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立场
    钱簌簌和许慎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

    “我是景宸他妈!我想说什么说什么用得着你管?”

    “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就不可理喻怎么着了吧?”

    “你——”

    景佳雨赶紧拦住他们,而后对钱簌簌道:“钱阿姨,您说的是真的吗?”

    钱簌簌叉着腰,昂着头说道:“我钱簌簌从来不说谎,我说的话当然是真的了。”

    许慎抬高食指指着她:“你简直是无药可救!”

    钱簌簌冷哼:“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你看不惯我就滚一边儿去,少在我面前碍眼。”

    许慎看她挥着手,跟赶苍蝇似的动作,恨恨的一拂袖,扭头就走。

    等他走了,钱簌簌才对景佳雨道:“佳雨啊,阿姨说的都是实话,林安安那个女人我是绝对看不上的。你如果想嫁给景宸,就自己努力点,知道吗?”

    景佳雨坚定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钱簌簌道:“你明白就好。你们年轻人的婚事是要靠你们自己去努力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当我的儿媳妇,而不是林安安那个破——”

    话音未落,钱簌簌就被去而复返的许慎捂住了嘴。

    钱簌簌回头瞪着他,呜呜的说:“你拦着我干什么?”

    许慎黑着脸道:“不拦着你还看着你在这儿丢人吗?”

    钱簌簌不满许慎的话,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他强行拉走了。

    景佳雨看着他们俩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钱阿姨到底想说什么……”

    她自言自语的低喃一句,心中有些疑惑。

    看许慎的样子,明显是在隐瞒什么。

    不过许慎既然不让钱簌簌说,那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

    既然如此,她还是不要太过好奇的好。

    这么想着,她干脆不多想了。

    钱簌簌被许慎带走了,景佳雨返回许景宸的病房。

    刚才她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她才不信景宸哥哥真的会为了林安安而放弃她!

    而且钱簌簌也说了,许景宸还是有机会可以娶她的。

    正所谓机会来源于创造,她相信,只要自己好好努力,一定可以让景宸哥哥改变主意的。

    林安安不过是一时得意而已,有她在,她才不会让林安安得逞呢!

    景佳雨再次来到许景宸病房时,林安安已经不在这里了。

    许景宸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景佳雨转开门把手,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许景宸以为来的是林安安,只是动了动耳尖,并没有睁开眼。

    景佳雨以为他是还睡着,得意的笑了笑,更加小心翼翼的朝他走过去,在他床边停下。

    “景宸哥哥?”

    景佳雨试探着喊了一声。

    许景宸听到声音,唰地睁开眼睛。

    景佳雨刚把脸凑下来,就对上许景宸忽然睁开的眼睛。

    一时间,她局促的眼神闪躲起来:“景宸哥哥,我……”

    许景宸冷声打断她的话:“你来做什么?”

    “我、我……”景佳雨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没想偷亲你!我、我就是来看看你的!”

    听着她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许景宸面色一沉:“你不是走了吗?还过来做什么?”

    景佳雨明显的感觉到许景宸情绪不好,依旧是局促着,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我没有别的意思……”

    许景宸再次打断她:“我的意思已经摆的很明白了,希望你不要再来缠着我了,好吗?”

    听到这话,景佳雨瞬间红了眼眶:“景宸哥哥,我只是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而已,你为什么非要让我离开你呢?”

    许景宸闻言,无奈的叹息一声。

    如果景佳雨不是景云的妹妹,他会直接让人把她丢出去,只可惜没有如果。

    隔着景佳雨的出身这一层,他也不能完全无视景佳雨的感受。

    许景宸无奈的想了想,才又开口:“佳雨,我只是把你当妹妹看,想来你也只是对我有些依赖而已,希望你不要将自己的感情混淆了,好吗?”

    许景宸试图循循善诱,温言软语的改变她的想法。

    谁知,他的话刚开了头,就被景佳雨打断了:“景宸哥哥你不用劝我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了!”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感情,所以你不用再劝我了。”

    说着,景佳雨又害羞的低下头去:“而且……钱阿姨都答应让我嫁给你了~”

    闻言,许景宸眉头紧皱:“你说什么?”

    景佳雨开心的说道:“钱阿姨刚才和我说了,你的婚事她做主,她也希望我嫁给你的~”

    说到最后,景佳雨脸上已经染上了一些小娇羞。

    看着她这样,许景宸面色一沉:“我妈说什么了?”

    “钱阿姨说你是她生出来的,你的婚事她还是可以做主的……”景佳雨说着,小心翼翼的偷瞄着他,而后又道:“她还说我才是她中意的儿媳妇。”

    “景宸哥哥,既然钱阿姨那么看好我们,不如你就娶我吧?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景佳雨说完,许景宸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看了。

    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这一点,看着他的表情有些难过:“景宸哥哥,你还是不愿意吗?”

    “不愿意。”

    简单的三个字,许景宸说的没有一点儿迟疑。

    他说完之后,冷眼看着景佳雨问道:“除了这些,她还和你说什么了?”

    景佳雨想了想,摇摇头:“没、没什么了……”

    许景宸脸色这才缓和了些:“你说的话我就当没听见,我的态度希望你能记清楚,我既然说了把你当妹妹就不会对你有其他的感情。你要是执迷不悟,那以后就不要在我面前出现了。”

    许景宸语气冷硬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景佳雨脸色一白:“景宸哥哥……”

    许景宸眉梢一挑,冷睨着她:“听不懂我说的话?”

    景佳雨哭腔一顿,不甘情愿的收了声:“那、那好吧。”

    她这话刚说完,病房门就被人打开了。

    林安安脖子上的颈圈已经解开了,换上了几贴狗皮膏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