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血风暴》正文 第三章 独树一帜
    胖子拿出一个小小的瓶子,小心翼翼滴出一滴蓝色液体

    液体落在了高瘦男子冰冻的躯体上,立即化作了火团,瞬间将那**尸体烧成灰烬

    胖子做完这些,道:“最新的配方,游猎者专供,你说不定也会用到的,如果受伤了,又不想变成死灵的话!相信我,这是最好的选择”

    铠甲汉子点点头,既然选择这条路,他自然明白,在与死灵的战争中受伤意味着什么,他有心理准备

    二人踩着积雪远去

    极北冰原上的狂风永远是那么无常而暴虐,毫无征兆的风暴陡然而至,掀起了地面的积雪,又撕碎了浮空的雪花,裹挟着无数细小的冰晶掠过大地

    二人的身影很快被风暴湮没

    暴虐的风雪不仅模糊了天地,也掩埋了刚刚发生的一切,风暴过后,整个世界再次安宁如初

    ###

    脱离了风暴,远离了生死桥,铠甲汉子抖掉满身的风雪,他浑身蒸腾着热气,经历了刚刚可怖的风暴,整个人却毫无颓靡之色

    他打量了一眼四周,站立之处是一道峡谷,两侧的崖壁离得极近,抬头看天,仿佛只有一线

    这是一处设伏的好地方,军人的直觉让他立即做出了判断,随即又自嘲一笑:关心这个做什么呢?

    铠甲汉子又看了一眼领路的胖子,不由暗惊,如此风雪,竟没有给对方造成半点影响,胖子依然轻松写意

    这胖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明明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棍,却偏偏让人觉得重情重义;明明狡诈得如同狐狸,却又让人无来由地让人信赖;明明胆小如鼠,却敢于独自出没于冰雪绝地,而且安然无恙,甚至连皮肤都跟布鲁达城的贵妇一样,娇嫩水滑……

    这样的人,和他之前在生死桥边见过的所有人都截然不同,更诡异的是,对方明明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却又似乎能够完美地契合

    还真是谜一样的存在啊!铠甲汉子想不透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一个能在极北之地收购灵魂和记忆的人,又怎么可能普通呢?要知道,放眼大陆,能够窥视记忆和灵魂的,只有兽人王国的德鲁伊,还有早已背弃了神赐共和信仰的盲眼神族,而这个神族如今正是流亡在极北冰原

    难道——?

    这时,胖子忽然捏起了手指,放在了唇边——

    尖锐的口哨声响起,沿着一线峡谷,远远传了出去

    这显然是某种暗号,果然有秘密啊!不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呢?铠甲汉子想着

    然而过了半晌,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胖子撇撇嘴,似乎也有些傻眼,他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热气腾腾铠甲汉子,讶异道:“怎么跟刚出笼的包子一样?不过挺精神的嘛,能扛过刚才的暴风雪——大块头,你应该是神殿骑士吧?”

    铠甲汉子只是稍稍迟疑了下,便点头承认了,他一路逃亡,根本没有来得及掩饰,身上的特征的确太过明显了对方能猜到并不奇怪毕竟,如果只是普通的士兵,绝无可能熬过刚才暴风雪!

    “神殿骑士团的人啊!”胖子摸摸下巴,若有所思

    铠甲汉子却神色复杂——神殿骑士团,大陆曾经最顶级的军团,与人类帝国北疆的狼骑营、兽人王国近卫旅并称为大陆三大传奇军团

    不过,这只是曾经,昔日无比尊崇的称号,如今却成了沉重的枷锁身为神殿骑士,铠甲汉子非常清楚:那支伟大的军团,曾经有多辉煌,如今便有多可笑

    就在铠甲汉子以为对方会继续问下去的时候,胖子却住口不言下一刻,胖子脸上突然堆起了虚假而谄媚的笑容——

    铠甲汉子一愣,却见胖子已经转回了头,看向了峡谷的尽头

    远处,一个硕大的身影从峡谷尽头一步步走来,那模糊的影子带着无尽的压迫感,令人窒息铠甲汉子眼神收缩起来,他的手掌下意识地握住了刀柄

    “放松,是自己人!”胖子仿佛能看到背后的一切,小声地嘱咐了一句

    等那身影走近,竟是一头高大得有些过分的冰原狼,它俯视着二人,金色的毛发如同钢针,绿莹莹的眼眸中全是冷漠更可怕的是,沉重的身躯走在雪地中寂静无声,竟没有留下半点脚印

    这是传说中的魔狼?铠甲汉子手心满是汗水——不对,刚才胖子说什么?自己人?这特么是人么?明明是一头洪荒巨兽啊!

    “大恒,你又出来吓人啦!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别动不动就吓唬人,你就是不听!你就算吓人,也别把我的雪橇狗全都赶走吧!知道我从生死桥回来多累吗?没有了雪橇,你驮我回去啊?就算我想,你能愿意吗?啊,说起这件事,我突然想起来上个月,丢了两条雪橇狗,是不是被你……”

    胖子絮絮叨叨,没完没了

    “吼——”无声的起浪卷起了积雪,扑了二人一头一脸铠甲汉子一脸惊愕,这真的是一头狼吗?冰原狼是这么叫的吗?特么明明是狮吼兽吧!

    “哎呀,你看你,我还没说完你,你又开始吓人了——”胖子抹掉冰雪,看着冰原狼越来越不善的眼神,声音渐渐弱了下来,他摊开手,“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下次再去生死桥,一定不会躲着你,一定带你去——行了,不就是在你去茅厕的时候离开一会儿吗?这么记仇,真是小心眼的家伙!”

