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北宋第一猛将是我弟弟(3/3)
    宫里。

    王琛手里捧着羊脂白玉棋盘,另一只手里拎着装棋子的锦袋,心中火热异常。

    尼玛,这块羊脂玉棋盘简直极品。

    包括棋子在内,每一颗都是最的。

    像2011年的时候,有一块重两百克的羊脂玉春醉蔷薇牌成交价便达到了655.2万元,折算下来克价几乎能达到3.3万。

    要知道那可是2011年的价格,而且那块羊脂玉牌只有两百克,如今过去七八年,起来还是他看得起王琛,为何这么说?因为王琛只是正五品开国子,他李继隆是名门之后,再则自身刚刚得到消息,灭南唐有功,将被奉为同七品的宅庄副使,从家世背景和实际权力来说,他和王琛结拜,还真是看得起王琛。

    只是没想到王琛去宫中转了一圈回来,竟然变成了从三品大员,如此一来,轮到他李继隆高攀了。

    自然,结拜的话李继隆说不出口了,他犹豫了一番,胡乱应了一句,“特地来找王龙图喝酒。”

    王琛刚想说什么,忽然看见王继恩递给自己一个眼色,想到了结拜的事,于是便主动道:“正好趁此良辰美景,咱俩一起喝个结拜酒?”

    李继隆愣了下,心中感慨万千,他没想到王琛贵为从三品大员,还愿意和自己结拜,不由豪气万丈道:“好,李某高攀了。”

    王琛正色道:“李兄,若是你再说高攀这种话,那咱俩就不必结拜了,我和你意气相投才想作义结金兰,何来高攀?若说高攀,应当我高攀才对,你李家乃是大宋朝开国功勋,我王琛侥幸获得陛下赏识,哪能和你相提并论?”

    李继隆对王琛更加有好感了,二话不说道:“我失言了,咱们义结金兰,没有谁高攀不高攀。”

    王继恩在旁笑呵呵道:“既然大哥和继隆小哥意气相投,正巧今日乃是黄道吉日,再过片刻是良辰,那咱家让人给你们准备祠堂祭品,挂上武成王像,交换金兰谱,同饮血酒,就当做结义完成了。”

    后来结拜都是拜关公。

    如今不是,是拜武成王姜子牙。

    至于关公,前些年刚刚被赵匡胤从武成王庙里除名,王琛知道这件事,有一次赵匡胤去武成王庙参观,看到走廊里关羽画像,顿时很不爽,他对身边大臣说:关羽这个人,投过降、又骄傲,还兵败被杀,这样的人不配受飨!

    于是后来的武圣人关羽被搬了出来,丢了在武成王庙的饭碗。

    不过赵匡胤可能怎么都不会想到,后来关羽被自己的子孙“平反”了,不仅如此,还神位三连跳,一直到清朝顺治年间,更是被封为武圣人,最终与孔子并列,一文一武两大圣人。

    祠堂。

    王琛和李继隆祭天结拜。

    不过遇到了点小小的难题,嗯,王琛拿着寒光闪闪的针看着自己手指有点欲哭无泪,你妹啊,谁想出来的结拜要刺破手指滴血喝血酒的?

    李继隆见他犹豫,蹙眉道:“王兄,你是不是反悔?”

    “不是。”王琛摇摇头,“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李继隆好奇道:“何事?”

    王琛唏嘘道:“我只是想到了我的故土,想到了我远在他乡的孩子,想到……”

    李继隆满头黑线,险些晕倒。

    好吧。

    王琛只是怕针扎自己。

    只不过要结拜,这种事避免不了。

    最终他还是闭着眼睛一针扎了下去,尼玛,真疼!

    结拜仪式走了一趟,双方交换金兰谱。

    等到这一切做完,李继隆站起身哈哈大笑道:“兄长,以后咱俩就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了。”

    同生可以。

    共死就免了。

    你这货才活了五十六岁,总不可能到时让哥们儿真的陪你一起死吧?

    不过总体而言,王琛还是十分满意的,嗯,收了北宋第一猛将当自己义弟弟,以后谁要和自己干架,自己大呼一声,义弟何在,然后北宋第一猛将就大刀砍了过去,多威风。

    最重要一点,李继隆未来可是宋太宗的大舅子,哥们儿间接也算是皇亲国戚了,反正好处多多是肯定的。

    王琛很满意多了这么一位有家世背景战斗力爆表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