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欺人太甚
    彭州铜矿,是木寒云家族的命脉,帮助木寒云家族积攒了富可敌国的财富,却也能随时让木寒云的家族万劫不复

    木寒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寄人篱下并非他的愿望,投靠白鸿也只是一时之计在得到白鸿的赏识之后,木寒云就假借白鸿的名义,与彭州知府沆瀣一气,私挖彭州铜矿,私铸铜钱,大肆敛财

    木寒云的盘算,只要有足够的财富做后盾,凭着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在唐都打下一片天地,等到日后自己武道大成,甚至可以成为京城的一方权贵

    到那时,就算和白鸿翻脸,也没人能奈何自己

    这个计划隐秘至极,全是木寒云的心血,就算是整个木家也只有寥寥几人知道,白鸿更是被自己骗得团团转

    可让木寒云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苦心谋划了数年的计划,李林居然已经全盘知晓了

    木寒云是一个聪明人,他现在没精力去探究李林究竟是如何知道此事的他现在能想到的,只有自己凄惨的下场

    如果李林将此事爆出,不要说他一个木寒云了,整个木家都将鸡犬不留

    极度的恐惧反而让木寒云变的极为冷静

    木寒云死死抓住李林,摆出与李林一副拼命角力的样子,身体和李林紧紧靠在一起,压低声音,狠狠地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林轻轻一笑:“我想要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你这是让我死!”木寒云怒骂道:“你也知道白鸿有多恨你我今天要是输给你,白鸿是不会放过我的没了白鸿的庇护,我同样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与其如此,我还不如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哈哈,木寒云,你我都是聪明人,你何必用这种低劣的谎言来诓我呢”李林说道:“你在学榜之中排名二十六,可真实实力足可进前二十你的实力、心性、谋略皆为上品,是白鸿手下的头号大将,其地位根本无人可替代”

    “白鸿此人志大才疏、蠢笨如猪,唯一一点好处是有自知之明他能有今时今日的声望、地位,除了九龙的背景外,全都依仗你为他卖命白鸿自己都不是我的对手,哪还有脸面强求他人”

    “今日之事你若顺了我的意,白鸿的确会恼你、怨你,但他不会笨到自断臂膀只要瞒住铜矿之事,以你的手段,不出几个月又会重新得到白鸿的宠幸这中间的厉害,你应该可以算清楚呀”

    李林的话让木寒云心神大震,眼神急剧的闪烁

    看出木寒云的犹豫,李林适时地添了一把火:“木寒云,你能在这种场合跳出来挑战我,应该是白鸿给你许下了丰厚的报酬吧但你心里明白,有些东西再好,得要有命享用才行呀”

    李林冷笑道:“时间不等人,这里这么多人看着,我可没那么多功夫和你耗我数三声,你要再不下决定,就别怪我了”

    “一……”

    眼看李林真的开始数数,被逼急的木寒云眼中突然曝出一团冷光,一股危险的气息从木寒云身上如海浪般涌出,李林瞬间被一团冷意包裹

    可随即,这一切又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在电光火石间,木寒云就将自己的杀意压了下去,只是紧紧的抓住李林

    不等李林数第二个数,木寒云就连忙问道:“你真能保证不揭发我”

    李林斩钉截铁的说道:“君子一言”

    “那好”

    木寒云也是一个果断之人,一咬牙,突然放开李林向后跃起

    木寒云不光实力不俗,演技也是一流跃起之后动作神态十分到位,为了逼真,甚至咬破舌尖吐出了一口鲜血,让人看去仿佛正是与李林角力失败,被打飞出去

    刚才整个过程,不过短短十几秒的时间众人看到李林和木寒云一招之后不分胜负,互相黏在一起角力,最后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木寒云就被打飞了出去

    原本期盼的一场精彩对决,居然出现这么一个乏味的结局,实在让人失望

    四周顿时嘘声一片,言语中对木寒云的评价一落千丈除了少数人以外,大多数人都露出失望的神情

    至于白鸿,更是连眼睛都瞪出来了,没想到木寒云居然这样就输了

    这个笨蛋,怎么会……

    周围人的反应让李林心中暗笑,在木寒云向后跃起的同时,李林却突然发力,从后面追了上去

    眼看自己就要飞出擂台,木寒云心中感到一阵阵的冰寒

    今天这一场比斗,木寒云原本想一举扬名,为今后的仕途铺路的

    可谁知李林居然如此恐怖,自己最大的隐秘居然被他探知的一清二楚

    这个变化来的太突然,让木寒云在李林面前全无招架之力

    这让木寒云如坠冰窟

    就在木寒云感到恐惧之时,他突然感到自己的右腿一紧,已经大半身子飞出擂台的自己突然被一股大力给拉了回来

    木寒云定眼一看,赫然发现李林居然如鬼魅一般追了上来,一把将自己重新拉回了擂台

    自己身处半空根本无处着力,猝然遇袭更是来不及反应,只见李林连出数拳,重击自己的前胸和丹田,招招要害,毫不留情

    突遭重击,木寒云惨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直接被击飞出去,在地上连翻了好几下,才停了下来

    这可不是刚才的假打,而是货真价实的重击呀

    木寒云瞬间就被重创

    “李林,你……”

    灰头土脸的木寒云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林,又惊又怒

    木寒云吃惊的是李林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瞬间就追上了自己出手力量虽不是太大,却招招命中要害,出手之狠辣更是少见

    而愤怒的,则是自己已然认输,李林居然还用这种手段羞辱自己

    李林玩味的看着木寒云,笑道:“木寒云,你似乎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是让你顺我的意,但没让你就这样认输”

    李林慢悠悠的说道:“木寒云,你要明白我,李林,乃九龙之一,冥龙李元昊之子我身上所背负的,乃是九龙的尊贵和荣耀在唐都之内,这份尊贵和荣耀可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随意冒犯的你若是这样轻松的认输,你让我日和如何在唐都立足呀”

    李林看着木寒云,眼神中带着一丝怜悯:“难道白鸿没有告诉你跟我比斗,一旦输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木寒云冷着脸,眼神冰冷的看着李林:“李林,你欺人太甚!”

    李林如此手段,称得上卑劣泥人也有三份土性,更何况是木寒云

    怒火中烧的木寒云正要和李林大战一场,可身体刚一动,胸腹和丹田处就传来一阵剧痛,让木寒云手脚一软,差点再次摔倒

    李林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哈哈笑道:“木寒云,你最好冷静一点你已经被我重创,再敢爬起来,我会打死你的”

    木寒云半蹲在地上,忍受着身体的剧痛,看向李林的目光极为复杂

    这中间自然有愤怒和屈辱,但随着木寒云渐渐冷静,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些别的事情

    李林,居然能在一招之间就将自己重创

    就算李林偷袭在先,可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啊如果自己全力施展,完全可以匹敌学榜前二十的高手,就算面对学榜前十,也可以过上几招

    能一招放倒自己的,整个学院都没有几个人

    可李林做到了

    这怎么可能,李林在学榜中只是排到第三十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