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误闯珈蓝灭魔刀(2)
    白穆川半夜留书离家出走,白钰珑差点气炸肺,混蛋!跑哪里也不说一声,让本小姐哪里去找?

    该死的!

    老管家静静守候在旁,生怕大小姐气出个好歹来,心中甚是心疼,好话说了一箩筐,白钰珑轻哼一声,吩咐白建忠派人寻找这个不孝的弟弟。

    白建忠躬身而退,直接将白家乐带走,狠狠训斥一番:小兔崽子,少爷离家出走也不吭声!

    哎哟喂,腿长在少爷身上,自然想怎样就怎样,我一个奴才能怎么破?白府乱作一团,白钰珑心中腹诽,刚享几天清福,就要亲自出马了,哎,本姑娘天生就是个劳碌命。白钰珑带着夏荷出入白家钱庄、布庄等,一时之间老伙计有些懵圈,咋回事?难道白府的大小姐和少爷把这当成了过家家?

    且说白穆川童鞋谁也没通知,带着必备的东西,孑然一身,独自踏上寻找魔教落魄教主之路。天大地大,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藏身何处?幸运的话也许半路就能撞见,杀之而后快,或许这家伙隐藏至深,躲在哪个犄角旮旯说不定三年五载也见不得人影。

    随遇而安!早晚能抓到,咳咳……白穆川发现自己思绪飘远,先找个落脚点,眯一会再说。

    晨光微熹,本想打个盹的白家少爷,发现自己居然谁的如同死狗,若是高手路过,瞬间就能摘取项上人头。哥也想高调啊,可是实力他不允许啊!

    打了个哈欠,感觉肩膀有些发沉,伸个懒腰,走了几步,一拍脑门,回转身,从空间戒之中小心翼翼的去处一张人皮面具,满意的勾了勾唇,须臾一名与白穆川眉眼有三五分相似的乡村少年新鲜出炉,嘿嘿一笑,走出树林。

    百无聊赖的少年,一脚将脚下的石子踢飞。

    “哎哟,你干嘛?吃多撑得?”一个刺耳的声音传入耳际,白穆川一愣,拧眉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看了过去。

    只见两男一女不知何时出现在离自己三米远的路边,女子一袭水蓝色紧身衣袍,外罩水蓝色斗篷,柳眉倒竖,狠瞪着白穆川,看上去约莫十七八岁,可是已经达到武师三阶。白穆川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猜测对方的真实身份。

    身后两名双胞胎,约莫二十出头,一黑一白的打扮分外扎眼。难道是哥眼花了?莫非是黑白无常来索命?收起玩闹之心,白穆川心中警铃大作,双胞胎的武功更高,自己似乎看不透,坑爹的系统不知去哪里玩耍了?

    白穆川轻叹一声,连连道歉,“不好意思,这位姑娘,之前在下鲁莽,是在对不住!”

    见白穆川躬身施礼,态度还算可以,黑衣男子打算息事宁人,不料蓝衣女子不依不饶。

    “切,本姑娘若是砍你一刀,就说自己手滑,成不成?”

    这个似乎……不成!白穆川暗笑,此女子气量不是一般的小。女子见白穆川走神,以为心中害怕,冷哼一声:“切,土老帽,知不知道本姑娘是谁?珈蓝学院的学生!”

    蓝衣女子似乎没看到双胞胎的警告,为了显示自己的优越感,干脆自报家门。结果的结果,白穆川缓缓摇头一本正经的道,“珈蓝学院?宠物学院?本少爷没有听说过!哎,才疏学浅!还望海涵!”

    “你……你说什么?哈哈!本小姐没听错吧,居然有人不知道珈蓝学院?”

    “本少爷不知道珈蓝学院犹如姑娘不知道疯人院,有什么好奇怪的?”白穆川淡然的睨了蓝衣女子一眼,本打算息事宁人,不料对方死揪着不放,顿时来了气。

    “你……沐凡、沐宇还不快点将这个狂傲之徒给本小姐拿下?”蓝衣女子蛮横的冲着身后的两名帅哥叫嚷着。

    “梦晴师妹,师傅不是说不让我们在外面惹是生非吗?你的脚又没事,我们快点赶路吧,不然这次大赛……”黑衣少年张沐宇在一旁劝阻道。

    被称为梦晴的少女嗓音一尖,冲着张沐宇开始咆哮,“胆小鬼!哼!”

    白衣少年张沐凡皱了皱眉:“于梦晴,你这什么态度?我与哥哥平时不与你计较,不是你有多了不起,而是我们兄弟念在两家世交的份上。哼!”

    于梦晴哪里受过这样的气?憋得脸色通红,恼羞成怒,冷哼道,“既然如此,还不快滚!?”

    张沐凡撇撇嘴,上前一把拉住白衣少年张沐宇,“哥哥,我们走吧!天涯何处无芳草?”

    张沐宇犹豫片刻,缓缓点头,“嗯,娘亲让我照顾好你,走吧!”

    “这才是我的好哥哥!”张沐凡嘿嘿一笑,冲着于梦晴潇洒的挥了挥手,“走了,大小姐啊!多保重,千万别让色狼叼走!”

    白穆川忍俊不禁,噗嗤一笑,“兄嘚,哥们给你点赞!”

    “好哈?兄嘚,赶紧走,小心被母老虎吃干抹净……”张沐凡坏笑的睨了白穆川一眼,与哥哥张沐凡头也不回潇洒而去。

    于梦晴气的直跺脚:“该死的,都走!哼!别后悔,等本小姐实力强大了,拿下这次大赛冠军,有你们哭的!”

    “切,男儿有泪不轻弹,试问天下哪个男人愿意为了一个假惺惺的女人回头呢?”扔下一句嘲讽的话语,白穆川摇摇头,悠闲的走在山路上。

    前方未知,凶险未知,可是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招呼着他,令他情不自禁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突然身后传来破风的声音。嗯?最毒不过妇人心,果不出所料,该死的泼妇?!白穆川双眸一厉,寒光微山,怎么,都欺负本少爷手无缚鸡之力?笑话!

    说时迟那时快,刚才还一无是处的废材白家大少爷,转眼调动起周身的武力,虽然武力值在妹子面前不值一提,可是身为男人的那股执拗死死支撑着他,差点走火入魔!

    于梦晴幸灾乐祸,拍手称快!:“该死的,早死早超声,可惜了本小姐辣么好的暗器。”

    “嗯?暗器?你说的可是这个?”百川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笑容不达眼底,摊开手,只见三妹小巧的梅花钉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