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干什么呢?
    “哈哈!”

    见王振霆像是呆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出手的官兵大笑着,仿佛已经看到了王振霆身首异处的下场

    但是,就在刀刃即将砍中王振霆时,王振霆顺着心觉身子微微一侧,躲开官兵手里的刀后,一个旋身,已经来到官兵背后

    手指一抬,一根夹在指尖的银针在官兵还未反应过来时,顺势刺进了对方的后颈中

    脚步一滑,离开官兵身周,官兵怒吼着再次扑向王振霆,手中的刀刚刚抬起,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药效不错”

    听到倒地声,王振霆微微一笑,注意听了下周围,确定暂时没有危险后,将官兵上半身的兵服拔了下来,提在了手里

    耳朵微微一动,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叫声,提着官兵的衣服冲了过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身穿官兵衣服的男人,提着一把刀追着王振霆跑了出来

    王振霆像是慌不择路般,在身后官兵的追逐下,竟然跑向了另一个官兵

    “哈哈!蠢货!”

    正要下刀砍死面前一个宾客的官兵嘲讽的笑了声,对跑来的王振霆扬起了手里的刀

    但是,不等他手里的刀砍下,王振霆身子却猛地加速穿过他身边,手里的银针顺势扎在了对方的脖颈上

    “噗通!”

    官兵倒在了地上,侥幸逃了一劫的宾客,却是一脸懵逼,但是在看到跟在王振霆身后的官兵走向他时,却是大声的尖叫了起来

    “闭嘴!大牛!是我!”

    听到熟悉的呼唤声,坐在地上的宾客,抬头一看,惊叫道:“老铁!?怎么是你!”

    “别愣着了!赶快把这家伙的衣服扒了换上”老铁指了指王振霆,道:“我们跟这位大侠走!”

    “好,好!”大牛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快速的扒下官兵的衣服后,三下两下的套在了自己身上,捡起地上的刀,和老铁一起站在了王振霆身后

    “一会呀,我们就装作追杀这位大侠的样子!知道了吗?”

    老铁给大牛传授者经验

    大牛连连点头

    “走吧!有人来了!”

    听着向这边赶来的数道脚步声,王振霆淡淡道了一声,再次跑了出去

    大牛和老铁咽了咽口水,跟在了王振霆身后,学着官兵的模样,一边叫着一边追起了王振霆

    一个,两个,三个……

    跟在王振霆身后的官兵越来越多,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了十多个

    “喂!你们干什么呢?”

    终于,一个官兵百长在看到这一幕后,眼睛一瞪,叫出了声

    “这么多人追一个都没杀了,你们是吃屎了吗?”

    说着,挡住了王振霆的退路,手中长刀一横,一脸不耐的向王振霆砍去

    突然,这百长发现跟在王振霆身后的兵有些不对劲

    虽然衣服和他们一样,但是裤子和鞋子却和他们完全不同

    这些兵……是假的!

    心中一惊,这百长急忙向后退去,同时嘴巴一张就要喊人

    就在这时,王振霆双脚在地面一蹬,冲到了这百长身前,一把抓住这百长握刀的手,向上一抬,用力撞在这百长的下巴上,将其后面的话撞进肚子时,一点寒芒刺进了这百长的喉间

    百长眼睛一瞪,剧烈的挣扎起来

    王振霆松开对方,伸手在其脖子上一按,手指轻轻一颤,配合毒针上的毒药,百长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很好,没人注意到这百长

    王振霆松了口气

    看来他的选择很明智,选择救人的地方都在人少的地方,即使有些动静,也不会引起注意

    不过,还是得说一句,马家的院子真的很大,有足够的空间让这些倒霉的宾客逃避躲藏,才把官兵的人分了开来

    但是,这百长的事情,也给王振霆提了个醒

    他这伪装的小把戏,玩不了多久了

    他得尽快带着些人离开了

    于是,接下里的一点时间里,他带着这十一个人,再次救下了八个人

    不过,他并没有让这八个人换官兵的衣服,而是让他们和自己跑在一起,被原来的十一个人追着,像是逃命般,一起向后门跑了过去

    后门虽然也有官兵在,但是却比大门处少的多

    “哈哈!兄弟们,有活干了!”

    看到一群宾客,像是被追赶的鸡鸭般,向这边赶来,守在大门处的官兵们兴奋的叫了起来

    他们奉命守在这里,除了一开始有些宾客打算从后门逃走,被他们干掉后,就没人来了,与其他的人相比,简直闲的发慌……

    一连串刀剑出鞘的声音响起,这些守在后门的官兵们狞笑着迎了上去

    紧接着,他们便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只见一道跑在最前面的身影,速度加快冲出了他们眼里的肉鸡群,对着他们抬了抬手,丢出了一团团白色的粉末

    白色粉末在官兵之中爆开,像是一团白色的烟雾

    “咳咳!”

    猝不及防下,这十几名官兵吸进了不少白色粉末,大声的咳嗽着,觉的自己的脑袋开始发晕,手脚开始发软

    就在这时,王振霆却冲进了官兵之中,躲开那些无力的刀时,食指关节凸起成拳,成凤眼状,手臂横摆直刺中,像一柄钢枪般,精准的打击在官兵们身上的穴道上

    “砰,砰,砰!”

    本就因王振霆的药而脑袋发晕的官兵,纷纷倒在了地上

    “呼!”一开始喊叫的官兵,拄着手里的刀,倔强的看着向他走来的王振霆,忿恨的道:“下三滥的手段!”

    如果不是一开始的那些白色粉末,他们也不会如此不堪一击

    王振霆抬手,一记手刀砍在那官兵的脖颈上,待其晕过去后,才喃喃道:“我还是个瞎子呢”

    话落,转身对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招了招手,道:“你们快走吧!”

    “谢谢恩公!”

    “谢谢公子!”

    众人感激的道谢,打开后门后,逃命而去

    “恩公?你不走吗?”

    一开始被王振霆救下的老铁,在离开之际,回头问了声

    摇了摇头,王振霆道:“我还有事”

    “那……恩公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