神殿中进行一下整风运动,清理歪风邪气,让我们的组织更加和谐、融洽!”

    伏羲的眼角抽搐,心中郁郁之气上涌,很想宣之于口——你这指桑骂槐的,说谁呢!

    不过转念间,他却又忍了下来,只是眼底有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一闪即逝

    ‘就先让你得意几天……’

    ‘等到时候,别人豁出全力去找你这万神殿中的鹰派巨头、铁血主战派的麻烦的时候,希望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开心!’

    这样想着,伏羲的心情就爽快了——既然早已暗中摆上一道,现在让你占占口头上的便宜,那又能如何呢?

    “殿主大人说的没错……”伏羲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低声附和道,“一些歪风邪气,是需要整顿整顿了”

    “毕竟一时占了上风,那又能说明什么?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大赢家”

    听着他似乎是服软的话,少女眨眨眼,又眨了眨眼,这一刻只感觉浑身上下都不对劲,这样的伏羲……跟想象中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啊!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实了?

    ‘不……一定是错觉!’

    ‘要不然,就是这里面挖好了什么坑,等着我跳进去!’

    她将伏羲说过的每一个字重新审视,甚至恨不得将它们都拆开,做一次无比深入的阅读理解、

    只不过再怎么看,也没有找到丝毫的问题,一切都是这么的正常,正常到与心中建立的伏羲人设几乎完全相悖的地步

    最终凤凰也只能归功于,是伏羲乍闻梧桐灵根的神妙之处,却又一时间想不到破解的方法,暂时低头示弱的举动

    ‘嗯嗯……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一双明媚的眸子闪闪发光,‘我要继续保持这种压制的情况,一直持续下去!’

    ‘一个副殿主,成天到晚的想要造我这个殿主的反……什么凰天已衰,羲天当立?成何体统!’

    ‘作为一个副手的角色,那就要有副手的样子!’

    这样想着,凤凰的心情就愉快了,拿捏着腔调,摆了摆手,“既然你知道了,那么之后就去执行罢!”

    “没有问题”伏羲道,脸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只有毕恭毕敬的样子

    在这一刻,两个人心中都在笑,都在得意……至于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那就只能等待漫漫时光过去,让岁月来做出解答了

    ……

    “离玄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万神殿以南的疆域中,数尊神圣碰头,在商讨着如今的局势,制定接下来任务执行的方略

    “该让他们知道的信息,我都让他们知道了”白泽语气淡淡,话音的最深处还有几分玩味,“不愧是宝物动人心吗?十三尊先天神圣看似还镇压在各处秘境中,但实际上除却一位巡狩疆土,统辖军团的太乙还在,剩下的十二位全部都出动了!”

    “其中三位,负责清扫痕迹、斩断信息泄露的可能,剩下的九位,却是暗中潜伏在清元宫的疆域内,就等待瞬间的爆发!”

    “他们规划的很好,非常有条理,如果没有我们的干预,这一战会发生在一瞬间,结束也在一瞬间”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接引笑了笑,“毕竟请元宫虽然很弱小,但这只是指他们对外征伐的能力”

    “在自身的疆域内,战斗力就完全不能按照人数来计算了……离玄宫如果要硬来,堂皇正大的攻伐,多半只能碰得一头血,还只能无功而返”

    主场优势,这是一个无法忽略的问题,对于本土强者的加持太大

    要说跨境界对敌可能不太现实,但是让立身于其上的神圣同境界以一敌二?这完全是可以做到的

    离玄殿客场作战,能投入多少力量?他们总共才十三尊神圣而已!

    所以对他们来说,绝对不能拖延、僵持,一旦耗的时间过久,就会让对手反应过来,到那时就是平添变数,大不利!

    毕竟么,这一次是为了抢夺至宝……让对手反应过来,就算打不过,难道还不能让离玄殿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看得出来,他们此行也是煞费苦心了”接引轻叹,“人手调度到这样的程度,甚至一切暗子都运转起来,才创造了如此条件,等待惊天一刺”

    “若是成功,清元宫这建立十几万年时光的势力,就是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

    “而且,他们成功的几率还很大啊……”钦原在冷笑,“有心算无心,更何况还动用了诸多底蕴杀手锏,就为了刹那的攻伐”

    “连之后的屏蔽信息,转嫁视线,他们都已经考虑到方方面面的问题,算是十拿九稳的局面了”

    “如果这一切不是我们亲手策划出来的,还一直保持着密切关注,恐怕一个不慎,都要吃个哑巴亏,没地方说理去”

    此话一出,如接引、白泽之流,都是目光不善起来——实在是离玄殿的做法让他们有些发狠,想要给一个报应

    “清元宫,虽然是底蕴匮乏,力量薄弱,但是好歹也是有数尊太乙神圣坐镇的一方势力”

    “若是一朝覆灭,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关注?必然会吸引这片广袤疆土上的无数神灵目光”白泽语气幽幽,“毕竟,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漫漫岁月中,各大势力之间彼此征伐侵占不是没有,但也仅仅只是局限在争抢地盘……而让神圣溅血、殒落?还从没有过一例

    或许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是没有人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因为这定然会成为众矢之的!

