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常恨人心不如狗
    乔东阳脸色微变。

    他没有回答,沉默的时间有点久。

    池月一笑,“你爷爷把遗产留给你,不知道到底是对你好还是对你不好。老实说,这份责任和爱都太沉重了。对你,对他们,都不怎么公平。都是乔氏子孙,你爷爷的做法,势必会引来其他人的不满不平,甚至心生嫉恨。你这是怀壁其罪啊,从有了那份遗嘱开始,你就成了乔家的公敌。”

    乔东阳勾唇,语气略带讽刺。

    “我爷爷那时候,大概是老糊涂了吧?”

    “也许是看你根骨奇佳,命格不凡,是个扛打的天才,故意考验你?”

    “呵!”乔东阳被她的说法逗笑,低头沉思片刻,“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希望我做个败家子。我曾经也很想满足他们的愿望……”

    “所以,你当年全科挂零的光辉学生时代,就是活给别人看的?”

    乔东阳没有否认,“猫逗老鼠,也挺好玩,不是吗?就这样,我看清了很多人的嘴脸。他们等着我把公司搞砸,看我大把烧钱,把我当大傻逼……而我,把他们逗得团团转,坐等打脸。”

    那些人都是他的至亲啊。

    池月有些唏嘘。

    “这大概就是利益的驱动吧。什么都可以毁灭,什么都可以拿来利用!”

    “常恨人心不如狗啊。”

    乔东阳哼哼两声,倚在门框上看着她。

    不说话。

    静静看她,静静相处。

    他整个人很放松的样子。

    池月刷完牙,侧过脸去,“后来为什么不继续装败家子了?”

    “玩腻了。没新鲜感。”

    这理由好充分。

    池月冲他竖了个大拇指,“满分。”

    乔东阳勾唇,“而且我要做东阳科技,也装不下去了。”

    “怎么说?”

    “东阳科技不是一个纯商业性质的公司,如果我自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纨绔子弟,单靠钱是吸引不来人才和资源的,当然也得不到那么多科技大佬的支持。我必须拿出真东西给人看,证明我是有真本事的人,是真想干点实事,人家才会来支持我。”

    池月不完全懂,但仍是点了点头。

    她听王雪芽说过,像她父亲这样的学术泰斗,都非常欣赏乔东阳。

    他们能在这个领域拿到的资源,有时候不是金钱可以得到的。

    “你换人设的时候,乔家人是不是都吓坏了?”池月想到这个,突然有点想笑。

    那个大伯,那个三叔,还有他们的妻子和孩子们,眼看败家子乔东阳就要入套了,把公司的钱烧光,资金链快断裂了……他突然一个翻身,从败家子变成了科技新贵,不仅自产陪伴机器人系列产品大卖,还得到学术界的普遍认可,东阳科技一日千里……

    “他们怕是气得饭都吃不下吧?”

    乔东阳扬扬眉,也笑了起来。

    “是啊!给他们希望,再让他们失望。想想,真是抱歉呢。”

    “哈哈哈!”

    池月笑了两声,突然走近他,头仰起。

    “乔东阳,我很好奇。”

    “什么?”

    “你就不怕我接近你,是图谋你的钱吗?”

    “嗯?”他一怔,似乎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思考一下,不解地反问:“你需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啊。为什么你要费脑子去图谋呢?我不允许你这么累!”

    “……”

    “你看得上我的钱,证明我不是除了帅一无是处的男人嘛,我很荣幸。”

    “……”

    “你的人和钱都是你的?来来来,一起拿去吧。”

    “……”

    池月一时无言。

    和一个跟钱有仇的大神经病,能怎么说?

    “别想了。你又不是瞎子,我乔东阳本人,肯定比我的钱更有价值的。”他懒洋洋地盯着她,戳一下她的脑门,“如果你是个图钱的女人,网店赚那么多,早就顾着自己享受去了,又何必搞得那么狼狈。”

    “啧!”池月眯起眼,似笑非笑地睨他,“看来你做了功课的嘛。调查过我?”

    “这还用调查?”他指了指自己的头,“这脑袋不能只用来衬托我的帅气吧?我会看会想啊!”

    “好吧,算你过关。”

    “过关了?”乔东阳目光潋滟,指尖轻轻抚向她的唇,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那我们可不可以睡了?”

    “下流!”

    “啧!又想歪了不是?我是说睡觉,纯睡。你一头,我一头,脚趾头都不碰到的那种……”

    “……”

    描述得这么清楚。

    池月笑了起来,看他堵在门口,一弯腰从他胳肢窝钻过去,头发一甩。

    “睡吧!”

