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五成
    “叶师傅、赵博,你们来了,来落座吧”

    在楼下就遇到了洪镇南派来找叶问的徒弟,赵博和叶问就跟着来到武术协会,洪镇南看到叶问和赵博后,就让两个人落座,位置就在洪镇南旁边

    赵博站在叶问身后,他可没有落座的资格,赵博就来回看,武术协会的武师已经来的有七七八八的,再等几个人就可以开始了

    听了一下那些武师的交谈,赵博大概清楚,所有的武师都是同仇敌忾,对于龙卷风的挑衅那是义愤填膺,但是要上台接受龙卷风的挑战,没有一个人主动,大家都看过龙卷风和其他拳击选手的战斗,对龙卷风有一个大致的估算,都认为自己胜算不大

    “既然大家都来齐了,那就说说吧,这一次洋人的挑衅,我已经代表武术协会应战,这件事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名誉,我们华夏的功夫绝对不允许洋鬼子来玷污,你们有没有不同意见”

    等到人来齐之后,洪镇南结束了和叶问的交谈,清了清嗓子之后说道

    “没有,我早就看那洋鬼子不顺眼了”

    “就是,敢说我们的功夫是跳舞,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今天就是侮辱我们华夏功夫,我们和他势不两立”

    “……”

    洪镇南开口之后,其他人纷纷应和,没有一个人反对,因为这种大是大非上面,如果有不同意见的话,那就等于欺师灭祖,被所有人鄙视的

    “好,既然大家都有一致的看法,那就讨论一下,由谁来应战这个洋鬼子吧”

    第一个议题通过之后,洪镇南又抛出来了第二个议题

    不过这第二个议题就没有那么热闹了,所有的武师沉默不语,要么端起自己的茶杯装作喝水,要么左顾右看就是不开口说话

    洪镇南看了一圈,就知道这些人指望不上,靠他们壮壮声势还行,要让他们真的来一场,谁都不会往前凑的

    赵博也是心里发笑,这些人,还真是胆小怕事,连习武的基本都忘了,难怪实力无法精进,永远无法迈入宗师那道坎,不过这些人也确实没用,连洪镇南和叶问打龙卷风都那么困难,更不要说他们了,什么螳螂拳、游身八卦掌,被龙卷风一记重拳,就能够ko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说话,那就由我来说吧”

    洪镇南扫视了一圈,然后开口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集中过来,他们生怕洪镇南直接点将,如果点中自己,又不能够拒绝,如果拒绝以后恐怕会被穿小鞋,如果不拒绝,自己就要在擂台上被打,所有人的心都提溜起来了

    “这次我不打算让太多人上擂台,除了龙卷风点名的赵博之外,就我和叶师傅上台领教龙卷风的高招,说不定赵博就能够把龙卷风给打趴下,就不需要我和叶师傅出手了”

    洪镇南也没有勉强这些武师,强扭的瓜不甜,而且他们什么实力,洪镇南也是一清二楚,他们不是龙卷风的对手

    “有洪师傅和叶师傅出手,那绝对没有问题,洋鬼子就等死吧”

    “哪还需要洪师傅和叶师傅出手,叶师傅的高徒就能够把那洋鬼子解决,当天在擂台上,如果不是那些差人把叶师傅的高徒抓走,那个洋鬼子早就被打趴下了”

    “就是,我们华夏功夫随便出来一个人就能够把他们那花里胡哨的拳架子给打趴下”

    “……”

    一听不需要他们上擂台,这些武师重新活跃起来了,把龙卷风贬低的一文不值,好像他们动动小手指头就能够把龙卷风给打趴下

    “赵博,你有没有信心对付龙卷风,你和他交过手,如果不行,不要勉强”

    洪镇南开口问赵博说道,他没有那么乐观,他虽然没有和龙卷风交过手,但是他知道龙卷风不好对付,而且那天,赵博在擂台上也没有占多少便宜

    “洪师伯,龙卷风实力确实不弱,不过如果没有任何限制,我有接近五成的把握击败龙卷风,如果限制了我的双脚,让我用拳击的方式战斗,我恐怕只有不到一成的胜算”

    赵博说道,和洪镇南看到的一样,赵博知道自己那天确实没有占多少便宜,自己能够把龙卷风打退,第一次是龙卷风没有任何防御让自己打的,第二次则是用了腿部的力量

    这两次都是自己占据主动,龙卷风没有多少还击,赵博虽然有铁布衫在身,但是对于能不能够接住龙卷风的重拳,心里也是打了个问号,根据电影里龙卷风对阵洪镇南和叶问的表现,赵博只能够来一个保守的估计

    “不到五成?”

    洪镇南皱起了眉头,因为在场的人只有赵博和龙卷风有直接接触,对龙卷风的实力有正确的认识,对于赵博,洪镇南还是很信任的,赵博说话不会有虚言

    “放心吧,阿博,既然对方向我们挑战,就要遵守华夏功夫的规矩”

    叶问也说道,他当然知道华夏功夫中,腿的作用有多大,很多杀招都是需要腿来攻击的,因为腿部的力量要远超手臂

    “嗯,没错,向我们挑战,就要遵守华夏功夫的规矩,不过赵博,如果你没有把握,就不要回应,我和你师傅可以应对这个龙卷风”

    洪镇南说道,他决定还是保护一下赵博,赵博现在还没有出师,实力远远不够,不能够让这个好苗子给夭折了

    “洪师伯,放心,就算我打不过龙卷风,他也别想那么轻松打败我,还有,洪师伯,我看你面色有点暗红,恐怕是有伤病在身,龙卷风的拳重,而且体力很好,如果打持久战,洪师伯我担心你恐怕力不能支,还是让我来打头阵,我师父来压轴吧”

    赵博开口劝说洪镇南,自己之前做了那么多,不就是极力避免洪镇南的悲剧发生,如果现在再让洪镇南上擂台,那岂不是功亏一篑,自己做的努力都白费了,所以说什么都要阻止洪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