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拧脸
    这人多讨厌,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样,据我平时观察,大家都是喜欢笑脸的。难道讨厌一个人,看她什么样子,都觉得讨厌?他竟如此的讨厌我!

    不让笑,正好了。

    明明心里不想笑,强打笑脸,也怪累的。

    我敛了笑意,木无表情地说:“你揪着我,想笑也笑不成。”

    他大概是不想让我再笑,手下加重了力道,拧得我的脸生疼。

    “你为什么总是在笑呢?”他盯着我问。

    你算个屁呀,为啥要告诉你。

    心里几个翻滚后,我冷冷地对上他黑沉沉的眸子:“你为什么总是欺负我?又打不过我。”

    他盯着我。

    我盯着他。

    我俩就这样对峙着。

    师父说,如果一个人心里有杀念,会从全身的每一个部位流露出来,最明显的就是眼神。所以,想隐藏自己的情绪,先把眼神隐藏好。

    我以前讨好慕容谨的时候,总是先让眼里蓄了笑意,再开口说话。此时,不但没有隐藏我的怒意,还让它尽情释放出来了。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我想我可能已经把他杀死了。

    可惜他感觉不到我的凶意。

    如此确信,是因为我看到他的眼里慢慢漾了笑意,然后嘴角缓缓上扬:“难道你学剑,就是要打得过我吗?”

    我想没有人会笑脸,面对一个想杀死自己的人,除了我。我是别无他法,哪怕有一个办法,我都不会对着他笑。

    我没答他的话,冷冷地说:“你放手。”

    他依旧笑着,并松开了抓着我胳膊的那只手,转而捏着了我另一边脸蛋:“我要是不放呢?别忘了我对你有救命之恩,你就是这样对恩人说话吗?”

    欺负我,你就这么开心呀,笑得这么愉快呀。混蛋,王八蛋。

    真想一脚把他踹到山底下。

    他的话,也让我生气,这人真是个无赖,是个小人,如果是大侠,救人肯定不图回报。

    在心里把他骂了几遍后,又突然想到了我曾在他面前,光腿无助的惨样。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方才凶凶的气势一下子减弱了。

    我转换了策略,强扒着他的手腕说:“你捏疼我了。”

    他滞了一下,才松了手。

    两边的脸蛋子终于归了原位。

    这时不走,还待何时?

    未料,我刚一转身,他又拉住了我:“让我看看。”一下没注意,下巴被他托住了,他皱着眉头迟疑地说:“我,我不是有意的。”

    我用力挥开了他的手,飞快地向山下跑去。

    不是有意的?是怕母亲发现了,我告他的状吗?

    一路在心里咒骂,让他不小心踩空,磕个头破血流,或是让野狼咬着,缺个胳膊少个腿才好。

    山风瑟瑟,像是在低语。

    回到房间时,天近黄昏。小玉刚醒的样子,正在发呆,看到我,才回过神来。她走到我面前,左右看看我的脸:“大小姐,你的脸怎么了?”

    我摸摸仍有些疼的脸蛋说:“刚上山了,可能是被虫子咬了。”

    “好像是肿了,怎么办呢?胡婶也没跟来。要不我去找夫人问问有啥办法。”

    “不用了,你帮我打盆热水,我洗一下就好了。”

    小玉出去了,我坐在了塌上。

    本想拿铜镜照照的,又没动,实在不想看到自己那幅狼狈相。

    ------题外话------

    上班族今天是不是上班了呢?心情肯定不很愉快吧。嘿嘿

    我们这里雪过天晴。

    打起精神哦,新年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