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邻居家的疯丫头
    那女人拼命地挣扎,就象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她用脚踢,用胳膊肘拐,用屁股顶,甚至还张嘴去咬

    下人也被弄得手忙脚乱,费了好大劲儿,才把疯女人甩脱到了一旁

    伍菘等人赶了过来,将这来路不明的女人按在了地上

    布围内的人也出来好几个,不知道发生了事情,指点着,询问着

    这是什么情况?徐齐霖爬起身,晃了晃脑袋,清醒了不少,便大声喝止着伍菘等人的粗暴举止好歹是个女人,就不知道温柔点?

    “小郎,这女贼娃偷肉串”伍菘直起腰,上来汇报,“不知道什么来路,突然冒出来,吓了俺们一跳”

    徐齐霖凑近了仔细看,这女人看身量的话,岁数不大此时头发披散着,衣裳也撕扯坏了,脸上泥土灰尘被汗水冲得花花,演女鬼都不用化妆

    啊呜!“女鬼”被松开倒来了精神,翻身坐起,大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徐齐霖,露出白森森的牙,发出了要咬人的声音

    神经病?!

    徐齐霖向后退了两步,这可不好惹呀

    伍菘赶忙站在中间,怕这疯子伤了家主,嘴里还说道:“小郎别太靠近,小心伤着”

    女人见徐齐霖退开,又呵呵傻笑起来,然后从地上捡起沾了灰土的肉串,就往嘴里送

    还真是个神经病!

    “原来是个疯子”

    “不知道怎么爬上山的,估计就是住这附近的”

    几个人议论着,也没当回事,重新回到了布围里

    徐齐霖摇了摇头,从地上捡起女人掉落的一个布老虎递过去,说道:“应该是谁家偷跑出来的疯子,看这装束,也不是很穷的人家饿了就给她点吃的,咱别和疯子一般见识”

    “小郎心善”

    伍菘也觉得几个大男人和一个女疯子较劲挺丢人,见徐齐霖虽然吃了点亏,也不是很在意,便赞了一句,就让仆人拿点吃食,放在女疯子跟前

    女疯子接过布老虎,对着吃食也不客气,一手拿起来就往嘴里塞,边吃还边朝徐齐霖等人傻笑

    徐齐霖抬脚要走开,走了两步却发现地上扔了个白布条,显是从女疯子身上撕扯下来的,上面好象有字

    “吾女陈梦薇,****年生,因受惊吓而患失心疯,若有走失……”

    徐齐霖叹了口气,这是一个经历过悲惨、神智有问题,且只有十六岁的女孩这个帛条则寄托着父母的担忧和牵挂,想到自己,让他顿生伤感

    “陈家庄的娘子呀?”伍菘知道了帛条上的信息,略有些惊讶,“离得咱庄上不远,倒是真不知道陈家还有个疯丫头”

    “既是离得不远,那下山时就把她送回去吧!”徐齐霖让仆人给陈梦薇端点饮料,琢磨着能不能让她听话跟着走

    陈梦薇有了吃喝,也不客气,吃相着实吓人可能不知跑了多长时间,也是饿急了

    吃完送过来的,陈梦薇爬起来,大概也是看到这几个人不那么凶恶,竟然走过来自己去拿

    徐齐霖摆了摆手,制止伍菘等人,挤出笑脸,拍了拍铺在地上的毯子,示意陈梦薇坐下吃

    要说神经病吧,有的很危险,有的却象小孩子似的,哄哄就好

    陈梦薇正好就属于能哄好的,大概也是女孩子的缘故,给颗糖就美滋滋的高兴

    坐在毯子上,陈梦薇也不管什么残羹冷炙,风卷残云般地猛吃可能是觉得徐齐霖年纪小,也挺和蔼,这家伙边吃边冲着他傻笑

    徐齐霖嘿嘿笑着以对,陈梦薇突然“噗”的一下把块小骨头吐到他的脸上

    还来劲了,看我好欺负是吧?翻了翻眼睛,徐齐霖挪动小马扎,离这家伙远了点

    经这么一闹,徐齐霖的兴致大减本来还想着山中野营露宿,现在也不想再去游逛了

    眼见着肉串没了,徐齐霖冲着陈梦薇笑着哄道:“小薇,跟我们下山哪!”

    陈梦薇脸上还是那么脏,可大大的眼睛却能看出长得并不算丑,但眼中象是弥漫着一层烟雾

    她的眼睛看着徐齐霖,却又好象没有什么焦点,过了半晌,眼珠才微微一轮,缓缓说道:“我是小薇,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我吗?”

    徐齐霖轻轻抚了下额头,说道:“我当然认识你呀,小薇你不记得了,咱俩家是邻居呢!”

    陈梦薇皱着眉头,仔细看着徐齐霖,突然用力抓着头发,又拍打脑袋,苦恼地说道:“想不起来了,怎么记不住呢?”

    徐齐霖暗自叹了口气,温言说道:“到了家就想起来了,用不着这般苦恼”

    陈梦薇停止了自残的动作,眨着眼睛,奇怪地望着徐齐霖,摇了摇头,噘嘴道:“我不认得路,怎么回家?”

    停顿了一下,她又使劲抓头,“我要找母亲,没找着不能回去”

    徐齐霖心中酸痛,一个苦苦思念母亲的疯女娃,想了想,他继续哄道:“你母亲兴许已经回家了,你应该去看看,看母亲在不在家里”

    “母亲,母亲——我要回家,快带我回家”陈梦薇的眼中透出急切的神情,尽管还是象蒙了一层雾气,但对母亲的思念还牢牢存留在心里

    劝说奏效,伍菘等人也收拾完毕,众人这才下山而去

    到了山下,徐齐霖骑马,马车则装了东西,还有陈梦薇

    中国的车一直到清朝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四轮马车,据说是解决不了四轮转向的问题

    对徐齐霖来说,有没有四轮车现在并不重要,关键是马车连个减震都没有,结构就象个带顶棚的坐榻

    在这样的马车里,不是跪坐,就是盘腿坐,再不就是躺着速度快一点,路况再差点,能把人浑身骨头都颠散架了

    当然,你可以在车板上放个小马扎,勉强能垂腿坐,可舒适度不敢恭维

    起码,徐齐霖要是有条件、有心情、有需要的话,兴许去试着制造福尔摩斯探案里面的那种马车就算减震弹簧的质量不好,也要把屁股底下垫得厚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