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你怎么来了?
    医生的交代乔其天自然是十分重视,对他来说,只要是涉及到秦牧依依的,即便是芝麻大的事也会看成西瓜大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药房把药取来”乔其天柔声的说,然后又有些不放心,便嘱托一旁的护士:“护士小姐,麻烦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女朋友,谢谢啦”

    “没问题”护士小姐同时点点头

    秦牧依依也跟着点点头,女朋友?乔其天竟和别人介绍自己是她女朋友,嗯,这算不是一种肯定呢?

    “你男朋友对你好贴心噢”见乔其天楼上楼下的跑,一旁的小护士一脸羡慕的说

    “谢谢”秦牧依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男朋友女朋友论让她觉得很开心,而且秦牧依依相信,乔其天一定会是一个很称职的男朋友

    想到这个秦牧依依的脸又染成了绯色,只是啊,乔其天虽好终是没能成为她的男朋友

    脚肿成这样自然是不可能再继续游城,从医院出来,乔其天便直接将秦牧依依带回住的地方,休息一晚明天再回a市

    等回到住的地方,太阳早就沉了下去,橘色的太阳慵懒的倚在西边的天际

    透过玻璃窗,落日的余晖泛着迷人的金色,乔其天还是第一次发现落日竟有这般的迷人之色,也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人,自然没有闲情逸致留意日出日落之美

    若不是因为这个叫秦牧依依的女人,他该是忘记了这世上跟美有关的一切

    日落西山头,人约黄昏后乔其天的脑子里不禁的就跑出这两句

    人约黄昏后,约他的那个人在何处?从那个女人离开起,乔其天的情愫就全部隐了起来,对人,尤其是对女人永远都是一副疏离的表情,所以,在女人眼里他是不解风情的人,却又是想要占有的

    他的风情都给了那个叫秋雅颜的女人,她不在,就再也没有心情为任何人展露,他根本就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春风不拂面,拂面不知心

    可是,此时看着倚在窗前的那抹娇俏,乔其天忍不住感叹,原来有些词句当真是很有意境

    曾经有朋友劝他:不要总念着弃你于不顾的女人,不值得,她倘若要爱你,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你知道她的消息,因为不爱,不知道你的价值,才不介意把你丢弃,对于丢弃你的人,你需要做的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然后把她忘的干干净净的,干净的连一点儿渣儿都不剩,如此才是正确的选择,

    理儿是这个理儿,乔其天也明白,除了不够爱,不然没有任何理由能让秋雅颜消失而不联系他,但总还是在不经意间想起,毕竟那是他最美的爱啊

    倘若时间够久,或是真的有再爱上的女子出现,或许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和秋雅颜的点滴了吧,暂时就先允许他的这点儿放任好了

