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退学
    汪嘉玉出去了一天一夜,发生了什么事,无人知晓,她没有主动说,涉及到**,易欢三人也不好主动问;可是这天上课时,汪嘉玉突然倒下去,把同学们都吓了一跳一个力气大地男生,将汪嘉玉抱了起来

    看到了地上那一大滩血,易欢心里咯噔了一下,经期的血量没有这么多苏雨婷不确定地道:“琳拉这是血崩了?”

    “去医院让医生看过后,就知道是什么病了”易欢不想胡乱揣测

    虽然关系不融洽,但毕竟都是华夏人,又住在一个寝室里,现在汪嘉玉病倒了,不管是从情面上讲,还是从道义上谈,她们都该跟着去医院汪嘉玉送到医院,也没醒,医生检查后,将她推进了手术室,三人去询问情况,医生告诉她们,“流产没有处理好,需要重新清宫”

    流产!

    三人惊呆了,汪嘉玉怀过孕?被流掉的婴孩是谁的?刘振兴的吗?

    “这个刘振兴实在是太乱来了”林阮沉声道

    易欢分析道:“孩子应该不是刘振兴的,你想想那天我们去找刘振兴,他的态度”陪汪嘉玉去检查发现汪嘉玉怀孕了,孩子不是自己的,那天刘振兴才会风度全失

    林阮皱眉,“哪这孩子会是谁的?”

    易欢看着苏雨婷,林阮也跟着看着苏雨婷,苏雨婷嘟嘴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这孩子再怎么也不可能是我的啊”

    易欢哭笑不得,这人的脑回路是不是异于常人啊?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道:“你一向和琳拉同出同进的,她和那些男的走的比较近,你应该知道啊”

    “哦哦哦”苏雨婷一副恍然大悟状,想了想,“鲁伯特,她和法学院的那个鲁伯特关系密切,她还跟我说,她要做伯爵夫人”

    可是光听苏雨婷这么说也无法确定鲁伯特就是汪嘉玉现在的男人,三人商讨了一番后,决定等汪嘉玉出来,问清楚之后,再决定该怎么做

    汪嘉玉被送到病房没多久就醒了,看到面前的三人,“这是哪里?”

    “医院病房”林阮答道

    “我怎么了?”汪嘉玉问道

    苏雨婷嗤笑道:“琳拉别装了,你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汪嘉玉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又白了几分,抿紧唇角,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课堂上昏倒,这下她的事想瞒也瞒不住了易欢问道:“琳拉,我们该找谁来照顾你?”

    汪嘉玉转眸看了眼易欢,她知道易欢问这话的意思,可那个男人是不会管她的,她已经去找过他了,他翻脸不认账,还骂她是个下贱的黄皮猴子汪嘉玉摇了摇头,道:“不用找人来照顾我,我现在就可以出院”

    “琳拉,你要出院?你该不会是指望我们三个伺候你吧?我可先说明,我是不会伺候人的”苏雨婷嚷道

    “你放心,我不用你们伺候”汪嘉玉掀开毛毯就要下床

    易欢按住她,“你就别逞强了,好好在医院里住几天养养身子吧”

    汪嘉玉眼眶一下红了,道:“薇薇安,谢谢你,以前都是我不对”

    易欢微怔,没想到汪嘉玉会在这个时候向她道歉,说起来,两人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汪嘉玉也嘴巴说话难听点,便笑笑道:“事情都过去了,我们就握手言和”

    两人冰释前嫌,又聊了几句,易欢托护士照顾汪嘉玉后,就和林阮、苏雨婷一起回了学校

    汪嘉玉未婚先孕的事,让校风严谨的巴纳德学院的教授十分的生气,做出了让她退学的处罚,苏雨婷嘴快地交过事告诉了汪嘉玉汪嘉玉听罢,淡淡一笑,“我还以为学院会开除我呢,只是让我退学,已是手下留情了,那退吧,反正我也不想读了”她是随刘振兴一起来的,为得是长见识,为得是难配得上刘振兴,可她却被花旗国的繁华迷住了眼,被别的男人哄骗失去了清白的身子,她已没脸再呆在这里了