    离玄殿,想要夺取至宝,独占天功,自然是不想有消息泄露的那么这个立场下,清元宫几尊先天神圣的存在就很碍眼了

    让他们“消失”,是最好的处置方式

    然而正如白泽所说的那样,一个势力突兀的烟消云散,数尊神圣生死不知,怎么可能不吸引他人的目光?

    这新闻相比伏羲征伐长魇宫,还要劲爆太多,也要更让人敌视

    这种背景下,离玄殿虽然强大,为南方一霸,但是相比上百号先天神圣的共同敌视又算什么?

    自然而然的,还要考虑收拾手尾的事情,将自己从这个漩涡中抽身而出

    然而做过的事情,必然会留下痕迹,而作为先天神圣,最不缺少的就是时间

    顺着这痕迹一点点的摸索过去,迟早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那该怎么办?

    “栽赃嫁祸啊……”商羊眺望着南方的天穹,“找到一个更能吸引关注力度的目标对象,将锅先甩在他们身上就好了”

    “或许这种方法只能瞒过一时,但不能瞒过一世,但是又何妨呢?”

    “而如果在这段时间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都在洗牌,所有因果仇怨推倒重来……漫漫岁月后,谁还会纠葛这份恩怨呢?”

    “真是好心机,好算计,都快不逊色我们万神殿了……”

    “只不过,千不该、万不该,将这口锅甩我们的头上”

    “本来我还在为执法钓鱼而心中有愧,现在想想,这样的野心家还是早灭早了事”

    万神殿虽然先出招,摆下了棋局,等他人一个个的落网,但是那些势力又岂是易于之辈?

    一样有心机算计,在这局中又做局,辗转腾挪!

    对于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离玄殿早已经做好了足够充分的应对措施——将一口灭门黑锅,径直甩到万神殿身上

    ——清元宫是万神殿灭的!

    甚至,他们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等待第一时间宣传一种思潮

    万神殿威胁论!

    理由都编好了——至宝一事纯属虚构,只是万神殿扩张的借口

    毕竟,别看那至宝传得那么邪乎,但是有谁真实看到了?还不都是万神殿的一面之词?

    单看实际中,北伐长魇宫,南灭清元宫……再这样下去,又会是谁成为受害者?

    不如我们大家先联手起来,构建“讨万联盟”,先将这个势力打压、覆灭好了!

    虽然很多明智之士能够看出这里面有蹊跷——清元宫未必就真的是万神殿做的,但如果离玄殿肯出面将水搅浑,又把脏水让万神殿身上泼……他们也不介意掺上一手,占点便宜

    到那一步,所谓的事实已经不重要了

    毕竟事实再怎样,也是给别人看的……当所有人都选择性的失明,就算万神殿说破天又能如何?

    装睡的人,你嗓音再大叫不醒;不爱你的人,你做的再多也感动不了

    道理这种东西,终归还是要有足够的实力去支撑

    如果不是万神殿本身就是坐庄开盘的一方,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将所有手段都关注在这里,搞不好真的要被结结实实坑上一次

    “离玄殿的神这么优秀,实在是有些超出我原本的估计”白泽轻轻感慨,承认自己有些看走眼了,“不过,谁让这是在我们的棋盘中?”

    “这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对决,是信息层面的单方面透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他侧头,看向接引,“这一次,还需要道友全力出手了”

    “身为万神殿的一份子,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接引微笑,“我会引导诸神,演绎出一场前所未有的精彩大戏”

    “千万注意,不要漏出破绽……”白泽认真的叮嘱,“让一切都尽可能合理性的发生”

    “别到时候反而被倒打一耙,那就不好了”

    “我明白”接引道,眸光炽盛,“干预、影响到一尊太乙神圣的身心,让他的命运在我掌心起舞……这是何等难得的机会?”

    “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不惜一切代价……”

    ……

    “所有人,都就位了吗?”

    一个本在静默的信息网络中,突然有灵光在跳动,编译传递出信息,扩散向四面八方

    “都已就位,只差总攻的命令了”

    微渺至近乎不可闻的声音在回应,数量不少,足足有八道

    “那么,做好最后的准备,我们就动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离玄殿的九尊太乙神圣已经潜入,抵达了清元宫的最核心重地

    这可并不容易……要知道这里既然是核心,那必然是早已刻印了不知道多少阵纹符号,防守的再严谨不过

    只可惜,离玄殿动用了一件破禁重器,耗费仅剩一次的使用权,换来此刻的畅通无阻

    而他们的目标,则是尽皆汇聚在一堂,在同一个宫殿中,早已被探子指明和标记

    这是一个好消息,却又似乎是一个坏消息

    好,是因为可以一网打尽,不用担心有哪条漏网之鱼,生出多余的事端

    坏,则是清元宫的力量现在前所未有的凝聚,数尊先天神圣抱团在一起,哪里是好容易对付的?

    更不要说,还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不让任何一个逃离出去

    好在,他们还是有些优势的……有心算无心,巨大的陷阱杀局已经被布下

    “这一次的行动只要能够成功,那么我们就将迎来一个无比灿烂的时代……”离玄殿主眸光幻灭,“主宰天地沉浮,君临宇宙八荒!”

    “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他有着最坚定的信心,坚信未来的辉煌是属于他们离玄殿的

    只不过他没能想到的是,同一时刻还有人在注视着这一幕,是即将“背锅”的万神殿神圣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