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108.算计(一)
    将基地的大小事务交给了陈义夫,陈修也算放心不少接下来,他可以将自己都放在青霉素生产线的事情上,外头的事儿,有陈义夫给他顶着压力

    陈修还是很庆幸,有这样一个爹的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陈哥,按照我们推定的工艺流程,应该是要先培养高纯度的菌种”王嫣然开口,“菌种的话我们已经开始培育,也一次次的开始提纯了,接下去就是发酵工艺了,可发酵的话,在培养液的制作上出现了问题”

    “嗯?什么问题?”

    “用我们自己制作出来的培养液,菌种都没有办法存活”王嫣然皱起眉头,烦恼的道

    陈修皱眉,“操作过程中有注意无菌吗?如果有其他菌种,会影响菌种的生存”

    “已经很注意了,也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陈修皱眉,“我们再试试,只有再试试才知道问题再哪里”

    接下来的日子,陈修完全投入到了青霉素的生产当中

    或许有人听过土法制青霉素什么的,但只能说,很多土法制造的就是在赌运气,历史上,在1944年9月5日,我国自行研制青霉素成功,第一批出品仅5瓶,每瓶5000单位其中两瓶送往重庆,两瓶分送英、美两国鉴定,均获好评余下一瓶他们自己保存,据说至今仍珍藏于中国医学科学院抗生素研究所

    对于青霉素的工艺流程,陈修还算清楚,因为以前专门查过,如若不然,陈修也不会冒然就组织人来做这些事了

    ……

    “义夫,我待在这边的时间也挺长了,是时候回去了”颜福庆看着陈义夫,内心感慨,“这基地,你们暂且先好好做,若是可以,我也会替你们帮忙的,到时候,有心人肯定会盯着”

    “多谢了,克卿”陈义夫笑了笑,的确,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不过,他这匹夫,好歹还算是有些权力在手的匹夫,手中的力量,不会仅仅是只有这么一些的

    “你我相交十年,这些东西,你也别客气,国家到了这样的地步,不是几个人就能撑起来的,可,我再这基地里,看到了国家的希望”颜福庆叹气,“所以,我不会允许有人打这基地的主意,本就已经落后了,若还是有人将手伸过来,那国家,或许会更加落后此前暴露的贪污案件,已经令人触目惊心,但我相信,这也只是冰山一角”

    陈义夫沉默,作为一名曾经的军人,现在的商人,他太清楚这其中的手脚了所以,人们一直说,后勤部的位置都是肥差,肥在哪儿,就肥在了各处扣拿卡要,上下其手,各种回扣点点头,“我知道,但,这一点,恐怕是委员长也没有办法处理,这次能推出几个人来,还是因为克己将此事公诸于众”

    “所以,他就更遭人恨了”颜福庆叹气,“这基地,这么大一块肥肉,想要的人,数不胜数啊”

    陈义夫叹气,“如之奈何”

    “诶”颜福庆无奈,这一点,他们确实没有办法改变,“如果没有办法改变,那就只能,装备自己,听调不听宣,做一做那宋朝时候的折家了”

    陈义夫眼神复杂,“可,这是不好的头啊,如今军阀好歹才差不多消失了一些,若……”

    “可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办法?”颜福庆看着陈义夫,也是无奈,这个年代,实在是乱了一些,否则,何至于此,有枪有人,不听宣的也大有人在

    陈义夫点点头,“也是,诶”

    ……

    于是,陈义夫与陈修说了打算

    陈修沉默,“那就继续招人吧,独立旅的编制没有办法,一旦又调令就必须要走的,趁着独立旅还在,分一些军官来训练什么的,都是可以的,既然如此,我们只能自保”

    “好”

    “此事,让岳父和三叔他们负责吧,毕竟他们也算是专行了,只是,这批人日后也必须由咱们基地担负军饷了”陈修又道,“然后所有新兵集中训练”

    “嗯”陈义夫点头“你觉得,多少人合适?”

    “如今账面上,加上爹你此次送来的钱,爹你觉得招多少人合适?”陈修问道,如今基地大小事务,都是陈义夫在管

    “5000吧”陈义夫开口,“两团之数,应当足以”

    “好,那爹您与岳父他们说一声”

    “嗯”

    陈修也是叹气,形势如此,没有办法,若不如此,到时候,他恐怕会被人吞的连骨头都不剩,不管哪个时代,实力弱小的人,总是无法护住自己,落后就是挨打,不管是国内国际,都是一样的道理

    总觉得,现在基地危机四伏,若不好好处理,这基地就会毁于一旦

    创业,没有这么简单

    守业,也更不简单

    吃完饭,陈修又跑去研究青霉素的问题了,实验室条件下,他们已经能制出青霉素了,虽然制出的量并不多但一样是按照这样的操作,到了稍稍扩大规模的时候,就失败了

    宋颖回来了,带着上一次那批装备的钱,以及下一批装备的定金

    ……

    武汉

    “主任,那留坝县基地,决不能再留在陈修手中,此次他利用舆论逼得我们几人下台,如数归还损失给政府,对于他来说,算是一场小胜,可这样下去,就没有人会再能够控制得了他,这可是直接打破了咱们这里的规矩的”一名中年人开口,看向主位上的另外一个人

    另一个人带着眼镜,留着小胡子,手指敲击着桌面,半晌,才开口,“是要给他一点颜色看一看,否则,还觉得我们好欺负了”

    “主任说的是”中年人脸上带着喜意,这一次,他被撸下位置,自然是不甘的,可不甘之外,又能如何?只能继续来以前的老大这里走动,让老大出手,因为他们老大的位置,是不可动摇的

    “那你觉得,该怎么给他点颜色看一看?”戴眼镜的男人开口,“前几日委座还派人从我这里提了钱,去买留坝县基地的装备呢”

    中年人面色一沉,有委员长的看护,确实很难动,但,前线的战事也确实紧张,总不能不管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