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情之为物
    “赵羽,陆千姬偷琥珀心的事情,你是否知情?”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国度飘来一样。

    “我……我不知道……。”

    “那你是否知道,陆千姬偷取了琥珀心?”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和陆千姬之间,是什么关系?是恋人、朋友,还是相互利用?”

    “我……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不知道……。”

    “赵羽,你少装蒜,给我说清楚,我要描述,你和陆千姬是怎么认识的,怎么结识的,她为什么总是和你混在一起,她偷琥珀心,是否也有你的一份?说!”

    “我不知道……咳咳……我不知……。”

    外面的审核团坐了一群人。

    “半个月了。”齐东淡淡地道:“这个小王八蛋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自从这个样子以后,就只有一句话,‘不知道’。哪怕你问他叫什么,他都直说,不知道。”

    陆虎啸看着屏幕里奄奄一息的赵羽:“别是你们给他折磨的已经精神崩溃了吧?”

    “刚好相反。”齐东看着屏幕里的赵羽,面带微笑,好像他看到的不是一个将死之人,只是一个东西,一个物件儿而已:“他的意志力比我想象的更强。我给他注射了超剂量的药剂,但是他都抗住了。很明显,他受过这种训练,知道如何对付我们,哪怕在这种不清醒状态下,大脑里也只有一个讯息,就是不知道。他在等待,等待自己的苏醒和回归正常。如果我们不给他‘人道’待遇,让他恢复自我,他就只会拿这一句来对付我们。就是说,要么弄死他,要么给他完整的智慧和清醒的大脑来和我们周旋。”

    齐东摇头赞叹:“一个刚刚踏足中四门的小武者,不简单了。”

    陆虎啸面无表情,不说话。

    齐东有些好奇,皱着眉:“陆大人,您不想说点什么吗?”

    “案子涉及到我的女儿,我不方便说任何话。要怎么审是你的事情,倒时候给我一个答复就好了。”

    启动咧嘴一笑:“还真是大公无私的代表啊。嗯……这个小鬼,该怎么对付他好呢。以往无论是多么强大的人,只要是我负责审讯,最后的结果都只有一个,就是把我想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但是这个小子,嘿嘿,真是个稀奇玩意。”

    陆虎啸道:“齐队长继续审讯吧,在下告辞了。”

    “唉,别走啊虎啸大人。”齐东道:“好戏现在才开始呢!”

    齐东对着话筒道:“开始吧。”

    一个铁门打开,陆千姬面无表情,双手、双脚都被铐着。很显然,陆千姬的待遇不知道比赵羽好上多少,她有吃有喝,可以正常休息,不会被打扰和骚扰。更不会被人半夜里拎起来强制问话。

    陆千姬的衣着整齐,脸色洁白,只是被限制了自由,以及被拷上了手脚。

    “又要搞什么花样?”陆千姬冷冷地问。

    “请大小姐移步,您有一个老朋友在等您。”蓝月微笑着道。

    陆千姬板着脸,走了进来,一进来就见到了蜷缩在椅子上,几乎不能自己坐着的赵羽。

    赵羽的头发散乱,嘴唇干裂,衣裳破烂,整个人像是已经被夺去了半条命一样。

    陆千姬立刻扑了过去:“赵羽!?赵羽!?赵羽,你醒醒,我是陆千姬,我是陆千姬啊!”

    赵羽垂着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陆千姬的泪水瞬间决堤,她搂着赵羽,想要放他躺下,但是发现,赵羽的手脚都被困住,手腕、脚腕上铁铐勒出的伤口已经发炎流脓。

    陆千姬扭过头哭着怒吼:“放了他!放了他啊!这件事和他没关系的,他什么都不知道!齐东!”

    陆千姬像是一头失控的豹子,冲向镜头,砸着玻璃:“你放了他!放了赵羽,齐东!齐东!你这个混蛋,变态,刽子手,你放了他!”

    齐东一脸夸张的表情,掏着耳朵:“看来,传言不虚啊,呵呵,他们俩还真是有情有义。一个说什么也不出卖自己的女朋友,一个为了男朋友喊着六番队队长名字开骂。真是……啧啧啧,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呵呵。”

    陆虎啸冷冷地看了一眼齐东,还是不说话。

    齐东凑近了话筒:“大小姐,他不招,您就招了吧。其实,何必拖这么久,死这么多人呢?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了保护你所吃的苦头,可是你想不到的呢,哦,对了,今天如果他不招,我们会拔光他的指甲呢。”

    “齐东!”陆千姬一边哭一边骂:“你这个混蛋,你不是人!魔鬼!你是个魔鬼!你放……你放了他啊!”

    齐东遗憾地摇摇头:“大小姐,这是十二番队的六番队,这么天真的话,您就不要说了吧?真相,我只要知道真相,就立刻放人。多可怜,你的男朋友,为了你真的是连命都不要了。但是再强大的精神,也经受不起日复一日的折磨,我觉得,他也快要到极限了呢。”

    陆千姬睁大了眼睛:“齐东,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琥珀心是我偷的,满月和下玄月是我杀的,你放了他,你放了他,我求求你……。”

    陆千姬无力地滑坐在地上,哭的不能自己:“我求求你,我招,都招了,是我做的,你放了他吧,这件事和他没关系的啊……求求你……呜呜呜……啊……啊……放了他!放了他啊!啊……啊……。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齐东怔住了。

    他想到了这有可能是打击陆千姬的最佳办法,但是却没想到如此奏效,甚至超过了预期。陆千姬不但招了,而且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齐东经验多,立刻大叫一声:“蓝月!”

    蓝月似乎也没想到,陆千姬会突然寻死,一头撞向墙壁!

    但是陆千姬的裤脚却被一个人抓住了,赵羽的椅子倒了,他躺在地上,死死抓住陆千姬的裤脚,虚弱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你死了……我还坚持……个屁……啊……。”

    满月的眼睛睁大,惊讶地自语:“他竟然……还能说话!?”