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重八
    呼啸的狂风不断从东北方吹刮而来。

    轰隆一声!

    震耳欲聋的惊雷响起,瓢泼大雨哗哗哗的洒落。

    雨越下越大,汇成一条条细流,像一道银帘挂在空中,又如天河出现一道口子,天水源源不断倾泻而下。

    雨水敲击在了湖神庙瓦片上,不断顺着瓦片流淌下来,屋檐前如同瀑布。

    四周寂静,唯有狂风和雨水的声音。

    良久,纷乱的脚步声传出。

    大雨中一位少年,踉跄的行走着,看见前方湖神庙眼睛一亮,大步的走到湖神庙前,推开了湖神庙的房门,走入到了湖神庙中。

    少年脸色愁苦,衣衫已经湿透,浑身上下湿漉漉,水滴不断流淌下来,不大一会所站立的地方,已经有着一滩水泊。

    嘎吱一声,湖神庙的庙门,又一次被推开。

    一位稍微年长两岁的男子走入,国字脸,浓眉大眼,相貌憨厚,身材较为高大,少年看见来者直接开口叫道:“大哥!”

    “找到了吗?”声音充斥着焦急,双眸中隐隐含着希望。

    “没有!”国字脸男子微微摇头,表示没有找到。

    “丢失耕牛可是大罪,尤其这还是王家的牛,这么怎么办?”

    “不行,我还得去找!”少年念叨了一句,走了两步就要离开湖神庙,却是被国字脸男子一把的拉扯住。

    “阿普你疯了,外面雨这么大,要是得了温病,王家可不会花钱给你治病,到时候有着万一你母亲和妹妹怎么办?”

    “不光是你,俺也让徐家兄弟都回去了,必须等雨停了。”

    “不能等雨停,正是这一场大雨,王家才没晓得耕牛丢失,要是雨停了,王家发现了,再也没有机会了。”少年语气激昂起来,手臂重重的挥舞,口中继续讲道:

    “王家不会放过娘和妹妹的。”

    “我死了,也不能让她们出事。”

    “放心,你们谁也不会出事。”

    “俺在来此地前,已经想明白了,这丢失的耕牛找到不难,只要雨停了和徐家兄弟们一起找,不过两三天肯定能够找到。”

    “可王家不是善类,向来霸道,克扣钱财,欺压咱们。”

    “就算是过两日找到,也晚了,王家是不会放弃借助丢失耕牛,狠狠的压榨阿普你的。”

    “所以这耕牛不是阿普丢的,是俺弄丢的,明日把一切都推到俺身上。”

    “大哥!”阿普连连摇头,口中喊道:“不可!”

    “听俺说。”男子双手抓住阿普双肩,郑重其事的讲道。

    “你有娘和妹妹要照顾,不能出事,俺爹和娘前两年大旱,都已经遭灾死了,俺孤身一个,没有拖累,就算是王家知道,只要找不到俺,也牵连不到他人,这一件事情非俺抗下不可。”

    “俺一直听说这大周有三十六州,四百二十郡,俺这辈子不甘心窝在泷泽这地方,俺要去上京见见这大周的帝都。”

    “去见见人皇,看看人皇是不是吃饭用的都是金饭碗。”

    “大哥,我不傻。”

    “我等草民,身无长处,手无钱财,想要游历大周,那是王孙公子的事情,我等怕是要饿死在半路上,最后客死异乡。”

    阿普冷静下来,苦涩的讲述道,语气发苦的继续说道:“不如让我继续去寻找,没准找到了,大哥也不用冒险了。”

    “大雨茫茫,视野受到了限制,哪里能够找到,得了温病死了怎么办?”

    “大哥,我就算死了,也有大哥照顾娘和妹妹和徐家兄弟。”

    “滚蛋!”

    “俺朱重八说的话,你当弟弟的就要听,现在要听,未来俺回来还要听俺的。”

    “俺朱重八有手有脚,怎么会死在路上,俺不光要回来,还要风风光光的回来,”

    朱重八说道此处,微微卡壳,怎么风光一时想不起,不由的加了一句。

    “要比现在的王家还要风光!”

    “俺回家收拾,等到雨小后,连夜就会走。”

    “替俺向徐家兄弟道别,俺发达了,一定不会忘了兄弟们。”朱重八行动果决,下达了决定后,没有任何犹豫,推开了庙门大步的走入雨中。

    “天下,俺朱重八来了。”

    阿普凝视着不断晃动的庙门,双眼中流出清泪。

    “大哥!”

    “不,重八哥!”

    “我等你回来!”

    好一场大戏,神像之中窦长生清晰的观看见了湖神庙的一场兄弟情深戏码。

    本来混不在意,这世上有情有义的多了,无情无义的更多,但当朱重八三字一出,窦长生不在意的神色变的凝重起来,这三个字有毒,窦长生必须要承认。

    看着眼前少年的沉默,窦长生在神像中不由的微微摇头,真是死脑筋,刚刚窦长生就想动手了。

    你们找不到,我能找到啊。

    拜我啊,你拜了,不就知道了。

    那朱重八死脑筋,眼前少年也是死脑筋,看着少年朝着庙门走去,窦长生知道该有动作了。

    刚刚不阻拦朱重八,是因为窦长生拿捏不准对方,是重名巧合,还是真有其事,不过验证方法很简单。

    一位巧合的普通人,身无分文出去闯荡,客死异乡高达百分之八十,这不是现代,乞讨都能发家致富。

    在你看不见的时候,西装革履,洋房豪车,会所嫩妹。

    要是那位,一定会回来。

    不过眼前窦长生正要树立典型,制造网红,找谁不是找,眼前少年正适合,尤其是对方还有个哥哥为朱重八,这就是加分项。

    少年不拜,那么窦长生只有放下矜持,主动开始出击了。

    要是中奖,就是五百万,不中也不亏。

    这个典型流传出去,窦长生也能借此获取信仰,心中对金印的渴求更加热切,唯有金印才能镇压气数,借此开辟天眼,学会望气术。

    观测王朝兴衰,观察吉凶。

    一滴神力悄然的消散,刚刚走到庙门旁的少年,身子不由的一顿,旋即无事的走出了湖神庙,此时雨水已经变小,不再是漂泊大雨,而是蒙蒙细雨。

    少年身影缓缓消失不见,唯有木门嘎吱嘎吱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