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四 神神叨叨的杨涛
    ‘刷!’

    我坐在毛毛车里的副驾驶,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十数台警车,顿时呆愣,不到三秒钟后,脑门就浮现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因为龙城这个地方,只有一个派出所,不过在成功转型成为旅游重镇以后,县里又在这边设立了一个公安分局,但饶是如此,整个龙城分局,一共才有五台警车,而现在这些出现在这里的警车,肯定是其他地方过来支援的,看见这些警车后,我的第一反应,便认为他们是过来抓捕我和杨涛的,手也不自觉的搭在了车门把手上,随时准备弃车逃跑,就像毛毛说的,他好不容易才适应了这种正常人的生活,如果这些警察是奔着我来的,我肯定不能连累他

    ‘嗡!’

    就在我脑海中思绪翻涌的时候,门外的那些警车并没有停滞,而是速度很快的向一品城里面开了进去,随后分散成了几队,分别向几栋主要建筑开了过去

    “操,这是什么情况?!”毛毛看着飞速疾驰的警车,有些不明所以:“龙城什么时候有这么多警察了?”

    “靠边停车!”看见那些警车分散开来,我皱眉让毛毛把车停在了路边,这时候,院子里面警灯闪烁,几个主建筑的门前都停着警车,然后有很多警察从车上下来,向那些建筑内涌去,引得院内的游客们纷纷侧目

    ‘咣当!’

    后面车里的杨涛看见那些警车进了院子,也从自己的车上下来,跑过来后坐进了我们的车里,皱眉看着我:“情况不对啊,刚才我扫了一眼车牌子,发现其中的几台车,是姚平县局的”

    “姚平?”

    “对,当初咱们俩动廖凡凡那次,我坐的就是其中的一台车”杨涛笃定的点点头,话锋一转:“飞,你说县局的警察,怎么会好端端的来到龙城呢,会不会,是奔着咱们俩来的?”

    “飞哥,你们……”毛毛听完杨涛的话,一脸惊愕,眼神里满是担心

    “没事,放心吧”杨涛看见毛毛的样子,安慰了一句,随后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怎么办?”

    “这些人不像是奔咱们来的!”冷静下来以后,我摇了摇头:“如果这些人知道了咱们的下落,以袁琦的性格,肯定会先把咱们盯死了,然后亲自过来抓人,而不是弄出这么大一个阵仗,却把围捕弄得如此松垮”

    “那就奇怪了,按理说一品城这个地方,是上级政府重点扶持的企业,也是县里的纳税大户,这些警察好端端的,怎么会集合了这么多人,跑到这来转悠呢?”

    几人对话间,我直接把电话给明杰打了过去,但打了两遍,都是通话中,过了大概五分钟,明杰才把电话打了过来

    “公司这边的事,你知道了吗?”电话接通后,我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

    “刚接到消息,我正往龙城分局赶呢”明杰应了一声,继续道:“我刚才问了一下,龙城分局这边,没有接到什么实质性的举报,但是姚平的人忽然就过来了,好像说有人举报咱们这里私藏枪支和毒品,还有强迫妇女卖.淫什么的,都是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也不知道他们这是抽什么风呢”

    “咱们公司,没有枪什么的吧?”

    “放心吧,肯定没有,我们在公司附近租了一个民宅,是专门存放这些东西的,为的就是不给公司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整个一品城里,除了后厨的餐刀和保安的橡胶警棍,连把砍刀都没有”

    “你确定吗?”

    “操,这些事都是我亲自安排的,能出错吗!”

    听完明杰的话,我思考了几秒钟:“你现在马上给内保打电话,告诉他,一会警察登记的时候,至少让一半以上的内保,都登记成游客,还有大龙和博博手下那些人,让他们都跟着被疏散的游客往外撤”

    “你感觉,这是个试探?”明杰琢磨了几秒钟,瞬间通透

    “没错,既然你能确定这些警察在一品城里什么都搜不到,我想他们自己不会不清楚这一点”我点了点头:“现在冷磊他们初来龙城,对一品城的了解有限,但是又不敢明目张胆的进来打探,我估计这次临检,就是一个幌子,甚至这些警察里面,还有冷磊的人伪装的”

    “不会吧,冷磊有这个能力吗?”