    “你打算回国?”林阮问道

    汪嘉玉摇摇头,“我去华府投奔我五叔去”她这个时候回国,一定会被她父亲给打死的

    知道汪嘉玉有地方去,易欢和林阮也就放心了,并不知道汪嘉玉只是嘴上喊得亲近,那个五叔只是她的族叔,已出了五服过了两日,汪嘉玉出了院,去宿舍收拾了行李,办了退学手续,就离开学校坐火车去了华府

    汪嘉玉离开后,就空出一个床来,已经开学数周,学生住宿都已安排,没有人安排过来,苏雨婷一个人睡了一夜上,第二天就拉着林阮,“艾丽,你搬过来和我一起睡吧,我一个人睡害怕”

    “都在一间屋子里,相距就十来米远,你喊一声,我就听见了,有什么好害怕的”林阮不想搬,她和易欢住一起,还能讨论一下学习上的事

    苏雨婷是属乌龟的,咬住了,就不松嘴,死缠着林阮不放,半夜不睡觉跑过来敲门,“艾丽、艾丽,开门,快开门”硬是将睡梦中的易欢和林阮给吵醒

    闹腾了三天后,林阮没投降,易欢受不了啦,“麦肯娜,这样吧,我搬过去,你搬过来”

    两人就这样换了房间,林阮无比的幽怨,没有了汪嘉玉,苏雨婷死缠着林阮不放,让林阮不胜其烦,却又无可奈何这天,易欢有课要上,苏雨婷硬将林阮拖出了学校,要请她去美食坊吃饭,“你别学薇薇安那穷酸样,灶上的事,那是下等人才做的你瞧瞧,天天自己煮吃的,把手都弄粗糙了,哪像一个千金大小姐的手?”

    林阮冷声道:“闭嘴”

    “艾丽?”苏雨婷微愕

    “麦肯娜,你浅薄无知,就别到处丢脸了,以为这世就你苏家有钱,我告诉,易家在蓟州城就算不是首富,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富商,薇薇安不喜欢显摆,不表示易家穷,你家有钱,怎么不见你爹派三个人伺候你来花旗国?还要跟着我和我哥一起过来”林阮讥笑道林阮想不通苏雨婷为什么认定易欢是穷人摆阔?

    苏雨婷冷哼一声,“我明白了,因为她有钱,所以你就舍弃我这个旧友,去和她结交,艾丽,你可真是势利”

    “麦肯娜,你是属猪的吧?”林阮嗤笑,甩开她的手,“我告诉你一件事,你爱去的美食坊的老板,你知道是谁吗?”

    “是谁?”苏雨婷问道

    “薇、薇、安”林阮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苏雨婷脸色微变,“不可能”

    “翠姐暂时在那儿充当厨娘,你要是不信,就去看看好了”林阮笑着转身往回走

    苏雨婷不相信林阮的话,真的去美食坊吵着见厨子,看到翠姐,她才相信这店子的老板真的是易欢,悻悻的回了学校

    易欢功课繁忙,有时候周末都会留在学校里看书,好在管理饮料厂的人和广哥都比较可靠,月底美食坊结账,销售量最大的是卤肉,除了卤肉卖得最好,第二买的最好的是煎饼果子很多上班族,会来买煎饼果子当早餐,方便又快捷

    这么一个不算大的店,一个月的净利润有一千花旗钞,虽比不上炒股赚的钱多,但风险要比炒股少饮料厂那边,因雪碧还没上市,没有任何营利,还要发工人的薪水,这个月是亏损的

    管理饮料厂的詹姆士为了表示,他没有白拿薪水,赶紧道:“老板,下个月十号,第一批雪碧就能推出市场了”

    “推市场是第一步,如何销售是第二步”易欢笑道

    “老板,这是我写的销售计划”詹姆士是有备而来

    易欢翻看后,“写的很好,就照你的意思办”

    詹姆士笑了起来,能让老板满意,他这工作才能做得长稳

    到了三月十日,雪碧上市,销售人员满街跑,到处推销,美食坊里举办了免费品尝的活动;这一切,易欢都没管,任由詹姆士安排,她在学校心无旁骛的认真学习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学校突然流行起一个活动,就是打桥牌输了的人,要向心仪的女生当众告白这天,易欢在房里看书,听到外面有人喊,“pearl,iloveyou!”