    胖子见冰原狼又要发怒,赶紧岔开话题,指着铠甲汉子道:“这个是新来的,不懂事!回头我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铠甲汉子:“……”

    金色的冰原巨狼傲慢地扫了一眼二人,转过身

    铠甲汉子彻底凌乱了,他在金色冰原狼那一瞥中,分明看到了只有人类才有的情感:骄傲、蔑视、戏谑,还有一点点失望的情绪

    或许胖子说的没错,这不是狼,这是一头披着狼皮的人!

    咦,不对,他忽然想起了收购灵魂的事情——难道是德鲁伊的坐骑?毕竟,只有德鲁伊的通灵之术才能解释的通,如果是这样,难道待会儿能够见到传说中的德鲁伊?

    ###

    二人一狼穿过窄窄的峡谷,走了不知多久,终于抵达谷口眼前豁然开朗起来,是一处盆地

    与山谷外冰冷而毫无生气的雪原截然不同,眼前的盆地蓬勃而充满了活力鳞次栉比的房屋,黑煤渣铺成的道路,入眼处,四周甚至还点缀着不少针叶的绿植

    这时,冰原狼的身体奇迹般开始变小,最终变得和普通冰原狼一般无二,只有那金色的皮毛依然耀眼

    胖子也换了个人似的,变得矜持起来,他言简意赅道:“走吧,去死神当铺吧!”

    进入了这个不知名的小镇,铠甲汉子看着两边的景象,越发的惊讶

    打铁铺挥汗如雨的汉子、殷勤招呼客人的客栈伙计、甚至还有矜持而又卖弄见识的说书人

    打铁声、叫卖声、招呼声,不绝于耳

    最令铠甲汉子诧异的是,在这苦寒之地,居然还有——青楼!

    三层的小楼,不算精致,却占据了此处最显眼的位置楼前冷清得很,称得上门可罗雀,与别处相比,的确寒酸了些

    铠甲汉子之所以知道这是一座青楼,是因为牌匾上的三个大字——栖凤楼

    如今,大陆上的每一座城市,从繁盛的光明皇朝到神赐共和,乃至于穷乡僻壤的兽人王国,只要能够得上城镇二字的,都会有这样一座楼,它可能不是最好的,但永远是当地最喧闹的所在

    不过,就算是这样,能将青楼开在人烟罕至的极北之地,一个充斥着冰雪和死亡的地方,还是需要一定的想象力的!

    铠甲汉子一路观察,眼前的小镇与其他的边地小镇一般无二,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女人和孩子实在太少了些!

    即便偶尔听到有女声传来,也都是要么铿铿锵锵,要么带着锐刺看过去不是膀大腰圆模糊了性别,就是阴冷得仿佛毒蛇一样

    铠甲汉子不得不收回了目光,他感觉得出,这些女人都不好惹,身为一个曾经的军人,他实在不愿意和一个女人拔刀相向

    胖子却毫无顾忌,一路大摇大摆地走着,不时还传来阵阵招呼声——

    “睿智的傅掌柜啊,又有新人来了?”正摇头晃脑,一板一眼讲故事的说书人忽然停下来,欣喜地对着胖子喊道,“务必给不才介绍一下啊!”

    “是啊!这厮翻来覆去地讲,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早就听腻歪了,正好让新来的伙计跟他好好聊聊”有人大声附和

    “大慈大悲的东家啊!上个月的房租能不能再宽限些时日,我布鲁达城那个漂亮又可怜的女儿就要出嫁啦,可我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嫁妆——”一个抹着鼻涕眼泪的老头子凑上来,正是客栈的老板

    胖子冷哼一声,毫不理睬

    “我的傅大英雄,你可有好一阵子没来找过人家了,今晚我等你哦——”一个金发碧眼水蛇腰的女子软绵绵靠了过来

    胖子打了个大大的响指,那女子娇笑着离开了

    铠甲汉子无语,这女人他也留意过,不久前还阴冷得如同择人而噬毒蛇,此刻却对着胖子笑靥如花,这个世道啊,到底怎么了?

    ……

    “呃,这些人都是在跟你打招呼吗?”铠甲汉子狠狠地给自己胸口来了一拳,确定自己不是做梦

    胖子矜持地点点头

    “睿智?慈悲?大英雄?说的都是——”

    “没错,说的都是我唉,冲动而热情的人们啊!就是不知道含蓄一点,也只有理智如我,才能保持住一颗坐怀不乱的初心吧!大块头,你应该庆幸自己今天遇到了一个伟大而正直的人”

    铠甲汉子忍住暴揍对方一顿的冲动:“那么,你真的是刚才那个客栈老头子的东家?那家客栈是你的?”

    胖子摇摇头

    铠甲汉子:“不对啊,刚才那个可怜的没钱嫁女儿的老头子,明明是这么说的——”

    胖子:“你弄错了一点,我不是那家客栈的东家,我是这里所有人的东家——”

    铠甲汉子怔住:“难怪!”不可思议,却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胖子很满意铠甲汉子的表情:“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不答应那个老头子吧?”

    铠甲汉子点点头

    “你知不知道,他的女儿今年出嫁多少回了?嘿,七回,算上这次已经是第八回了!前面的七个——嗯,你懂的!我这都是为新郎好啊!”

    “那么——那个金发女人呢?”

    “有点幽默感好不好,我发过誓的,要为我心爱的女人一直守身如玉——”

    胖子忽然不说了,指着上方道:“行了,咱们到了!”

    铠甲汉子抬头,一杆白底黑字的旗帜歪歪斜斜的插在墙头,上书四个大字——死神當铺字歪歪扭扭,中间的那个“當”字,甚至还有涂抹过的痕迹

    果然独树一帜啊,和胖子不羁的奇葩身形交相辉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