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春风一醉乐逍遥(4)
    第14章春风一醉乐逍遥(4)

    白穆川受伤,有些神志不清。白钰珑跪在身边,仔细照料。马车一个颠簸,白钰珑身子一歪,砸在白穆川身上。

    “忠叔……发生……”什么事?话音未落,就听到马车外一阵嘈杂。隐隐约约传来吵闹声。

    “九爷可在车中?”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耳畔炸响。

    白钰珑心中警铃大作,九爷?似乎白家乐曾经说过,川儿什么排行老九,难道是仇家?

    “这位爷,不好意思。车中是我家小姐,没什么九爷。借过,多谢!”管家白建忠笑脸相迎,小跑着上前,深施一礼。

    “你家小姐可是白钰珑?”黑衣男子面无表情再问。

    “这……这位爷,小姐芳名不是……”白建忠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推开。

    “滚开!爷找白穆川白九爷,拦者杀无赦!”黑衣男子手一挥,白建忠轻飘飘砸在地上,一声闷哼,痛的站不起来。

    “这位爷……不要!”白建忠愣神的功夫,但只见黑衣男子疾如流星,伸手掀开车帘。

    白钰珑死死趴在白穆川身上,想阻止黑衣人带走弟弟,土匪面前一切都是徒劳。

    “川儿!”白钰珑被一直冷冰冰的大手掀翻在马车中,头撞在了车厢上,疼的直飙眼泪。

    大手一晃,白穆川凭空消失。白钰珑只看到一抹飘飞的黑色衣袂……

    “川儿!川儿!”白钰珑呻吟颤抖,爬下马车。

    “大小姐……老奴无能……请大小姐恕罪!”白建忠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来,老泪纵横。自己无能,关键时刻,救不了大小姐,护不住少爷,愧对老爷夫人。

    “忠叔……”白钰珑看到白建忠拿着匕首想要自尽,扑了上去:“连你也不要我们姐弟了?”

    “大小姐……老奴无颜面对老爷和夫人……”

    “忠叔,你这样去了让钰珑怎么活?”白钰珑哽咽抬眸,泪眼相问。

    “大小姐……少爷……少爷弄丢了……怎么办?”

    “忠叔,你先带家乐和春桃回去养伤,钰珑……去寻找川儿。”白钰珑一边给白建忠擦眼泪,一边安慰。

    “不,大小姐,还是你回去休息,老奴去找少爷!”

    “忠叔,把家交给你,钰珑才放心。”

    白钰珑心中暗下决心,只要忠叔在,川儿回来白家还是他的……

    白建忠下意识的点点头,没有听出白钰珑的言外之意。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忠叔,你快回去吧,找筱郎中,不然留下什么病根就不好了!”白钰珑催促道。

    “大小姐……”

    “我可以和白姐姐一起去找白公子!”穆晚晴一袭紫衣,赫然出现在眼前。

    “穆姑娘,你不是已经……”白钰珑差异的额看着去而复返的穆晚晴,有些懵。

    “白姐姐,当时事出有因,差点害了公子。家师责罚晴儿将功补过……”穆晚晴低垂着头,两手局促不安的搅动着手中的帕子。

    “忠叔,你看天无绝人之路,有穆姑娘相伴,脚程快乐许多,也方便许多。你快回去吧,说不定川儿已经在回家的路上呢。”白钰珑摆摆手回身上了马车。

    “表……叔……”穆晚晴想起之前白管家吩咐白家乐叫自己表妹,只好开始演戏,别扭的称呼白管家为“表叔”。

    “保护好大小姐……”白管家点头,看着穆晚晴钻进马车,消失在眸地,忐忑不安的带着白家乐等人急匆匆回到白府……

    马车上一白一紫两个孤零零的女子对视一眼,沉默半晌。

    “白姐姐,是晴儿鲁莽了!对不起……之前……”穆晚晴率先开口,想要解释一番:“其实……筱郎中他……”

    “穆姑娘,过去的是就让它随风而去吧!不管怎么说钰珑还是心存感激。谢谢你转成陪我寻找川儿。穆姑娘若是有事,随时可自行离去!”白钰珑拢了一下裙角,淡然的缓缓道。

    穆晚晴身子一僵,感受到白钰珑骨子里的疏离,心里有些难受。一步错步步错。其实……自己只是……

    “白姐姐,其实那天晴儿之所以跑路,是怕筱郎中……”穆晚晴心中不安,想要找机会揭穿筱子风的真面目。

    “穆姑娘,筱郎中的事就此作罢!”白钰珑审视着穆晚晴,有些事自己会做出判断。

    “白姐姐……”

    “穆姑娘可是与筱郎中旧时?”白钰珑咄咄直视。

    穆晚晴缓缓摇头。

    “穆姑娘,山高路远,且休息一二。”白钰珑透过车帘,睨了一眼车水马龙的街道,心中升起一股无力感。

    川儿,你到底在哪里?是谁劫走了你?你若心疼姐姐,就……

    马车朝着城外而去,咕噜噜的声音碾压者白钰珑脆弱不堪的心灵,一道无声的伤痕划过,痛得无法呼吸……

    龙隐山下,两拨人马打得难解难分。

    “小乞丐,你到底想干什么?我郑若男可不想欺负一个小屁孩!”郑若男眼角余光看到郑童和夏凉护送醉春风的马车匆匆离去,一边叫停一边想着脱身之计。

    “郑若男,小爷找醉春风快活快活,你说你半老徐娘嫁不出去,非要横插一脚,是不是想取而代之?”小乞丐龙云凤嘴里叼着一根稻草,打了个手势,手下的兄弟跳出圈外,朝着他靠拢而来。

    “你……”郑若男脸色一红:“小屁孩,毛都没长齐,穿着开裆裤逛怡红院!真给你爹娘丢人!”

    龙云凤脸色一变,郑若男犯了自己心中大忌,笑意渐渐收敛,眯着眸子,如同瞧着一个死人,怨毒的眼神钉在郑若男的脸蛋上。

    “既然如此,别怪小爷不客气。本来无冤无仇想放你一马,可谁知你不知天高地厚,不仅肖想小爷宠你,还口出狂言。真是山野村夫,小爷先将你擒下,让你体会体会没毛的小屁孩也能让你爽上天际!”龙云凤勾起一抹邪笑,出手如电,扣住郑若男的手腕,扯到自己怀中。

    郑若男更快一步,手腕一翻,挣脱龙云凤的钳制,反而死死攥住他的手腕。

    “老娘先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铁爪功!”郑若男冷很一声,一个过肩摔见龙云凤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