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太不要脸了
    洪承畴等清廷官员脸色铁青,陈洪范愤怒地一拍案台,厉声道:“尔敢羞辱我朝,当知我朝铁骑三日便可兵临应天府城下?”

    吴争施施然问道:“敢问你是哪位?”

    “大清都督同知、总兵官陈洪范。”

    吴争昨晚是做过功课的。

    这个陈洪范那可是彻头彻尾的大汉奸,世人称之为“活秦桧”。

    万历年间中的武举,因善于钻营,短短六年,就从游击一直升至居庸关总兵。

    崇祯初,任南京右都督府佥事,提督大教场。

    次年就转任右都督,镇守浙江。

    崇祯五年,孔有德在山东叛乱,陈洪范领兵参与平叛,因平叛有功加封为太子少师。

    崇祯十年,朝鲜告急,陈洪范挂平虏将军印,领兵救援,当时清军攻皮岛,陈洪范闻风而逃,至广鹿岛,因此被革职。

    之后,陈洪范开始结交阉党,得到重新任用,投身到熊文灿麾下,从此郁郁不得志。

    直到清军入关,大明亡国,时任靖南伯、京营副总兵的黄得功邀约他勤王,陈洪范一口拒绝。

    之后,福王在南京即位,建立弘光朝。

    他就投了弘光朝,重觅老路,与阉党攀上了关系,最后在时任首辅马士英的举荐下,提督沿海五镇水师。

    就为了这点,吴争昨夜踹了马士英好几脚。

    当时弘光朝不思图变,依旧贯彻“联虏平寇”的国策,也就是勾结清军讨伐农民起义军,典型的“宁予外寇不予家奴”思想。

    那么派出使团同清廷和谈就成了当务之急。

    陈洪范来劲了,他打仗不行,钻营却有一套,他自告奋勇,向弘光帝奏请北使,弘光帝加其太子太傅衔,命来京陛见。

    由此,左懋第、马绍愉、陈洪范组成了北向使团,出使顺天府。

    使团由南京出发,携带“大明皇帝致书北国可汗”的御书、赐“蓟国公”吴三桂等人的诰敕,白银十万两、黄金一千两、绸缎一万匹。

    至顺天府后,前往谒陵,祭告先帝,并通谢清王,并酬谢剿寇文武劳勋。

    可笑的是,那时的吴三桂早已降了满清。

    弘光派陈洪范为北使重臣,本意是考虑到他久历戎行,同吴三桂等人有交情,便于联络,却没有料到陈洪范的主动请行包藏祸心。

    清廷派出已降清的明朝参将唐虞时之子唐起龙(陈洪范的女婿)勾连陈洪范。

    双方自然一拍即合,很快陈洪范就成了弘光北使团中的清方奸细。

    由此,清廷态度强硬,毫无和谈之意,倒是把所带金银绸缎全部留下,派兵三百名押送使团即刻离京南返。

    使团至天津时,陈洪范密信一封,声称自愿率兵归顺,并为清廷招徕南中诸将。请求多尔衮羁押使团左懋第、马绍愉二人。

    多尔衮得报大喜,立即派人带兵在沧州拦住使团,将左、马二人拘回北京,同时亲笔书信一封传给陈洪范,许诺“加意筹画,成功之日,以世爵酎之”。

    如此,使团只有陈洪范南返。而陈洪范其实已经是清廷安插在明廷内部最大的内奸。

    被多尔衮擒至顺天府的马绍愉,降了。

    而左懋第面对清廷多次劝降,依旧坚贞不屈,被清廷所杀。

    到了这份上,傻子都知道,弘光朝的末日不远了。

    堂堂弘光朝太子太傅成了内奸,对清廷而言,弘光朝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无论是民生政令还是军事布防,知道得比明人还清楚。

    不过陈洪范“志大才疏”、“眼高手底”,他想为清廷献上一份大礼,为自己晋身做准备。

    他在回应天府,途经时任兴平伯高杰镇守的徐州时,想劝降高杰。

    声称二刘(即刘良佐、刘泽清,为当时南朝四镇之二)已有心归附清廷,劝高杰识时务者为俊杰。

    不想高杰早看不惯陈洪范的言行,直接怼道:“清廷想要徐州、泗州也行,你去转告清廷,让他们拿顺天府来换。”

    话不投机半句多,见高杰不是同道中人,陈洪范使出一招“痼疾发作”的老套路,借中风逃遁而去。

    可陈洪范不甘心啊,一回到应天府,就大肆散布“和平”气氛,麻痹弘光君臣;一面向弘光帝密奏,黄得功、刘良佐暗通鞑虏。

    时日久了,陈洪范嘴脸世人皆知,弘光帝顾及旧情和颜面,加上没有确凿证据,所以没有治罪陈洪范,只将他打发出京,回原籍自省。

    可陈洪范还不收敛,回乡之后还特地写了一篇名为《北使纪略》的文章,恬不知耻地宣扬自己如何效忠于明廷,可背后却到处散布清军势大难敌,劝人及早投降,被当地人称为“活秦桧”。

    之后清军南下,应天府陷落,黄得功兵败自杀,弘光帝被俘。六月,潞王朱常淓在杭州被拥戴监国。

    朱常淓眼大如盲、病急乱投医,竟然重新启用陈洪范这个“和平使者”去同清军讲和。

    “活秦桧”陈洪范这次又乘坐悬挂着“奉使清朝”旗帜的船只,去同清方密商卖国事宜了。果然,与当时清军主将博洛勾结妥当之后,陈洪范回到杭州,同兵部尚书张秉贞一道劝朱常淓投降。

    朱常淓本就是贪生怕死之人,在陈洪范、张秉贞一唱一和之下,决定奉表献城降清。

    清军不费吹灰之力占领杭州,陈洪范此时完成了他的使命,正式撕下面具降清。

    好在清廷居然也没亏待他,想来也正常,陈洪范不象吴三桂,他打仗没本事,也就关于苟且钻营,放在哪也不会危及到清廷的统治。

    于是,弘光朝曾经的太子太傅摇身一变,成了满清都督同知总兵官,出现在了这场谈判席上。

    依吴争的心性,能这么便宜放过他吗?

    “哟……恕吴争眼拙,竟不知是陈大人当面,早年拜读陈大人的大作,陈大人文笔,令吴争叹为观之。”

    吴争不仅“不要脸的奉承”,还起身拱手向着陈洪范的方向走去。

    这份无耻和肉麻,直让庆泰朝众人一个个举手掩面,脸色涨红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