    “他没有,但是袁琦有,前几天袁琦带队抓捕我和杨涛的时候,其中就有冷磊的人,这次市局的变动,袁廉国没有更上一步,估计很快就会被架空了,在下马之前,他肯定会不遗余力的把自己家的这些人,扶到一个合适的地位上,而姚平那一脉的人,本身就是袁廉国的铁杆手下,现在是袁廉国掌权的最后阶段了,这些人肯定想维护好和他们家的关系,从而让自己也向上窜一步,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做出什么事来,都是有可能的”

    “行,我明白了,刚才安全部的人给我打电话,说那些警察要度假村的消防平面图,我还纳闷呢,消防也不归他们管,他们要消防图纸干什么,整了半天,是在找通道呢”

    “你给了吗?”听明杰这么一说,我更加肯定,这伙警察过来临检,是带着目的来的

    “给了,官字下面两张口,我要是不给,怎么跟人家说啊,不过给了也没事,最近这一年,一品城内部进了行大大小小数次施工,那张图纸上面的通道,十有**都已经改道了,不过图纸还没有更新,他们如果按照那上面的路来走,肯定找不到正地方”

    “行,这件事你心里有谱就行”

    “放心吧!”

    挂断明杰的电话后,我看了看在院子里忙忙碌碌,不断四下观察的一众警察,拍了拍毛毛的胳膊:“行了,走吧!”

    毛毛听见我打电话的内容,嘴角动了半天,最终什么都没说,开车向饭店赶去

    我们和毛毛一顿饭吃完,大家也就各自分开了,我本来还想着在城区转一圈,熟悉一下环境,但是一想到刚刚和自己擦肩而过的十几台警察,总感觉心里没底,于是也不转了,给阿虎买了一些饭菜,接上他,几人直接回到了饲料厂

    ……

    饲料厂,宿舍楼内

    “哎呀,我是真服了你们俩了,我在那个洗浴坐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遇见个心仪的姑娘,聊天又聊了半个多小时,刚刚把感情培养出来,脱了裤子才插进去一半,你俩就jb来了,你们知道这个事有多恶心不?”阿虎跟在我们身后,已经喋喋不休的念叨了一路

    “我也真是服你了,你是去嫖.娼的,又不是相亲的,还培养鸡毛感情啊,你说,你要是不跟她聊天,这个事是不是成了”我一边跟阿虎对话,一边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走进了房间里

    “操,你是不是傻逼,我是抽完东西过去的,就算我不跟她聊天,那半个小时,也不够干啥啊”

    “回都回来了,你跟我说这些还用啥用,这是给你打包的饭菜,你抓紧吃,吃完了自己撸吧”我将手里装着餐盒的塑料袋往桌上一放,慵懒的躺在了床上

    “小飞,虎哥,你们俩谁开过窗子吗?”我正鼓捣手机的时候,杨涛站在窗边,转身向我们问了一句

    “这大冷天的,谁闲着没事开窗子,有病啊!”阿虎转了一圈没找到姑娘,明显带气的呛了一句

    “不对啊,我怎么感觉咱们这个窗子,被人开过呢?”杨涛低头在地上捡起了一个小纸片,对我们比划了一下:“出门之前,我特意把这个夹在窗子上的”

    我看着杨涛手里的纸片:“你闲的没事,往窗子上夹这东西干什么”

    “自从上次咱们俩被袁琦掏了一回之后,我一直都在门缝和窗缝里放东西”杨涛眉头紧蹙:“今天出门之前,我明明是把这个纸片夹在窗子里的,可是刚才我找了一下,发现它掉在地上了”

    听完杨涛的话,我走到窗边看了一下,我们这栋宿舍楼,已经有些年头了,窗子也是那种向内拉的木框窗子,此时窗子紧闭着,也没什么异常,我打开窗子,探头向外看了一眼,我们的位置在二楼,窗子下面就是一楼的雨搭,雨搭上面还有一层厚厚的浮尘,均匀的分布着,我耸了下肩,指着雨搭上的土:“没事,雨搭上的土这么厚,如果有人来过,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那可能是窗子被风吹的,有些松了吧”杨涛探头看了看窗外的雨搭,眉宇间满是狐疑

    “行了,这个饲料厂,是大普的自留地,里面的人员,都是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磨练出来的,你安心呆着,不用太敏感了”我拍了拍杨涛的肩膀,满不在乎的回了一句

    ‘咣当!’

    杨涛闻言,伸手试了一下窗子的松紧度,脸上的表情十分奇怪,想了想,伸手拿起一个塑料袋,开始把房间内的矿泉水什么的,都往袋子里装

    我有些郁闷的看着杨涛:“你干嘛呢?”

    “我把房间里的水换一茬,去车里拿几瓶新的,这个事,总让我感觉心里没底”杨涛收拾完了水,又在房间内检查了一圈,随后迈步向外面走去

    阿虎看见杨涛离开,斜眼看着我:“哎,杨涛是不是偷我东西抽了,怎么看起来神神叨叨的呢?”

    “……”看着杨涛离开的背影,我竟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