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等死或杀人
    黄小鱼现在一点都不想知道残图是什么了

    他现在只想知道,吞掉残图,到底有什么后果

    此时此刻,黄小鱼真的有些焦急了:“会出现什么后果?”

    可李未央这会儿真是乖巧听话

    说话不紧不慢的,优哉游哉,慢声细语:“那残图啊,可真是了不得黄小鱼,其实这对你来说,未必不是一场天大的机缘真是没法想象,你的气运,就那么一丁点,还是天道宇宙之中得到的这么一丁点气运,能干啥?怎么会让你遇到如此好事罗生破碎宇宙,为什么破碎,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但就是破碎了破碎了之后,这个残破的神界,流传着一个传说”

    黄小鱼打断她的话:“告诉我,吞掉残卷,到底会如何?”

    李未央笑眯眯的:“别急嘛,急也没什么用反正你又吐不出来听我娓娓道来……”

    黄小鱼黑着脸,爆了句粗口:“尼玛!”

    李未央冷笑:“传说中,这个破碎的神界,有九卷残图找到这九卷残图,真正炼化,被残图认主之后,就是这个破碎神界的主人当初那些神灵,一个个不择手段,想尽一切办法,寻找残卷九卷残卷,就在这个破碎宇宙之中,就在昏睡的神灵体内但即便得到了,也没人能够炼化那些神灵之所以昏睡,原因就是,有人尝试炼化这些残图破碎神界有冥冥之中的法则运转,自我保护一旦被人尝试炼化,就会发动攻击,降下恐怖的劫难,毁掉这个人倘若毁不掉,就会让所有人昏迷不醒七天之后,这破碎神界,就会降临足以毁灭一切的劫难,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黄小鱼脸色阴晴不定,沉吟不语

    李未央:“怕了?别怕!这才只是开始要等七天呢七天时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哦……说不定你能修炼成神主呢说不定你完全不用惧怕神界的攻击呢不过我要提醒你一点,这七天,你可不好过”

    黄小鱼:“什么意思?”

    李未央:“十万罗生门的有缘人,这些有缘人,一个个觊觎罗生破碎神界,当成自己囊中之物现在,忽然冒出来一个与罗生门无缘之人,却吞掉了残图呵呵……明天,或者今天晚上,或者一炷香后,或者下一秒,随时都会出现一个罗生门选中的有缘人,来取你性命十万罗生门有缘人之中,罗生之主,修为可真心不算高这些有缘人里,有真正的神灵存在,甚至有些是中位神,是上位神!当然,在罗生破碎宇宙之中,罗生门有缘人的厉害程度,自身的修为,起不到决定性作用在这里,谁开辟的疆土多,谁就能驱使的神力多罗生之主,已经炼化了一个宇宙也就是说,身在此地,她能够驱使一尊神灵当成傀儡来用当然,他仍旧不是最厉害的我所知道的,有一个人,炼化了七个宇宙这个人,籍籍无名,在十万罗生门有缘人之中,根本名不见经传黄小鱼,来,告诉我,现在慌不慌?”

    慌!

    黄小鱼别看瞅着淡定从容,其实内心慌得一比

    破碎神界的惩罚!

    尼玛!

    整个破碎神界的本源之力攻击下来,这其中,有神灵无数,有星辰无数神界本源之力是什么?是加持了这破碎神界之中所有的力量

    谁特么能扛得住?

    就算是一尊上位神来,也要乖乖跪着

    七天之后,只要神界攻击他,什么都不用想了,洗干净了等死就好了

    就算七天后神界的本源之力没有攻击他

    罗生门有缘人找到他,黄小鱼拿什么去与这帮动辄身后跟着一尊神灵傀儡的人相争?

    黄小鱼滕然之间,站起身子,道:“李未央,有没有办法出去?出去之后,我帮你通畅九道魂脉,我帮你凝聚神痕……你不是要我跟在你身边做个奴才吗?老子认了白天捶腿捏肩,晚上暖床按摩……你让咋干就咋干,你让什么姿势就什么姿势……你啥时候要,我啥时候给哥就是西天的大雷音寺,你尽管来取经,都给你备着呢……”

    李未央一脚踹过来,脸上升起一抹红晕,咬着牙白了他一眼,啐骂道:“混蛋,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思调侃我?”

    黄小鱼:“仙子,哥真怂了你能带我进来,一定有办法带我出去对不对?这里太特么可怕了留在这里,必死无疑啊”

    李未央没好气道:“行了,不用在我这诉苦你以为我不想带你出去么?你以为这事和我无关吗?如果只是你死,我早就躲起来,理都不理你我现在出现干什么?你吞噬了残卷,罗生门的有缘人,能感受到你体内的残卷先不说咱们逃不出去,就算能逃出去,也会遭到这些人的追杀另外,你以为,逃出去之后,神界的本源之力,就不会降临了?你到底怎么想的?天道宇宙,那么一个小小的宇宙,能抗衡神界本源之力?躲在沉沦深渊又能如何?没错,深渊大帝的宝藏之中,你有地风水火四个元灵布下大阵帮你然后呢……这里是神界!这里有无数神灵!这里上位神都不知道有多少……神界本源之力降临,就等于无数神灵一起全力攻击我的小鱼弟弟,不要傻的天真可爱好不好……你不管躲在什么地方,都必死无疑而我,作为带你进来的人,你种下因,我要背负着一些你应该得到的果当然,也许比你的下场要好一点,差不多也就是这样吧,你被千刀万剐,死无葬身之地,我被五马分尸,有个埋骨所……”

    黄小鱼满头黑线:“可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慌”

    李未央:“不是你不让我慌的吗,着急的事情慢慢说”

    黄小鱼满头黑线

    李未央眯着眼睛,望着远方,沉吟不语,不知道想着什么,良久,道:“慌有用吗?现在没用了那残图已经被你吞下,吐不出来……我们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现在能做的,只有两件事”

    黄小鱼问:“哪两件事?”

    李未央:“等死”

    黄小鱼眉头拧巴起来:“另一件呢?”

    李未央脸色陡然之间冰寒,一身杀机四起,瞳孔微缩,缓缓吐出两个字:“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