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五十九:线索
    震动消散后,龙池柱散发出威严的气息,所有雾虫被风一吹,一齐消散,泄出极其精纯的木气

    刹驮堂里,众人议论纷纷,都在讨论震动的起因,李不琢望着那雾气,想起刚进苍梧事后时的那阵怪风,心里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却抓不住

    他闭上眼睛,尝试用不易剑道推演,推演的目的,自然就是这劫数的起因

    不易剑道运转之中,从进入苍梧开始,所经历的点滴都事无巨细地缓缓呈现

    但紧接着,李不琢察觉到自己的推演,触及到了某种极其可怖的意志,那股庞大的意志仿佛察觉到他的窥视,稍稍动弹了一下

    只是一下动弹,李不琢便感觉自己的意识要被那道意志同化,他心底生出一股庞大的恐惧,却在紧要关头,用定法驱除了一切负面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

    毫不犹豫地,李不琢斩断了触及那道意志的意识,不易剑道戛然而止,李不琢猛地睁眼,闷哼一声,七窍之中流出些许鲜血

    同时他也停止了推演,从那道恐怖意志中脱身

    李不琢闹出的动静,让众人投来疑惑又惊惧的目光

    就连赵东流,虽然依旧平静,眼底也有一丝惊讶

    “切莫再尝试,这劫数的起因,不是你可以理解的”

    赵东流深深看了李不琢一眼,这个年轻人修为精纯,已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但在某些存在的眼中,他也只是蝼蚁,是微尘但身为蝼蚁,居然能碰触到那种存在,也足够惊人了

    “晚辈知道了”李不琢擦去血迹,语气有些虚弱

    刚才那道意志让他心有余悸,虽然只是一瞬,但他已经经历了生死

    那道意志根本就不是他可以碰触的,甚至连直视都有危险而且李不琢察觉到,自己的窥视根本没让那道意志产生注意,它只是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丝气机,就让他无法抵抗

    难怪连苍梧界中修为最深的那位秩宗,也要在六柱柱首的辅助下,花费了四十九日,才推算出劫数的根底

    李不琢压下继续琢磨的**,闭目养神,他受了些小伤,虽然不重,但也需要立即调息

    赵东流收回目光,对众人道:“尔等也不要追究这劫数的根底,知道了吗?”

    有李不琢的前车之鉴在,众人哪还不知道危险,纷纷答应

    赵东流见状,点了点头道:“重要的事情我已尽数告知,其他的东西你们知道太多也无益,这劫数来临之期就算我也无法确定,切记不要在逗留太久我离去之后,这刹驮堂便由我的侄儿赵寒知来主持

    墨宗要离开了?李不琢暗中打量旁人,却见旁人的神情也是不解,看来赵东流今天才说出自己要离开的消息

    原来,这位真形境炼气士进入龙池圣城的目的,并不是天柱神髓……

    想必不止龙池圣城,苍梧中其他地方,也应当有真形境的高手潜入,这等境界的高人屈指可数,无不能以一当万,他们潜入苍梧,不为天柱神髓,到底抱着什么目的?

    ……

    交待完一番话,赵东流便起身离去,将刹驮堂留给了年轻一辈

    真形境高手的目的,自然与李不琢关系不大,他甚至心中有些庆幸,此事若由赵东流主导,纵使得到了天柱神髓,恐怕最后受益最大的,也只会是他的侄儿赵寒知

    眼下,赵寒知便来到了赵东流原来的位子上,对众人抱拳,温文尔雅,挑不出半点毛病

    “在场诸位都是人杰,才能超过我的不在少数,我若强占着这刹驮堂主的位子,恐怕不能服众只不过,我等若各行其是,成了一盘散沙,未免辜负了墨宗的期望,我只好忝为刹驮堂主,代墨宗接管探查天柱神髓之事,若有自认才能超过我的人,只管站出来,若真有才能领导众人,我便立刻退位让贤,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此人的态度倒让李不琢颇为认可,在场中人本就利益关联不深,赵寒知若一出面就仗着墨宗侄儿的身份居高临下,离心离德,便不是成事之人,眼下看来,倒是值得合作

    李不琢向来喜欢独来独往,虽拿得定主意,却不是一个喜欢帮他人拿主意的人,也不欲出风头,去争这刹驮堂主

    “哪里的话”

    “我等不会做出阳奉阴违之事,赵公子放心吧”

    众人纷纷表明态度

    符离脸上保持着微笑,心中却暗暗腹诽,赵寒知虽说会退位让贤,但他摆出一副谦让的态度,若真有人站出来要取代他的位子,便会被旁人认为是不知好歹可惜,如今她失了臂助,根底薄弱,不然还真想站出来跟赵寒知争一争,她可不吃那假惺惺的一套

    片刻后,大部分人都对赵寒知表示出认可的态度,赵寒知眼睛一扫,将没出声的人记在心底,微笑道:“那好,既然诸位都是这个意思,我便把那道关于天柱神髓的线索告诉各位”

    “诸位都知道了,百年之前,有人成功盗得一缕天柱神髓,但此人的来历,用的是什么办法,到如今都没人知道那龙池柱不光防守严密,自身亦坚不可摧,就算真形境高手,也难以伤及此柱的根本,更遑论从中取出神髓”

    赵长青不疾不徐地说着

    这时有人说道:“百年前天柱曾发生震动,近来也有天柱震动,想必取出神髓的办法,便与这震动有关”

    赵寒知闻言,点了点头,又摇头道:“具体如何,尚不能定论,不过,这数月探查中,我们却得到一桩消息,当年龙池柱中一名看守,目睹了神髓被盗之事,而且如今还活在这龙池柱中”

    “只要抓获此人,逼问当年的隐秘,我等取得天柱神髓的把握,便要多上数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