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敬酒
    次日一早,叶楚三人和曹化淳一行人汇聚到一起。

    曹化淳一行人除了道神大师之外,还有十几个护卫和随行人员,加上叶楚三人,一共有二三十人,凑一起浩浩荡荡,规模不小。

    他们当然不是步行,曹化淳和道神大师坐着华贵的马车,护卫们都是骑着高头大马,前后拥护。

    叶楚三人的马车与曹化淳的马车想比,那就有点显得逊色了。

    但他们三人都不以为意,自得其乐。

    这时,曹化淳正皱着眉头看着叶楚和独孤梦,不可思议道:

    “我说大和尚,你不会准备把这两个小孩也带去吧?”

    他这几天也没闲着,好好地打探了一番释武尊的消息,了解了他的背景,知道他是司马家的嫡系子弟,但他身边的两个年轻人却是来自外地,不过二十上下,看样子,看打扮,和无双城、司马家的年轻人都不像。

    独孤梦自小拜入隐世豪门第一邪皇门下,少在人前露面,正统皇朝当然没有打探到。

    而叶楚不过最新崛起,仅仅在弥隐寺、天下会、无双城的高层当中知道,其名声尚未传出多远,正统皇朝自然也没有打探到。

    倒是这个释武尊,不但武功高强,见识不低,传说他小时候三入凌云窟,全身而退,其修为实力哪怕不如道神大师,但也差不太多。

    所以带着释武尊出入凌云窟还好,但叶楚和独孤梦两人年纪轻轻,道神也说他们不具备一丝一毫超凡之能,带着他们去凌云窟,岂不是拖后腿的?

    释武尊淡淡闻道:

    “这位叶先……叶兄弟就住在乐山大佛附近,对凌云窟最为熟悉,你们不带他,我们就不去了。”

    “真的?”曹化淳狐疑的看一眼叶楚。

    他是大内总管,最擅长察言观色,也感觉叶楚不太像什么乐山人。

    “好了,多带两个人而已,赶紧启程吧。”道神不以为意的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疑惑的看了看独孤梦。

    这小丫头三日前才弱不禁风,怎么转眼就感觉精气内敛,气韵非凡了?

    难道那枚古玉到了这小姑娘手里了?

    “真是明珠暗投啊。”

    道神一边摇着折扇,一边心中暗叹。

    他当然不知道,叶楚昨夜以那枚玉髓为媒介,泡制的茶叶灵气蕴育,独孤梦饮后已经有洗筋伐髓的效用。

    不只是独孤梦,释武尊也有此效。

    只是释武尊毕竟功力深厚,作用缓慢,以道神的功力没有看出来而已。

    不过他并没有往深了想,毕竟血菩提和火麒麟,以及传说中的人皇龙骨就在眼前,区区一枚玉髓,又算得了什么?

    车队开启,向乐山前进。

    行到一处驿站,一群衣着华贵之人迎了上来。

    叶楚微微皱眉,看了一眼释武尊,道:“这曹公公出行,一点也不避讳啊。”

    释武尊点点头,叹道:“招摇行事,借机生财,自古以来的内廷宦官,概莫能外。”

    原来两人都已经看出,这群衣着华丽之人,都是蜀中的官吏亲人,或者一些攀附权贵的豪商。

    听闻正统皇朝至尊身边的大内总管到此,当然要好好接待,甚至献上金银美食,让这位曹公公高兴。

    其实官府的官吏只要不附郭州府,都是百里侯,在封建时代,当官发财那是轻松如意。

    因此大部分官吏并不追求上进,但是也要伺候好达官贵人身边的奴才。

    他们不求这些人给他们美言几句,只求他们不说自己的坏话,让自己还可以安安稳稳的把这届差事做完,那就万事大吉了。

    “没想到这个曹公公地位如此显赫,我还看见了蜀中知府的族弟陈大官人。”

    释武尊摇头笑道。

    堂堂蜀中知府,三品大员,当然不能亲身与宦官交流,一旦传出去难免有名声之累,但是安排族弟前来,那就妥当了。

    “哦?大师久不来蜀中,却认识当地父母官的亲眷。”

    叶楚随口问道。

    独孤梦也是一脸疑惑。

    释武尊淡淡一笑:“不瞒叶先生,我司马家的情报,大都是可以共享的,蜀中知府能力非凡,做事滴水不漏,我们司马家要长长久久的安居下去,自然会对他额外关注。”

    他们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那边这些官吏们见到曹化淳,就像苍蝇见到蛋糕一样,瞬间围了上来,各个舌灿莲花,展现出各自身后的诚心。

    曹化淳面色矜持,不冷不热,如同高高在上的尊者。

    偶尔才回答他们一句,但这些官吏不但不感觉被怠慢,反而更热情了。

    在他们看来,至尊身边的大内总管,当然是高高在上,语气傲慢,神态骄傲,相当于代帝出行,自然应该有这等气派。

    曹化淳和这群官宦们交谈一阵后,走过来冷着脸道:

    “如今已经进了嘉州境内,现在可以头前带路了吧。”

    看到死太监一副人模狗样,叶楚爱答不理道:

    “顺路而行,沿山右转。”

    见叶楚坐在车里,比他这个大内总管谱还大,曹化淳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哼,就让你再得意一段时间,等进了凌云窟后,看咱家怎么收拾你。’

    他心中恼怒,面色淡淡,冷哼一声,转头而去。

    然后很快,就有官吏高喊出来:

    “乐山大佛啊,我熟呢!”