    易欢听见声音,推开窗,探头出去看,看到了楼下的亚克历,莫珍珠还没露面,亚克历继续大喊,“pearl,iloveyou!”

    易欢放下书,跑去了隔壁莫珍珠的寝室,莫珍珠正捧着一张发红的脸,笑得甜蜜,与她同寝室的另外三个姑娘也笑着打趣她莫珍珠在她们的撺掇下,打开了窗户,冲着亚克历挥了挥手

    亚克历更激动了,“pearl,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和我在一起吧?iloveyou”

    他的喊声,把整栋楼的女生都吸引出来看热闹了,听到这,都起哄道:“答应他,答应他”

    莫珍珠想了想,道:“我给你追我的机会”

    “我知道,你等着看我的诚意”亚克历私下已向莫珍珠表白过两次了,还以为这次又不成,没想到会得到这个回复,他兴奋地跑走了为了进女生宿舍,他也是费尽了唇舌,说的口都干了,才说动那两个守门的大妈

    热闹看完了,易欢就回自己的寝室,进门就听苏雨婷在那儿双手捧心地畅想道:“太浪漫了,要是哲箫也能这样跟我告白就好了”

    林阮在一旁翻白眼,她二哥看着苏雨婷,恨不能绕十米远走,他要是来向苏雨婷告白,那真是天下奇闻了

    三月底,司南终于为美食坊找来了一个厨子,翠姐功成身退,重新来学校为易欢煮午饭和晚饭美食坊的生意比二月还好,净利润接近两千了,饮料厂也开始获利,股票那边更是翻倍的赚钱,易欢又汇了笔款给颜子回

    距离遥远,易欢无从得知国内的消息,根本不知道四月中旬,东北陆军和俄军打起来了打战的原因是俄国陆军的三个士兵,凌辱了一个华夏姑娘,致使她跳河自尽而忘颜子回将这三人给枪毙了,俄国政府随即向东北政府宣战

    倭俄战争中,俄国陆军虽然惨败,但是却从中获得了经验,他们构筑了坚固的防御阵地当俄国政府宣战后,俄国陆军就积极备战了俄国远东总督下令整个远东地区所有俄国陆军都进入紧急状态,战争一触即发

    华俄边境,是俄军重点防御地点,铁路的连接,俄国远东总督阿里克赛耶尔夫下令整个远东地区的所有俄国陆军都进入紧急状态中俄边境,更是成为俄军重点防御的地方因为铁路的连接,所以速频江是东北陆军重点进攻的地方俄军也料到了,江对岸的波格城部置了七万人,在距离不用的拉格城同样有七万军队,另外十万人,则部署在其他的地方以及作为预备队

    “将军阁下,我们坚固的防御工事,会让那些黄皮猴子碰的头破血流的机枪、战壕和铁丝网组成的防御力量,是很难突破的”驻防波格城的中将莫利巴戈尔向总督保证过

    “俄国必胜”坐镇海参城的阿里克赛耶夫也觉得东北陆军是没有能力突破俄国防线的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四月十五日宣战的,但东北陆军却等到二十日这天才开始炮击,俄军始料未及,完全没有防备在刚宣战之时,俄军的警戒级别是最高的,可一连三天,东北陆军都没有发起攻击,俄军就松懈了,以为东北陆军和他们一样,在集结军队在军队集结好之前,是不会发动进攻的可颜子回这个军校高材生,出其不意,在二十日凌晨,突然下令数百门榴弹炮同时向波格城开火

    “将军,华夏人发起攻击了我们在前线的防御阵地和军营,遭到了东北陆军数百门大炮的猛烈炮击我们的部队损失惨重,前线的防御阵地也被摧毁了”副官一脸惊慌地跑进来向莫利巴戈尔禀报道

    ------题外话------

    注:俄国人的名字也是我瞎编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