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背面
    来的迅猛,来得突然

    来自灵魂深处涌现出的一股强烈的冲动,抬着他的双脚,向着右前方迈进……仿佛哪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不对,不是他,而是它们——萝煞

    白夜猛的拉回脚步,心有余悸

    在那个方向,有什么东西吸引萝煞,她们想要过去,不止要自己过去,还要把白夜推过去

    在疑似地灵隐藏之地的地方,究竟是什么东西对她们能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

    白夜用力一蹬,浮上水面,过了一会,无双也出现在另一边,她眉头紧皱,显然没有任何发现,将目光看向白夜

    白夜扫视一圈,森林的枯枝像干枯的手掌,绝望的伸向夜空;岸边篝火奋力燃烧,枯枝一根根在火焰中爆裂,啪啪作响;无族的少女全部潜进湖里,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时不时的冒出一涨憋气憋的通红的脸颊,深深急喘几声,缓口气又快速潜入湖里

    永夜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篝火却很快就会熄灭

    “跟我来”白夜对无双点了下头,深吸口气,潜入水底

    来吧,姑娘们,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吸引你们!

    闭上眼睛,那股感觉再次出现,他朝着吸引传来的方向,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摸索过去终于,他碰到了障碍物,他轻轻摸了上去,棱角分明的金属物,找到了!

    漆黑的水底伸手不见五指,水流的阻力让他在水底的行动格外费力,每一次很用力的拍打,落在合金盖子上却只能发出沉闷的低音

    一只小巧的手按在了白夜拍打盖子的手上,是无双

    白夜抓着无双的手,在她掌心写了一个字:下

    吸引力是在冷冻仓的下方传来

    然后紧接着又写了一个“上”:把冷冻仓拿开

    无双点了点白夜手心,表示明白,然后又抓着白夜的手,歪歪扭扭地写了一个“走”字,让白夜离开

    白夜不能离开,他不知道冷冻仓下面会出现的究竟是地灵,还是邪煞他必须在一旁策应,才好随时应对突发状态

    他微微向后推开两步,嘴里吐出一串泡泡,稍微减轻了一点肺部压力

    无双在湖底站定,双手钳住冷冻仓,试着用力,发现冷冻仓就像是长在了石头里一样,纹丝不动她长吁出一长串的泡泡,两只透明的符文出现在她身旁,分别从两只手背渗入

    噗!

    金属的仓壁不堪负重,向内塌陷

    呲呲……

    脚下的碎石碎成粉末,轻盈的双腿像被灌上了合金,深没湖床,直达膝盖

    “灵纹”——这是无族对她们所修炼的战技的称呼,她们拥有六种灵纹,这些灵纹可以让她们熟练控制灵气,从而获得超凡的力量,每一种灵纹都代表不同的含义,而不同的搭配组合又会衍生出更多形式的力量

    在她们族内,同时可以控制灵纹的数量越多,那么实力越强,据说无双可以熟练同时运用全部灵纹

    白夜曾经看了一遍,就全部明白了这些灵纹的作用——这些灵纹就是“灵气”们的语言,无族所谓的控制,其实就是让灵气们明白需要它们去做什么可是白夜明白了也用不了,意识海短暂的安宁,不过是萝煞表面乖巧而已,实际上她们每时每刻都考虑着如何才能推翻白夜的统治地位,不搞事已经算白夜调教有方,妄图让她们听令简直天方夜谭

    两个符文组成“蛮力”的信息,她体内的灵气纷纷开始以能够增强她力量的方式给予她强化,汹涌澎湃的蛮力在那娇小的躯体中喷涌出来

    哗啦!

    冷冻仓连着大批巨石被从湖底连根拔起!

    湖底再一次被翻涌的泥沙搅浑,冷冻仓被拔出后,湖底出现一个大坑,然而诡异的是,湖水并没有倒灌进去一束光芒从洞口探出,照亮了整个湖底

    无双怀里抱着“金属棺材”一样的冷冻仓,冷冻仓尾部如同长出了根须一样,连着一条条被扯断的黑色石须

    黑色的石须隐约闪烁着暗红色的纹路

    白夜顺着石须望去,这些石须汇聚在了冷冻仓的电源附近,整个背面都被这些黑色的石块通化

    这tm是什么东西?

    他可不记得冷冻仓的计划里有这种玩意……不过看这些石须的链接方向,难道就是“它们”一直在给自己供电?

    那电源在哪?

    白夜望向洞口,石须便是从洞口的对面伸出来

    白夜跟无双四目相对,白夜朝着洞口指了指:这是什么?

    无双摇摇头:不知道

    白夜用两只食指一起指了指洞口:一起去看看

    无双点头,不过她对身后挥了挥手,让族人在这边警戒,没让她们跟来

    被撕扯出来的洞口差不多井口大小,刚好两个人能并排挤过去

    无双自己先钻过洞口,确认无碍,才对白夜示意

    穿过洞口的一瞬间,白夜有种非常诡异的感觉,明明自己是努力往湖底潜水,可是在穿过洞口的时候,却像是用力上浮

    洞口的另一边,是一个山洞,没有水,斜上方有一个洞口,柔和的光芒就是从那个洞口照射进来

    白夜从洞口爬起来,抚摸着周围的的岩石,非常干燥,一丝潮湿的痕迹都没有

    他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洞口——没错,洞口变成了在他脚下

    倘若说是被封着导致这边没有水也就罢了,冷冻仓都被拿开了,撕开了这么大一个口子,还是一滴水都流不进来——因为洞口是在下面,又不是喷泉,他不可能往洞口上边流

    他蹲在洞口边,朝对面望去,在他的视角里,水下的气泡,是反方向朝下冒着

    无双好奇的摸着水面,她的手轻松的穿过水面,感觉水有一股轻柔的力量将她向水底下拉——实际上那是浮力,只不过是在谁的那边的浮力跟这边的相反

    “怎么回事?”无双不知所措

    感觉这个洞口就仿佛链接了上下颠倒的两个世界

    白夜若有所思的问:“你们来过浮土背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