    ……

    夜渐渐深了。

    钻入被窝的时候,池月做了无数种心理建设。

    如果某人狼变扑过来,她该怎么办?

    是一拳打飞出去,还是半推半就算了……

    脑子里一遍遍模拟着画面,结果是她睡着了,某人依旧很规矩,就像他说的一样,脚尖都没有碰着她。

    ……

    乔东阳电话响的时候,池月已经去梦周公了。

    他关掉声音,看了挨着枕头沉睡的女人,为她掖了掖被子,蹑手蹑脚走到门口,轻轻拉开门,望着望走廊外面。

    “说吧。”

    门口站着的人,是跟他一种入住的两个保镖。

    一个叫雷竟,一个叫谢奇。

    他俩都是红刺特战队的退役特种兵,已经跟乔东阳很多年了,一直做他的私人安保工作。不过,乔东阳平常并不喜欢有人跟着,尤其是认识池月之后,出于一种古怪的私密心理,他并不愿意把感情生活跟人分享,除了不得不带着为他处理工作的侯助理,这些人都处于“半休假”的状态。

    要不是这次乔东阳出事,他们都不会出现。

    “凌晨一点,他们接到电话,出门了,至今未归。”

    乔东阳下意识望了一眼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门,“为什么没有跟?”

    “怕被人调虎离山。”雷竟性格沉稳,说话嗓门也低,“旅店里只有我们两个。要是中计,你会有危险。”

    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真的有人要他死,一把火就搞掂了。

    到时候,雷竞和谢奇哪怕有天大的本事,也赶不及来救。

    “谢奇刚才摸进他们的房间,检查了行李。”

    “有没有发现?”

    雷竞摇头,“这两个人家伙手脚很干净。要么就是真正的旅客,确实跟这件事无关,要么……就是非常的精明和厉害,一点痕迹都没有,找不出半点蛛丝马迹。”

    “嗯。”乔东阳对他们很信任,点点头,“不早了,你们去睡吧。如果他们是有备而来,肯定会有动作。不用心急。我们静观其变就行。”

    雷竞摇头:“你去睡。下半夜我和谢奇轮流值班。”

    “不用。他们现在也许不会动手。”乔东阳冷笑。

    “为什么?”

    “做得越多,错得越多。他们并不想轻易暴露自己。现在龚家文没吐口,事情咬不到他们身上,再怎么也要缓一缓的。要是我接二连三的出事,龚家文的借口就站不住脚了,难免会有人多想……他们应该也在等结果。”

    “等龚家文?”

    “恩。”乔东阳勾起唇角,“如果龚家文的案子,就这样结了。他们会再做打算,反正也不争这一朝一夕。如果龚家文的案子要继续往深了挖,他们怕把自己挖出来,可能就会采取行动了……”

    雷竞点头。

    “那你去休息。有我们看着,放心。”

    乔东阳拍拍他的肩膀,又望了谢奇一眼。

    “辛苦你们了。等这事了结,一人发一个媳妇儿。”

    “……多谢老大。”

    ……

    池月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昨天晚上的事,她一无所知,只是在醒来的时候,看到乔东阳乖乖睡在脚的那一头,裹着被子,眉心微皱。睡着他没有攻击性,长得好看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晨光薄亮中,像一副精美的画。

    美男深睡,原来也这么撩人。

    她坦然地欣赏。

    肆无忌惮。

    看了很久,很久……

    直到睡着的某人懒洋洋地打个呵欠。

    “只看不动,就是耍流氓!池小姐,你可以扑上来的,我准了!”

    “……”

    池月脸颊迅速变热。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乔东阳慢慢睁开眼,“大概这就叫心灵感应?”

    “去你的!”池月脚往前伸了伸,蹬他一下,“起来吧,我饿了。”

    “早就已经起来了。”他扬起唇,笑容坏坏的,“随时可以喂饱你……”

    池月大窘,咬着牙踹他,“乔、东、阳!你要死啦?大清早的……”

    “嘶!断了断了,谋杀亲夫。”

    “你再说!?信不信我揍你?”

    “哈哈哈!你又不是没揍过。来啊,扑上来!”

    “靠!”池月挽袖子站起来,一脚踩在他的肩膀上,原本想蹂躏他一下,不曾想,脚踝突然被他拉住,两只脚受力不均,被他轻而易举地拉拽下去,倒在他的身上。

    乔东阳大笑着,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自投罗网,哼!小娘子,叫声哥哥,饶了你!”

    “……幼不幼稚?”

    两个人正在那儿打着架,侯助理匆匆来敲门。

    “乔先生,乔先生,刑大的张警官来了!”

    ……

    ……

    ------题外话------

    哦哦哦,象征性的呼唤一下…………看书的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