    “下官这个亲随,老家就在乐山大佛附近,由我等带路,最是合适。”

    官差当中,有还需要回去办公的,也有今日休沐的,更有官吏的亲族在次,可以全天候陪同大内曹总管的,既然曹公公有要求,当然可以头前带路。

    他们车马滚滚,招摇过市,阵容浩大,不但惊动了沿路行人,当地官府自然全员恭迎。

    乐山大佛属于嘉州乐山县,晚上住在最大的客栈,便是县令大人都来敬酒。

    这偏远地区的小县令,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达官显贵,以及大内曹总管,真是三生有幸,县令不但准备了水酒,还备了厚厚的礼物,每人都有,只盼曹总管能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也盼着这些官吏子弟也不给他穿小鞋。

    曹化淳高居主桌,旁边是蜀中知府的族弟陈康陈大官人,右边是乐山县县令,他鹤发童颜,面色和祥,身份尊贵,一言一行都有着上位者的风范,众人都恭恭敬敬,不敢稍有违逆。

    叶楚三人就乖乖坐在边角处,看着众人纷纷对曹化淳献殷勤。

    “哼!果然是大内总管,地位高高在上。”

    独孤梦酸酸的道。

    她是无双城的公主,往常在家,出行犹如公主一般,但在千里之外的偏僻县城,当然无法和正统皇朝的高官显贵相比。

    更何况人家是至尊身边的红人。

    释武尊面色淡然,但是要说他心中毫无芥蒂,那也是说笑。

    他出身蜀中世家,但在蜀中乡下,却不如皇朝显贵,自己也徒唤奈何。

    “好好吃饭吧。”

    叶楚却是处之淡然。

    尽管他也自省思维僵化而不自知,但是毕竟是做过皇帝的,当然不会将这个小场面放在眼里。

    这时,曹化淳突然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只见这死太监皮笑肉不笑,完美的体现了软刀子杀人的本事,笑道:“咱家此趟代帝出行,祭拜乐山大佛,多亏了叶先生一路同行,若是祭拜成功,国泰民安,叶先生就是大功臣,简在帝心,咱家借花献佛,敬先生一杯。”

    说完,就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众人看着叶楚的目光顿时不同了。

    见大内曹总管都主动端杯,其他官宦也赶忙凑过来,向叶楚敬酒。

    叶楚心中冷笑。

    死太监没人喜欢,但架不住人家是至尊身边的红人,高高在上,傲然天下乃是正常,没想到为了叶楚,竟然主动敬酒。

    他早就看出叶楚一脸傲气,仿佛是至高无上似得,所以想借刀杀人,叶楚怎能看不出?

    但他岂会在意?所以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不饮酒。”

    他这话一出,大家都愣住了,什么意思啊?我们主动向你敬酒,你还端着架子?

    这时,蜀中知府的族弟陈康微微皱眉,笑着端起酒杯道:“叶先生,我敬你一杯,可以吧。”

    陈康乃是高官亲友。在他想来,自己堂堂知府家人,敬你一个普通人一杯酒,已算给你天大面子,你还敢不喝不成?

    没想到叶楚端坐不动,平淡道:

    “不喝!”

    话音落下,全场寂静。

    陈康的脸色一僵,笑容顿时凝滞,眼角都不由得凌厉起来。

    见叶楚连陈大官人的面子都不给,不少人看看着他都不由暗暗摇头。

    这是哪里来的小家伙,竟然这么狂妄?连曹总管和陈大官人的的面子都不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虽然不知道曹总管为何看重此人,但话里话外,只是需要他在祭拜乐山大佛的时候出力罢了,祭拜结束后,你还有什么可用之处?

    见陈大官人眼中愤怒,似乎要当场发火。乐山县令赶紧过来打圆场。

    “哎呀,下官来敬陈大官人一杯。大官人,下官先干为敬啊。”

    县令乃是百里侯,堂堂的七品官,对陈大官人都这么恭敬了,陈大官人自然不会驳了他的面子,恨恨的一口喝下。

    然后冷哼一声,随手将酒杯拍到桌子上,拂袖而去。

    大家都用怜悯的目光看了看叶楚,知道他算被陈大官人记恨上了。

    曹化淳远远看见,眼神闪过一丝惊讶。

    他不是傻子,官府胥吏的弯弯绕瞒不过他,官吏亲族所作所为也听说不少,可以说在市井之中,这些豪强与官府交织,能量极大,连他一个大内总管,至尊身边的红人都不愿意轻易得罪,这个叶楚竟然如此傲慢,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

    “雄霸的儿子也只能乖乖的做一个刑部捕头,你一个无知少年,难道不知天高地厚到了如此地步。”他摇了摇头,决定不再理会。

    区区一个无知少年,下场无论多凄惨,当然不会在曹总管心里,两人的差距,犹如蚂蚁与天上雄鹰,恐怕以后再听到此人名字,就是一截枯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