    现在他真的觉得自己对秋雅颜的记忆再变淡,是因着秦牧依依这个女人,而且,乔其天也相信,总有一天她会代替秋雅颜的位置,甚至完全覆盖

    只是,乔其天存了期待,可故事还没开写序章,就被来了重重的一击,成为无奈的失败者

    一个女人让你的感觉再不同,倘若注定了不是你的,你再怎么痛心疾首也没有用,两次爱情的落空,让乔其天觉得,爱是奢侈

    太阳的余晖已经全部的隐去,月亮羞涩的露了头,夜,该来了

    其实秦牧依依的脚并不影响她走路,只是有些吃力而已,但乔其天却要求她必须一动不动,连晚餐都是叫的客房服务,因不知道秦牧依依的口味,又琳琅满目的点了很多

    “乔大哥,你这是土豪的节奏啊,这足够六七个人的份了,就我们两个是不是太豪奢了?”看着品目繁多的菜品,秦牧依依道,吃不掉就都浪费了

    “不知道你的口味,便多点了些,没事,时间还早,慢慢吃”乔其天憨憨的一笑,浪费是稍显浪费了些,但选择性也多了些,没办法,因为在意,不想委屈了她

    “慢慢?我们这是要畅吃到天明?”秦牧依依笑的很璀璨,她觉得乔其天真是可爱的很

    “哈哈,这个倒是可以尝试的,别人是促膝长谈,我们是是彻夜狂吃”乔其天也跟着笑了起来

    “好主意,可惜的是我只有一个肚子,装不下许多,何况像我这种喝凉水都上肉的体质,还是不要放纵自己了吧”秦牧依依摇摇头

    每个人都说她瘦,唯独秦炎离那小子,总是不停的提醒她,要忌口,要时刻注意自己的体型,胖的连腰都没了的女人,怎么还管不住自己的嘴呢?小心嫁不出去

    秦牧依依心想,难道那些胖子就找不到真爱了,环肥燕瘦,男人不同,欣赏点也就不同,自然会有人不介意她的体重

    想是这么想,但秦牧依依还是会很在意自己的重量,再喜欢吃的东西也不会超过三口

    不过有一件事到是很神奇,秦牧依依虽然不是肉肉类型的女生,但她的胸却发育的很好,虽然不是硕大的类型,却也傲然挺立,身为内衣设计师的果小西都说她的胸型完美

    果小西说:若不是和你从小长到大,也知道你那鼠胆,定认为你是整的,跟你的体型完全不搭

    秦牧依依也很纳闷,自己并没有对它们怎么样,也不知道何以长的这么茁壮

    “不用担心,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今天放纵一下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再说,你的脚受了伤,也是需要补补的”乔其天道劝慰着

    曾经乔其天也不喜欢肉多多的女人,可现在,他却觉得长些肉肉也没什么不好,看来人不同,心境也会不一样,因为眼前人是秦牧依依,无论她什么样子,他都会觉得好看

    是爱的荷尔蒙发酵的结果

    “我这个人最没定力,你这么说我真的会放纵自己”秦牧依依调皮的眨眨眼,本来人们在面对美食时,就会不受控的分泌一种唾液,现在乔其天这么说,那就更有了大块朵颐的理由

    “偶尔的一次不为过”乔其天给出鼓励的眼神

    “那我就不客气了”秦牧依依正准备享受美食,门铃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而且像催命是的异常的急促

    这个时候,这么急躁,会是谁呢?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望向门口

    单听这么门铃声,秦牧依依便冒出一个奇怪的词:捉奸

    “我去看一下”乔其天起身,按门铃的人还真是让人窝火

    秦牧依依点点头,没来由的就心慌慌,这种感觉很不好

    打开门在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时,乔其天便快乐不起来了,这小子竟能准确的找了来,本事不小

    乔其天哪里知道,他们入住的这家酒店是秦氏的产业,他想查个人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当然,秦炎离并也是经过分析后,认为他们住在这里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倘若他们入住别处,恐怕也是要费些工夫的

    “原来是秦先生啊,没想到你也来了这里”看着秦炎离,乔其天耸耸肩,来了搅局的人,想要安静的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怕是成梦了

    “你没想到的太多了,她人呢?你在这儿干吗,身为老板是不是有点过分的尽职了?”秦炎离冷着脸问

    看到来开门的是乔其天,秦炎离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想一拳打断他的鼻梁骨,这大晚上的不呆在自己的房间,跑这里来充什么大尾巴鹰

    忘记他的生日也就算了,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不怕这个男人趁人之危,这个女人还真是很不让他放心诶

    “当然是一起吃晚饭啊”乔其天道,这小子还真是没礼貌,自己好歹也比他年长几岁,讲话竟然是如此的呛人

    乔其天甚是纳闷身为弟弟关心姐姐也是应该的,但这小子是不是夸张了点?让人费思量

    “吃饭?怕是目的不在于此”很是冒火的秦炎离一把推开乔其天径直的走进房间

    看到突然冒出来的的秦炎离,秦牧依依傻愣愣的眨巴着眼,事情来的太突然,突然的让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样都能找了来,他在自己身上装了定位不成?

    “这么丰盛,是有什么需要庆祝的吗?”看着满桌的菜肴秦炎离愈发的气不顺,自己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她却在这里大块朵颐,还和一个男人一起,想想肚子里的气就不断的膨胀

    “你,你怎么,怎么来了?”这才回过神儿来的秦牧依依干干的一笑,看秦炎离的脸就知道,这小子的气又不顺,到了c城都摆脱不了他的管辖,自己还真是苦命的很

    “我,我,我怎么不能来?秦牧依依,你到底长不长脑子,也不看看什么人就跟着乱跑”秦炎离黑着脸,才不管一旁站着的乔其天是怎样的表情,本来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那秦先生到说说看,我是什么人”乔其天双手环胸,这小子真是没礼貌的可以,若不是因着他是秦牧依依弟弟的身份,他真要替他父母管教一下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